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定然有关系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定然有关系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听到王小虎的喊叫,正想答应,忽然听到马有德虚弱的叫了一声“刘浪,快、快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 :匕匕小說Ыqi阅读最新章节”

        刘浪连忙爬了起来,走到马有德身边,扶住马有德问道“大叔,有什么事你先别说话了,快告诉我怎么救你”

        马有德摇了摇头,微微一笑道“刘浪,我活不成了,只是,在死之前,我要告诉你,那只飞僵虽然跑了,暂时不会有危险,但、但是,千万不要让他跟黑巫教咳咳”

        马有德重重有咳嗽了一声,哇的吐出一口黑血。

        刘浪大急,叫道“大叔,先别说了,先别说了。”

        马有德摆了摆手,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说道“我死了,把我扔在那口棺材里。”

        马有德指着大黑棺材,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挣扎了两下,根本没有半分力气。

        马有德放弃了,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张了张嘴,声音已经非常的微弱。

        “刘、刘浪,提、提防”

        正说着,马有德突然脑袋一歪,四肢往外一伸,顿时没了半点生命的气息。

        刘浪大惊,连忙试了一下鼻息,早没气了。

        “大叔”

        刘浪大叫一声,不觉泪如雨下。

        死了,真的死了

        马有德睁着双眼,死死的盯着刘浪,似乎满眼的不甘心。

        刘浪大声哭着,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绪,将手抚在马有德的眼,想要将他的眼皮合。

        可是,试了好几次,马有德却依旧不肯闭眼。

        “大叔,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保护好石窟村的族人,一定会帮你跟马大娘报仇的。”

        马有德的眼角滑过一滴泪珠,吧嗒一下掉在了地。

        刘浪再次抚住了马有德的眼皮,这一次,马有德终于肯瞑目了。

        王小虎跟吴暖暖听到刘浪的声音,踉踉跄跄的跑了进来,正看到刘浪抱着马有德痛哭不已。

        王小虎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朝着马有德的尸体重重磕了三个响头,也跟着嚎啕大哭了起来。

        “轰隆隆”

        天空的雷声渐渐远去,雨也小了很多,天气正在慢慢放睛。

        将马有德的尸体和那七个壮小伙的尸体抬回了村子之后,整个村子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悲恸之。

        这次的打击对石窟村的人来说太大了,尤其是对马大娘来说,早已是哭不出眼泪来了。

        马大娘说自己再也不会离开石窟村了,她决定要一直陪在马有德的身边,然后死后也跟马有德葬在一起。

        葬礼举行的很简单,甚至几乎没有举行什么仪式,只是遵照马有德的遗愿,将他的尸体放在了那口大黑棺材里面。

        山洞里同时也多了八口棺材,那七个壮小伙的,还有化为浓液的活鬼的。

        飞僵逃走了,虽然一时半会儿可能掀不起多大的风浪了,但马有德临死前未说完的话却像是警钟一般,在刘浪的耳边狠狠的敲了一击。

        刘浪猜到那个操控活鬼之人,定然是黑巫教的人,但是刘浪却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藏在哪里,甚至不知道他们想要得到飞僵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临走的时候,王小虎将刘浪拉到了一边,说了很长时间的话。

        王小虎告诉刘浪,当时在挖掘碎石山的时候,曾挖出了很多的骸骨。

        碎石山体内,像是一个乱葬岗一般,而有的骸骨竟然还生着皮肉,当时村里的人都非常害怕,直接将那些骸骨全部烧掉了。

        十多年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很多人也已经忘记了这回事儿了。

        可王小虎从来没有忘记过,他告诉刘浪,心里一直放不下这件事,恐怕早晚得出事。

        刘浪安慰了两句,说道“王大哥,别瞎想了,过去这么多年都没事,肯定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以后记得经常去祭拜一下那些亡灵好了。”

        刘浪这样安慰别人,可自己的心里却也不踏实了。

        那么多的豺狗,一具千年不腐变成飞僵的尸体,恰好出现在这骸骨堆的附近,这恐怕不仅仅只是巧合那么简单。

        王小虎听到刘浪的话,脸的表情也稍微舒缓了一点儿,笑了笑,道“好,有兄弟这句话,我也放心了。”

        离开石窟村的时候,刘浪的心非常的沉重,甚至从来没有感到如此心痛过。

        刘浪跟马有德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感情却非常的深,尤其是得知马有德隐忍了这么多年,更加为马有德感觉不值。

        哼,无论如何,这个仇,老子给报。

        刘浪暗暗下了一个决心,跟吴暖暖还有牛大壮刚翻下碎石山,电话响了起来。

        “喂,刘浪,你怎么回事不是说要去参加道门大会吗给你打了好几遍电话了,怎么一直打不通啊。”

        电话是吴半仙打的,连珠炮似的叫了起来。

        刘浪一愣,不禁有些好,这吴半仙怎么突然对道门大会如此感兴趣了

        刘浪此时也没心情跟吴半仙拌嘴,只得说道“在外面办了点儿事,没信号。”

        顿了顿,刘浪疑惑道“吴半仙,不是还有半个月吗怎么突然这么急了啊”

        “屁话,不得准备准备啊,而且,路怎么也得走三四天呀,你以为光走路不游玩啊。”

        刘浪一听,不禁暗骂这老小子还真是个人才,还想着游玩,,要不是需要你引路,我早把你骂个狗血淋头了。

        刘浪强忍着怒火,口气生硬道“吴半仙,我知道了,晚我们能回去了,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亲爱的,那么罗嗦,快点啊。”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刘浪一愣,还没开口,却听到吴半仙嘿嘿一笑“好啦好啦,马来啦。”

        “啪。”

        吴半仙直接挂了电话,把刘浪挂得更是一阵恼火。

        “老东西,回头我非收拾你不可。”

        回去的路依旧是牛大壮开车,刘浪跟吴暖暖坐在后座。

        吴暖暖一直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小拇指,可刘浪在得知吴暖暖断了一截小拇指后,不觉也有些心痛。

        “吴警官,巫术之有很多神的东西,说不定有什么可以断指重生的呢,回头我好好学学,帮你接指。”

        吴暖暖眼圈一红,忍住不看刘浪的眼睛,娇躯一颤,低声道“你是个好人。”    刘浪又是一阵莫名其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