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二十章 这个光头是干爹
  • 第二百二十章 这个光头是干爹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女人的吵闹声并没有引来保安和服务员,却引来了好事者。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匕匕

        一桌正在隔壁吃饭的家伙,听到吵闹声,借着醉醺醺的酒气,挤着脑袋朝里面看。

        “哟,竟然两个女人在争一个男人啊。”

        “啧啧,不容易,男的长得倒还凑合,是穿得有点寒酸。”

        “哇,两个女人都长得好漂亮,而且身材”

        好事者看热闹的心情很快变成了羡慕,接着又演变成了嫉妒,甚至恨。

        “哼,难道天下男人都死绝了吗怎么偏偏看这么一个乡巴佬”

        都说借酒容易闹事,这句话说的倒真不错。

        刘浪本来有些纳闷,听到外面一帮人在咋呼,而且竟然还敢小瞧自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刘浪头脑一涨,直接走前,一只手一把拉住吴暖暖的手,另一只手接着抓住了那个叫作小倩的女人的手,大声叫道“你们别吵了,不怕被别人笑话啊。”

        那样子,宛如刘浪真是这两个女人争风吃醋的对象。

        小倩顿时愣住了,没想到刘浪会突然来这么一出,准备的所有措辞都堵在了喉咙口,吐不出来了。

        门口那些好事者恨不得将刘浪直接从三楼推下去,一个个恶狠狠的盯着刘浪。

        正在此时,人群后面突然间钻出一个人来,朝着刘了起来“老同学,你怎么也在这儿啊”

        刘浪还有些纳闷,在这里怎么还会遇到熟人

        转头一看,刘浪立刻被那人胸前的一对大篮球给吸引住了。

        “沈菊花”

        刘浪脑门刷的冒出了汗来,心暗暗叫苦,咋在这种地方碰到了这个女人了呢

        沈菊花使劲往那些男人的身边一挤,故意甩了甩胸前的大篮球,挤进了房间里,乐呵呵的走到刘浪面前,看了吴暖暖跟小倩一眼,抬头说道“老同学,行啊,看不出来嘛,竟然还有一手啊。”

        刘浪是真他娘的尴尬呀,笑了笑,本来还想解释,忽然看到门口有几个人正怒视着自己,一脸的杀气。

        刘浪仔细一看,咦,其一个不是那个长得贼眉鼠眼的燕小六吗

        此时站在燕小六身边还有一个年男人。

        那个年男人是个光头,燕小六看起来要帅气很多,个头也燕小六要高,而且浓眉大眼的,倒有点少林和尚的味道。

        刘浪皱了皱眉,见燕小六狠狠的盯了自己一眼,然后立刻转过头去,一脸谄媚的看着年男人,然后趴在男人的耳朵不知说些什么。

        年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两只眼睛看了看醉醺醺的吴暖暖,似乎有些忌惮。

        “老同学,怎么回事啊我昨天还给你打电话,都打不通呢。”

        沈菊花晃着大篮球往刘浪面前凑,似乎刻意要在小倩面前显摆一般,搞得刘浪的脸涨得通红,跟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一般。

        “咳咳,其实,我昨天”

        刘浪刚想解释,忽然看到小倩的脸由红变成了紫,然后头顶像是要冒出烟一般,一只手用力从刘浪的手挣出,朝着刘浪甩了一巴掌。

        “啪”

        刘浪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女的竟然如此泼辣,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顿时脸皮火辣辣的。

        “暖暖,你怎么会喜欢这种男人勾三搭四,快,跟我走”

        小倩扶起吴暖暖,死死的挖了刘浪一眼,拽着吴暖暖往门口走,看到门口那些看热闹的人,还大声叫道“起开,别在这里碍事,没见过美女吗”

        小倩带着吴暖暖离开了餐厅,只剩下刘浪呆呆的发着愣。

        真晕,今天怎么跟唱戏似的呀,这是在整得哪一出啊

        可是,吴暖暖刚走,刘浪立刻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太对了。

        门口看热闹的那个年男人,对着旁边的几个人使个眼色,然后慢慢走进了屋子,将门关了。

        “干爹,是这个小子,今天竟然在这里碰了。”

        门一关,燕小六立刻露出了狠毒之色,躲在年男人的身边添油加醋。

        年男人身边还跟着另外三个人,肌肉都很发达,看起来应该是有两下子。

        而刚才看热闹的至少六七个人,其余的可能站在门口放哨呢。

        妈的,还真是冤家路窄,吃个饭都吃不安生。

        刘浪心里暗骂着,头脑也清晰了几分。

        刚才燕小六在年男人耳边嘀咕了一会儿,肯定是在说自己的坏话,可年男人看着吴暖暖穿着警服,显然是有所忌惮。

        此时吴暖暖走了,自己一个人,还不是刀俎的鱼肉,任人宰割吗

        刘浪握了握拳头,身体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沈菊花本来正在刘浪面前套着近乎,忽然见年男人几人将门关了,转头一看,却见年男人正一脸怒气的盯着刘浪。

        “干爹,咋了啊”

        沈菊花活的太他娘的真实了,脸皮绝对城墙还要厚,似乎在她的眼,整个世界再也没有了其它人。

        沈菊花直接跑到了年男人的面前,当着燕小六的面挽起了年男人的手,娇滴滴的说道“干爹呀,我老同学怎么惹到你了吗你怎么这个样子啊”

        年男人冷哼一声,根本没有理睬沈菊花,而是将手往外一甩,骂道“一边去,老子今天看他不顺眼,少在这里给我卖弄。”

        年男人手力气极大,一下将沈菊花甩到了一边。

        沈菊花哎哟叫了一声,脸色微微一变,很快恢复了笑嘻嘻的模样,又凑到了燕小六的身边,撒娇了起来。

        “小六,你看干爹,他这是怎么了啊快劝劝,干嘛呀这是”

        燕小六不吭声,只是冷冷的看着年男人。

        这几声干爹叫的,刘浪似乎也有点明白了。

        眼前这个年男人应该是沈菊花之前说的礼仪公司的老板。

        原来刘浪还以为这个老板是燕小六的亲爹,可今天这么一叫,刘浪才明白,合着这个年男人跟燕小六也是干的呀。

        这样还好,至少刘浪知道沈菊花跟这俩人的关系不清不楚的,如果真是亲的,打死都接受不了啊。

        年男人个头刘浪要矮一点儿,可肌肉却很结实,看了刘浪两眼,忽然间问道“小子,小六说,是你在火车当着他的面调戏菊花”

        “调戏额”

        这个帽子扣得有点大,刘浪不想解释。

        年男人微微一笑,忽然间脸色一变,怒道“哼,你还真以为我们风尚礼仪没有人了是吧我们虽然对外讲究礼仪,可对敢欺负我们的人,只有拳头”

        “对,干爹,今天竟然在这里碰到了,非揍死这个小子不可。”

        燕小六一插话,年男人忽然间一转头,瞪了燕小六一眼。

        燕小六立刻将话咽了回去,低下头不敢再吭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