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怎么会是他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怎么会是他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走到门口的时候,那两个女人连忙一脸恭敬的看着赵二胆,侧身让出了一条路。

        赵二胆点了点头,带着刘浪走了进去,绕到小屋后面的一个隔间里。

        俩人坐下,很快有人给送来一壶茶。

        赵二胆给刘浪续,然后神色郑重的说道“刘哥,前两天你不是跟我说让我看着点儿花圈店嘛,还真让我看出了点儿问题。”

        “什么问题”

        赵二胆道“花圈店昨晚有个黑衣人出没,而且这个黑衣人的行踪极为怪。”

        在刘浪去石窟村的这两天里,赵二胆一直派人二十四小时盯在花圈店的旁边。

        开始时倒没有什么动静,可在昨天晚凌晨一点多的时候,还真发生了一件让人怪的事情。

        这几天花圈店一直关着门,平时根本没有人进出,而且大门也一直紧闭着。

        可不知为何,昨晚突然间从里面出来一个人。

        那人穿着一身黑衣,浑身下包得非常严实,根本看不出长相,鬼鬼祟祟的,甚至连年龄都看不出来。

        当时赵二胆非常怪,根本想不明白,那本来从外面锁住的门,怎么会从里面打开了。

        黑衣人出来之后,四下打量了一番,见没有人,便趁着月色悄悄的去了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赵二胆以前没有去过,离着花圈店也不远,隔了两条街的距离。

        从外面看起来,那应该是个老宅子,少说也得七八十年了。

        不知是什么原因,老宅子不但没有拆迁,而且大门还一尘不染,似乎经常有人出入的样子。

        黑衣人走到门口时,轻轻叩了两下门,门便被人从里面打开,黑衣人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赵二胆远远的跟着,见黑衣人进了门,只记下了地址,也没再跟进去,便想着回头告诉刘浪。

        刘浪听完之后,不觉皱起了眉头,端起茶水喝了一口。

        茶水竟然还有点苦味。

        刘浪只感觉自己的舌头有点发涩,见赵二胆也喝了一口,似乎很享受这种味道,也没说什么,而是把茶杯放下,说道“胆哥,行,我知道了,你把地址告诉我,回头我去看看。”

        赵二胆将地址说了,又试探着问道“刘哥,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啊”

        “不用。”

        刘浪摆了摆手。

        如果那个黑衣人真跟韩晓琪有关系的话,赵二胆去了反而会碍手碍脚,而且这种事情,当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离开赵二胆红灯小屋的时候,赵二胆又塞给了刘浪一沓钱,还要让小姐妹伺候一下刘浪。

        刘浪此时哪儿有这种心情啊,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钱收了起来,准备回自己的出租屋。

        燕京的夜灯火通明,年轻的帅哥靓妹勾肩搭背的在街走来走去,灯红酒绿间也有各色人匆忙的来来往往。

        刘浪看着这些人,自顾自的溜达了一会儿,越想越不对劲。

        鬼鬼祟祟的黑衣人,怎么会出现在花圈店

        难道那个家伙真跟韩晓琪的失踪有关系

        要知道花圈店的门是从外面锁的,而且还是那种老式的锁头,从里面根本是打不开的。

        这个黑衣人竟然能从里面悄无声息的将锁打开,足以证明他很有手段,应该不是普通人。

        想来想去,刘浪还是决定去那栋老宅看看。

        按照赵二胆所说的地址,刘浪很容易找到了那座老宅。

        宅子是老式的黑漆大门,门口放着两个石狮子,从外面看起来非常的庄严,墙足有三米多高,最面还有防盗。

        这种建筑在东城区并不少见,可随着新时代的步伐,还是在慢慢变少。

        刘浪围着这家宅子转了一圈,不禁有些为难了。

        宅子看起来并不小,应该还有院落,占地少说也得五六百平米,应该是以前旧社会的阶级住的。

        这种宅子不但围墙高,而且除了大门以外,根本没有其它地方可以进去。

        看着那道高墙,以及墙体面通电的铁丝,刘浪不禁感觉有点棘手。

        既然只是怀疑这里面的人跟韩晓琪的失踪有关系,那必须要悄悄进去,而且还要趁人不注意。

        可这种地方,怎么进

        正为难间,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像是有人正向大门口走。

        刘浪连忙猫腰躲到了墙角处,探头朝着门口看去。

        过了一会儿,大门被从里面打开,走出来一个女人。

        女人长相普通,披着长发,但非常的瘦,穿着旗袍,脚下是一双高跟鞋,勾勒的身材倒是很好。

        女人出来之后,左右张望了两眼,见没有人,便轻轻将门带,朝着胡同的一侧走去,很快消失在了胡同口。

        刘浪看着女人远去的背影,不禁心生疑惑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又过了一会儿,院子里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这次听起来刚才要厚重一些。

        脚步声很快也走到了门口,打开门,走了出去。

        这次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八字胡,身穿山装,身材倒是极为挺拔,同样左右环顾了两眼,朝着巷子外走了出去。

        咦,怎么这里面的人一个个都鬼鬼祟祟的

        刘浪看着两人出来的时候,似乎都没有锁门的动作,正想着前推推门试试。可正在此时,院子里又响了起来脚步声。

        本来站起来的刘浪,立刻又将腰猫蹲了下去,心不禁嘀咕了起来这里面到底有多少人啊怎么还非得一个一个的出来,跟搞地下党似的。

        很快,又有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刘浪一看到那个人的样子,瞳孔瞬间收缩,心跳顿时加速。

        “啊怎么可能”

        刘浪瞪着眼睛看着出来的那个人,一脸的难以置信。

        那人身材有些瘦小,穿着一件黑色外衣,双眼非常有神,朝着刘浪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将黑衣往包裹了两下,整个人便被装在了黑衣之下。

        刘浪根本难以抑制自己的心情,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黑衣人,甚至心都有些惊恐。

        “花、花老头怎么会是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