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零七章 刻不容缓
  • 第二百零七章 刻不容缓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马有德虽然口不能言,但写起字来却如剑走偏锋一般,又快又刚劲,很快在整整一张纸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刘浪讲了。

        写完之后,马有德紧紧盯着刘浪,似乎担心他不会答应自己的请求。

        可是,刘浪看完之后,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连想都没想,直接拿起电话,拨给了吴暖暖。

        “刘浪,怎么还没到”

        “吴警官,事情有点紧急,没时间跟你多说,我们必须将小孩的尸体尽快送回去,否则,可能会出大乱子。”

        刘浪急慌慌的说着。电话那头的吴暖暖略一迟疑,说了句“你跟冯队讲。”

        “刘浪”电话里传来冯一周的声音。

        刘浪也来不及跟冯一周客气,直接开门见山道“冯队,那个小孩被炼制成了活鬼,我们必须在月圆之前将他送回去安葬,否则会出大问题。”

        “月圆之夜后天是阴历十五,刘浪,你确定”

        “确定,冯队,我刚刚问了马大叔。”

        “马大叔”

        冯一周略一迟疑,立刻当机立断道“好,你在马老前辈的面馆等我,我立刻派小牛跟暖暖带着尸体过去,你们一并去石窟村。”

        挂了电话,刘浪的心还处在震惊之,看着马有德写的满满一张纸的前因后果,知道这次的事情似乎之前所遇到的要严重很多。

        马有德本来不想将刘浪牵扯到自己马家的事情之,可今天被马有才这么一闹,再加那个被炼制成活鬼的小孩,马有德知道,有些事情想瞒是瞒不住了。

        现在马有德巫术尽失,可依旧还能对刘浪指点一二,在写下事情的原委之后,顺便告诉了刘浪的破解之法。

        原来,马有德跟马有才的确是兄弟俩,而且是亲兄弟。

        可是,马有德因为修习白巫术,不太愿意牵扯到世俗之。可马有才一心向钱看,曾多次邀请马有德帮助自己。

        后来马有德的白巫教被黑巫教所灭,自己隐姓埋名逃到了这座城市,马有才便打起了马有德身巫术的主意。

        马有德知道自己这个弟弟的心性,不但不帮忙,甚至还多次警告马有才,不要用巫术想着如何害人赚钱。

        两人意见不合,争吵了多次,终于越闹越凶,最终一气之下,马有才便不再找自己这个哥哥。

        可是,今天早晨突然在自己的工地出现了诡异的尸体,马有才听到汇报的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肯定跟马有德有关。

        马有才知道马有德之前的身份,更知道他为何躲在这里。

        这次马有才来,本来是想劝说马有德,让他去奔腾建业帮自己的忙,可结果还是跟之前一模一样,不欢而散。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马有德兄弟的老家,正是石窟村,而石窟村的所有人都姓马,供奉着同一个祖宗。

        问题出在这个祖宗的身。

        据马有德所讲,他们的祖宗早死了近千年了,可尸身一直不腐,后来竟然变成了僵尸,危及到整个马家人的安危。

        要知道变僵的东西灵魂大都不能安寝,其存在的残存意识是要残杀自己的亲人。

        好在马家祖宗变僵的时候,正好有白巫教的人路过,将僵尸封印了起来。

        从那以后,马有德加入了白巫教,同时修习白巫术的目的,也是为了不断巩固僵尸的封印。

        马有德告诉刘浪,那个僵尸已经变得非常厉害,只能不断的加持封印,根本无法完全消灭,如果真想彻底将僵尸消灭,必须要以命抵命。

        以马家后辈人的命来抵。

        正因如此,马家一旦有人死了,不但要尽快安葬,还必须要在封印祖宗僵尸的旁边安葬,这样可以减少僵尸的戾气,增强封印的力量。

        可不知为何,这次那个淹死的小孩竟然草草被埋在了外面,并没有埋在祖宗的旁边,而且竟然还被人利用,炼制成了活鬼。

        活鬼月圆之夜阴气最盛时会爆发,大肆屠戮更是不再话下。

        后天是每月的阴历十五,也是月圆之夜。

        所有人都不知道小孩的死跟祖宗僵尸有什么关系,可是,当务之急必须要尽快阻止小孩变成活鬼。

        十几分钟之后,牛大壮开着一辆越野车到了。

        刘浪搀扶着马有德跟马大娘了车。

        本来刘浪不想让马有德去,可马有德坚持,并说这是自己家的事,必须要去。

        马有德跟马大娘形影不离,无论如何劝说,老两口子还是坐了刑警队的越野车。

        “牛哥,尸体拉了”

        车之后,刘浪第一件事问道。

        牛大壮拍了拍胸脯,道“放心吧,绑得结结实实,算真的变成活鬼,一时半会儿也挣不开。”

        牛大壮开车,马有德坐在副驾驶室指路,刘浪跟吴暖暖和马大娘坐在后排。

        五人一行,车速飞快的朝着石窟村开去。

        石窟村在燕京的千里之外,算是一路以两百码的速度也要开大半天。

        好在刑警队的越野车速度飞快,一路没有人敢阻挡,而牛大壮的车技也是超级棒,跟飙车一般一直开了四五个小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山路也越来越崎岖,慢慢连越野车都不能通过了。

        马有德一路除了指路之外,神色一直非常的凝重,看着前面没路了,便让牛大壮停下车,指了指远处的群山,那意思在说“下面只能步行往前走了。”

        五人下了车,马有德引路,吴暖暖搀扶着马大娘走在间,牛大壮跟刘浪抬着尸体跟在后面,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

        夜色越来越浓,不时会狼啸声和乌鸦的啼鸣声传来,听得人头皮发麻。

        刘浪虽然不是第一次在深山里过夜,可看到这里的环境,心里不禁还有些发毛。

        这里不愧叫做石窟,处处乱石丛生,每隔几百米才会有一棵枯树,不但有些荒凉,而且还有点人。

        杂草从石缝艰难的钻出来,随风摇摆两下,似乎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坚强。

        五人在这种条件下行走,速度立时慢了下来,好在牛大壮跟刘浪体力很好,抬着尸体并不费劲。

        马有德不时的低头抬头,似乎是在确认前行的路,对耳边的野兽咆哮声充耳不闻,像是没听见一般。

        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路变得更加艰难,一座由碎石堆积的小山出现在大家面前。

        小山只有几百米高,正好拦住了几人的去路。

        马有德指了指小山,意思像是在说“只能越过这座山,才能到达石窟村。”

        没有办法,已经走到了这里,无论前面是什么路都得走。

        正当几人准备翻过碎石山的时候,忽然在他们的左侧方出现一声犹如野狗般嗷嗷的嚎叫声。

        几人转头一看,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在那里,足有七八只跟小狗一般的东西,双眼放着绿光,呲着尖牙,正贪婪的盯着自己一行人。

        吴暖暖一愣,警惕的往后退了两步,低声说道“不好,豺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