•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花人贵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花人贵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出来的这个人正是失踪很久的花老头。

        花老头似乎并没有发现刘浪,在门口停了一会儿,也朝着胡同口走去。

        刘浪此时根本难以平复自己震惊的心情,如赵二胆的描述,这个家伙应该是从花圈店出来的那个黑衣人。

        刘浪再也没心情等下去了,悄悄尾随着花老头,一直跟着花老头到了花圈店。

        花老头进了花圈店后,并没有关门,而是将门半掩着,然后径直走了进去。

        刘浪此时看着花老头,满肚子的狐疑,恨不得冲前去抓住他,给他两巴掌,然后将事情问个一清二楚。

        可是,刘浪强忍着这个冲动,捏手捏脚的走到了门口,刚想推门进去,忽然听到里面传出一个声音。

        “小子,鬼鬼祟祟跟了我一路了,不累吗”

        声音正是刘浪极为熟悉的花老头。

        刘浪一愣,心下一沉,也不再顾及那么多了,推门进去,正想破口大骂,却见花老头悠哉悠哉的坐在懒人椅,一副处事不惊的模样盯着自己。

        “花老头,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花老头微微一笑,指着花圈旁边的一张凳子说道“小子,你先坐下,我好慢慢跟你说呀。”

        “坐坐个屁老子打你电话打不通,还替你看店,你倒是跟我玩捉迷藏,快点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看着花老头一副深沉的模样,跟之前那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完全不一样,刘浪不禁火从心起,哪里还想跟这个老家伙聊家常。

        可花老头并不生气,而是轻轻叹了一口气,眯着眼睛看着刘浪。

        “小子,如果你还想你的小鬼女朋友好好的,得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

        “啊”

        震惊,他娘的,此时刘浪的心除了震惊之外,已经再也没有其它的词语可以形容了。

        “你真的是你”

        花老头没有答话,又指了指那张凳子,微笑道“坐,还是不坐”

        “妈的,老子坐。”

        一想起花老头手里攥着韩晓琪的命,刘浪气不打一处来,一屁股坐了下去,撞得凳子都嘎吱响了一声。

        “花老头,如果晓琪真有个三长两短,算你是天王老子,我也非将你碎尸万段不可。”

        “哈哈,好小子,口气倒不小。放心好了,在我手里,你的小鬼女朋友,好着呢。”

        花老头不气恼也不动怒,完全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香烟,点,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小子,我交待你的事情,你似乎不心啊”

        花老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听得刘浪直恨得牙痒痒。

        “好你个花老头,原来你一直在利用我啊,你非得让我练习那本破书,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刘浪强忍着心的怒火,从背包里直接将乱神术抽了出来,摔在花老头面前,大骂道“老东西,这本书是邪书,你一直想让我练,竟然还要让我用这本书的功法去搅乱道门大会,说,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刘浪此时已经明白了,留言的是这个花老头,之前说无意得到这本书让自己练习的也是花老头。

        一直以来,花老头似乎都在暗操控着自己,而自己的一举一动从来没有离开过花老头的视线。

        这个花老头究竟是什么人

        刘浪瞪着花老头。花老头却根本不理睬刘浪吃人的眼神。

        “呵呵,小子,你知道这本书有多少人想得到吗给了你你竟然还不识货”

        “识个屁货啊,把小拿搭进去再识货又有什么用”

        “哦那照你的意思你不想救你的小鬼女朋友了”

        一提起韩晓琪,刘浪顿时歇菜了。

        妈的,这老小子算是吃透自己了。

        努力压制着自己激动的情绪,刘浪正了正身子,咬牙切齿的看着花老头,冷声问道“老东西,你到底把晓琪放在哪里了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花老头似乎不想再跟刘浪纠结这些东西,又重重吸了一口烟,竟然还学人家吐了一个烟圈,脸色也忽然间变得阴冷了起来。

        “小子,我今天跟你见面,不是听你讨价还价的,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你如今也只有听从的份,没有质疑的份,你明白吗”

        “”

        刘浪没有说话,无论如此,这个老家伙说的是事实。

        韩晓琪既然在他手里,那自己没有半点办法。

        刘浪点了点头,语气也平静了很多。

        “说吧,你到底想让我干嘛”

        “嘿嘿,我跟你说过,给我好好练习乱神术的巫术,回头给我把道门大会搅了,你自然可以见到一个完好无损的韩晓琪,可是,如果你不听话,我不敢保证会不会让她魂飞魄散。”

        花老头的口气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

        刘浪此时恨不得将花老头生吞活剥了,可苦于没有半点办法,只要忍气吞声道“好,我答应你,但你要告诉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要让我做这件事”

        “哈哈,哈哈,还不死心啊。”

        花老头将手的香烟往半空一抛,那根没抽完的香烟噗的一声冒出一团火来,然后瞬间化成了灰烬。

        “小子,从那只女鬼跟着你回来那一刻起,我注意到你了,你跟其它人不一样,你是练习巫术的才,别怪我偏心,我是为了你好。”

        “啊这还是为了我好我草你大”

        刘浪的后半句没有骂出来。

        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用要挟的方式让自己学习乱神术,还说是为了自己好,这算是什么狗屁理论。

        花老头饶有兴趣的盯着刘浪,嘿嘿一笑道“刘浪,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想要见到你的小鬼女朋友,最好乖乖听我的,有些事情,到你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刘浪这个气啊,被人攥着把柄的感觉,真他娘的难受。

        刘浪重重点了点头,骂道“好,不过我话要说在前面,如果晓琪少了一根汗毛,我绝不饶你。”

        “哈哈,哈哈,那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花老头边说着,缓缓站了起来,绕过刘浪,直接出了花圈店。

        “哦,对了,我叫花人贵。”

        刘浪盯着花老头的背影,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花老头在走出花圈店的同时,身影瞬间消失不见了。

        “这、这个老东西”

        刘浪心一颤,不禁莫名有种惊恐,这个老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