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九死一生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九死一生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背着马有德,两只眼睛四处打量着,想要找地方逃出去。   Ыqi

        可是,飞僵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无时无刻不阻挡着刘浪逃跑的去路,似乎在跟刘浪捉迷藏一般。

        不一会儿工夫,刘浪感觉自己的身全是汗水。

        “妈的,这个老小子竟然在跟我玩”

        “不、不对他、他在拖延时间”

        本来变哑的马有德爬在刘浪的背后,忽然间出声说话。

        此时马有德像是一个小孩一般,非常的轻,轻到刘浪几乎都感觉不到他的重量。

        “大叔,你、你能说话了”

        “活鬼、活鬼血破了我身的巫毒。”

        “果真是黑巫教”

        刘浪大惊,难道这是传说的以毒攻毒

        此时根本没有时间考虑太多这些事情,刘浪急问道“大叔,下面怎么办”

        “放、放我下来。”

        马有德挣扎了一下,似乎每说一句话都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

        刘浪没有动,他知道一旦将马有德放下来,恐怕再背起来难了。

        悬空挂在洞顶的飞僵冷冷的注视着站在地惊恐万分的两个人,似乎在等待一个机会。

        地的活鬼已经开始慢慢的萎缩,表面的银白色也开始慢慢褪去,渐渐变成了黑色,像是化脓一般,开始往外淌着浓液。

        腥臭的气味扩散了出来,很快弥漫在整个山洞之,熏得人头晕眼花。

        “快、快去阻止”

        马有德挣扎着还没说完,飞僵忽然哈哈一笑,从洞顶扑了下来,正落在活鬼的身边。

        紧接着,飞僵忽然间像是一条狗一般,直接爬到了地,嘴对着那些让人作呕的粘液快速吸了起来。

        “啊哇”

        刘浪使劲吞了一口口水,强忍着没有吐出来。

        马有德却是惊恐不已,拼尽了全力大叫道“快、快阻止他吸收活鬼的戾气”

        我靠,糟了。

        刘浪听到马有德这句话,终于明白了,难怪飞僵一直不动呢,原来是在等着活鬼流出这种粘液啊。

        可是,怎么阻止

        刘浪此时的力量在飞僵面前跟一个瘦弱的小孩一般,别说是打不过了,连速度恐怕也不及人家的十之一二。

        但不打,一会儿指定更得等死。

        妈的,拼一把,如果这飞僵真的跑出去的话,外面那些人一个都活不了。

        一想起之前吴暖暖说过那句莫名其妙的你是个好人。刘浪心有一股气,暗暗叫道妈的,烂好人一个

        逃是没用的,只有一条路,拼

        之前刘浪也准备了一袋狗血,装在了塑料袋里随身带着。

        这种东西对普通的僵尸还可以,但对这种厉害的飞僵有没有用,刘浪根本吃不透。

        “大叔,我跟他拼了”

        刘浪急跑了两步,冲到洞口的拐弯处,将马有德快速的放下,刚直起腰来,那飞僵身影一闪,竟然直接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嘎嘎,想跑”

        “龟儿子才想跑呢”

        刘浪大骂一声,举起铜钱剑劈了过去。

        飞僵根本没动,一抬胳膊,直接挡住了铜钱剑。

        刘浪窃喜,心道“妈的,老子这可是五帝铜钱剑,你竟然敢不躲”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彻底让刘浪傻眼了。

        只听哗啦一声响,铜钱剑直接撞到了飞僵的胳膊,霎时间绳断钱崩,串在一起的所有铜钱竟然跟炸开了花儿一般,飞散到了各处。

        我草,这东西竟然根本不怕铜钱剑这怎么搞

        刘浪刷的出了一脑门的汗,反手一把抓起装有狗血的袋子,还没等着扔出去,飞僵忽然间半空截住一枚铜钱,随后一扔。

        “噗”

        铜钱直接打在了袋子,狗血四散,溅了刘浪满身。

        腥臭味再次弥漫开来。

        姥姥,这他娘的绝对是武功高手啊。

        刘浪见一招一招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正想掏出定身符,可飞僵根本不给刘浪机会,身影往前一冲,伸手一把捏出了刘浪的脖子。

        又是掐脖子,这些狗东西难道只是会掐别人的脖子吗

        顿时窒息感钻了出来,强烈的冲击着刘浪的大脑,不消几秒钟的时间,刘浪只感觉自己的浑身没有了力气,眼前开始冒着金星。

        飞僵的手犹如一把钳子一般,死死的掐住刘浪的脖子,狞笑道“嘎嘎,嘎嘎,好小子,竟然敢在老爷我手下过招,真是活腻味了,好、好好好,今天,我让你陪马家这些不肖子孙殉葬”

        飞僵手用力,嘎巴一声脆响,刘浪只感觉自己的脖子像是断了一块儿一般,朝着旁边一歪,死亡的本能恐惧直接钻了出来。

        “刘浪,跑、快跑啊”

        马有德爬在地,显然已没有了站起来的力气。

        飞僵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微笑,冷哼道“跑哈哈,想在我的手心里跑马家后辈,你竟然敢封印你的祖宗,一会儿我要让你万劫不复”

        飞僵手再次用力,刘浪知道这次恐怕真是活不了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手决一运,大喝一声“剑指决”

        两指几乎是拼尽了最后的力气,直接插到了飞僵的喉咙之处。

        飞僵的脸显出一丝不屑,可是,很快,这丝不屑变成了惊恐。

        “什、什么怎么可能”

        刘浪只觉自己脖子的束缚瞬间小了很多,而满脸惊恐的飞僵身体往后一退,急速往外逃窜,眨眼间便跑出了洞口。

        刘浪扑通一下摔倒在地,大口大口喘着气,不敢相信自己的剑指竟然将飞僵打跑了。

        低着头呆呆的盯了两眼自己的手指,刘浪顿时恍然大悟。

        那黄皮子的仙脉我靠,这东西竟然这么厉害。

        刘浪打死都想不到,最后救了自己性命的竟然是骗来的仙脉。

        光是仙脉能如此厉害,那如果被黄皮子知道自己骗了他,真找门来的话

        一想到这里,刘浪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天呀,这不是给自己埋了一颗不定时炸弹吗

        飞僵嗷嗷叫了两声,身体犹如一块巨石一般,跌跌撞撞窜出了洞口,每与洞壁撞击一下,整个山洞都会剧烈的晃动两下。

        不一会儿声音便完全消失,只见到外面传来了一声王小虎的尖叫。

        “啊祖宗僵尸”

        紧接着,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刘浪疲惫的坐在地,没过多会儿,外面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只听王小虎大声喊道“族长,小兄弟,你们在哪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