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七瓣巫牌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七瓣巫牌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外面暴雨倾盆,山洞内却异常的干燥。 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 :匕匕小說Ыqi阅读最新章节

        刚才刘浪站在外面往洞里看,感觉漆黑一片,自己一钻进来,竟然发现里面还透着一些微光,勉强可以视物。

        马有德跟活鬼不见了踪影,只听到不时传来阵阵的嘶鸣声。

        洞内想象还要宽敞,呈椭圆形,下宽度差不多有三米,左右也至少二米多。

        刘浪朝着地看了看,有明显的血迹,而且还未干,显然是新鲜的。

        心担心马有德,刘浪也没多做停留,适应了里面的光线之后,快速朝着里面跑了进去。

        令刘浪没想到的是,这个洞竟然很深,跑了十几分钟后,前面竟然出现了两道岔路。

        刘浪立刻愣住了,左右张望了一番,发现在左边的洞处掉落着一个烟袋,正是马有德的。

        刘浪前捡起烟袋,拿在手里,却见面也布满了鲜血,心一动,知道马有德可能是凶多吉少了。

        “可恶”

        刘浪暗骂了一句,再次朝着山洞跑了过去。

        又跑了五六分钟,前面忽然有灯光闪烁,像是点着火把一把。

        刘浪连忙压低的脚步,朝着光亮处走去。

        此时整个山洞没有半点声音,连活鬼的咆哮声都听不见了。

        刘浪感觉周围静得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紧张得要命。

        之前听马有德说过,要将这个活鬼葬在那个被封印的祖宗身边,可如今活鬼已经爆发了,刘浪怕这个活鬼会触动马家祖宗的封印。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算是十个自己恐怕也交待在这里了。

        又往前走了一会儿,刘浪发现火光是从前面的一处拐角处传来的。

        拐过去一看,只见里面有一个偌大的山洞,竟然跟一个房间那般大。山洞的正央放着一口黑色的大棺材,棺材的两边放着两个火盆,跟村子里各家门口摆放的一模一样。

        那火盆的火烧的很旺,火光正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在棺材的前面,马有德正卷曲着身子,不停的战栗着,似乎痛苦不已。

        刘浪赶紧四下一张望,却不知活鬼去了哪里。

        心下着急,刘浪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飞速跑到马有德身边,一把将马有德扶了起来,关切的问道“大叔,你怎么样了别吓我啊。”

        马有德张了张嘴,没有说出半个字来,嘴却汩汩的流出了鲜血。

        刘浪赶紧拿手去擦鲜血,可忽然间感觉不太对劲,低头一看,那些鲜血竟然根本不是红色的,而是黑色的。

        刘浪大惊,急道“大叔,你到底怎么了要我做什么”

        马有德此时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艰难的在地写了两个字巫牌。

        刘浪立刻明白了,连忙从怀将巫牌掏了出来,往马有德的手送。

        马有德没有接,而是缓缓摇了摇头,让刘浪自己拿在手里。

        刘浪狐疑,低头往巫牌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只见那块巫牌的牡丹竟然已经完全绽开,而在牡丹的花心处,正透着一个白点,在整个巫牌显得极为显眼。

        马有德哆哆嗦嗦的拿起了刘浪的手,示意让刘浪赶紧将鲜血滴进去。

        此时刘浪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见马有德瞪着双眼,一脸期待的盯着自己,一咬牙,将手指咬破,正好把一滴鲜血滴到了那滴白点。

        鲜血滴入白点之后,忽然间咔嚓响了一声,那道巫牌的牡丹花瓣竟然掉下了一片。

        那一片在半空打了一个盘旋,忽然间朝着刘浪飞射过去。

        刘浪一惊,刚想躲闪,可根本来不及,那朵花瓣突然间在刘浪面前涨大,像是一张画布一般,一闪即没。

        紧接着,画布变得越来越越淡,很快再次变回到花瓣的模样,往后一个回旋,再次飞回到巫牌之。

        巫牌的牡丹花渐渐合拢,慢慢变回了闭合的模样。

        刘浪此时的震惊是无法形容的,跟变戏法一般神。

        可是,刚才那一闪不见的画卷,刘浪却记得清清楚楚。

        这一次,刘浪终于明白了这块巫牌的秘密。

        巫牌像是一本武功秘籍一般,共分七层,每次牡丹花开的时候,只要滴进修炼者的鲜血,便会掉下一朵花瓣,展现在修炼者的面前。

        这种修炼要全看修炼者的悟性,根本不是一蹴而,只有修炼好了第一层,第二层的花瓣才会掉下来,可有些人,这一闪的时间,恐怕一辈子都停留在第一层。

        白巫术,是整个白巫教教主的象征。

        这块巫牌在当年白巫教主死的时候交到了马有德的手里,马有德一直担心这块巫牌会流失,没想到却碰到了刘浪,让本来已经丧失希望的马有德,渐渐燃起了希望。

        当年的白巫教教主天纵才,却只修炼到了第五瓣,而马有德,了此一生,也不过才修炼到了第四瓣。

        刚才那朵花瓣,讲得主要是一些基本的巫术,刘浪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虽然不能立刻领会,但却明白了很多东西。

        这其竟然讲述了一些关于基本的蛊虫与蛊毒的炼制之法。

        刘浪还未从震惊醒过来,突然见马有德睁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刘浪的背后。

        刘浪顿时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杀气,顺手将巫牌收了起来,回头一看,却见活鬼正站在自己的身后,双眼痴呆的盯着自己。

        “大叔,怎么办”

        刘浪脑海刚才的花瓣一闪,忽然间出现了一种讲述如此对付这种炼制傀儡的方法。

        活鬼之法,活死人也,断其根,灭其念,残其魄,可击杀之

        刘浪有些茫然,可等看到活鬼的双眼之后,脑海像是什么东西猛然间击了一下般,灵光一闪,大惊道“什么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所有人都是一愣,连马有德听到刘浪这话,都有些吃惊。

        刘浪剑指活鬼,微微一笑,怒道“鬼鬼祟祟,出来吧”

        活鬼本来银白的眼睛忽然间闪了两下,嘴角竟然微微勾起一丝笑意。

        “哈哈,哈哈,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不愧是白巫护法的徒弟,你竟然能看得出我藏在活鬼体内的一缕残魄,不简单,真不简单啊”

        活鬼之法,囚禁七魄。

        可在刚才的一瞬间,刘浪忽然间明白了,这种活鬼嗜血,为何早不爆发,晚不爆发,偏偏在来到这个山洞之前爆发。

        只有一种可能,那活鬼体内的七魄被人控制,偷偷换取了其一魄。

        第一朵花瓣里讲了七魄之术,刘浪只有一个大概的了解,本想诈一下,没想那那暗躲藏之人竟然一下被诈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