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章 奇怪的电话
  • 第二百章 奇怪的电话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有自己的打算,既然狐妖家族那么厉害,自己再去招惹,这不是没事找抽吗

        可韩晓琪的魂魄不能凝聚,这件事又不能不做。 首发地址、反着念

        道门大会各家修道之人都会前来,高手肯定如云,找个人帮忙将韩晓琪的魂魄凝集起来应该不是件难事吧

        而且,那里还有跟自己刘家关系匪浅的饶家人,既然能炼制出那种神的黄色药丸,说不定也能炼制出凝神聚魄的药丸呢。

        一想到这些,刘浪有些兴奋,也不管吴半仙答不答应,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两百块钱,往吴半仙手里一塞,嘿嘿笑道“钱都收了,算说好了,我给你车费,回头带我去道门大会。”

        吴半仙想拒绝,可看着刘浪笑带着威胁,又生生将话咽了回去。

        “每次碰你倒霉,我辈子肯定欠你的。”

        吴半仙嘟囔了一句,晃着脑袋一脸无奈的离开了。

        刘浪回到家的时候,父母正急得团团转,一见刘浪进门,立刻冲到刘浪面前,神色紧张的问道“小浪,一晚跑哪儿去了可急死我们了。”

        刘浪张了张嘴,本想说我救人去了,可看着父母那担忧的眼神,笑了笑道“嗨,这不去同学家玩,忘了跟你们说了。”

        接下来的日子,刘浪一门心思在家里陪着父母,享受了三天的天伦之乐。

        可在第四天的时候,一个电话将这种宁静打破了。

        电话显示是花老头,可只响了两声挂了。

        刘浪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跟花老头联系过了,赶紧打了回去,可电话那头却提示已经关机。

        “我靠,花老头这是在搞什么”

        刘浪暗骂了一句,又接连打了好几遍,可一直是关机状态,甚至再打花圈店的电话都没有人接。

        刘浪这下坐不住了,回家之前忘了给韩晓琪弄个手机,这几天不见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纠结了一半天,在晚吃饭的时候,刘浪还是忍不住跟父母说道“爸、妈,明天我要回学校了。”

        “咋怎么这么快”

        父母一下子愣住了,似乎还没明白过来。

        刘浪知道早晚都要离开,毕竟那边事情太多。

        咽了口唾沫,刘浪连忙解释道“爸、妈,实习单位那边让回去,刚开始表现不好说不定不要我了呢。”

        父亲一听,立刻点了点头道“对对对,现在工作不好找,可别错过了机会。”

        母亲依旧满脸的不情愿,可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吧好吧,男人要忙事业,才回来这几天,凳子还没坐热呢。”

        第二天天还不亮,刘浪听到父母悄声说着话,揉了揉睡眼,刘浪看到父母正在一点点往自己的包里塞东西。

        有衣服,有零食,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塞了整整一大包还没装下。

        刘浪心里一酸,从床爬了起来,“爸、妈,你们别装太多了,装多了我也吃不了,我现在能挣钱了,没事的。”

        “不行不行,外面的东西哪里有家里的好”

        最后刘浪还是带了三个大包,背一个,两只手一只一个。

        父亲把刘浪送到火车站后,刘浪进站刚刚坐下,还没喘口气的,父亲的电话打了过来。

        刘浪有些好,怎么刚车打电话啊

        接起电话,父亲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小浪,忘告诉你了,你爷爷在去世前给你留了一块玉佩,我给你放包里了,如果你真去龙虎山的话,饶家人不认识你,你可以拿出这块玉佩。”

        刘浪好,忙问道“什么玉佩干啥的啊”

        刘父道“小浪,我也不知道,你爷爷当时给我的时候啥也没说,说可以当认识饶家人的凭证。”

        挂了电话,刘浪不禁更加好,正想扒拉扒拉背包,忽听到一个女声扯着嗓子叫了起来。

        “啊,怎么这么巧啊”

        刘浪抬头一看,两只眼睛瞬间被对方胸前的那对大篮球给吸引住了。

        “沈菊花”

        我靠,这也太巧了吧

        刘浪彻底被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给折服了,刚刚偏过头去,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沈菊花突然尖叫一声,一屁股坐到刘浪的对面,拍着巴掌极其兴奋的叫道“刘浪,你也回燕京啊”

        晕,这个女人还真是自来熟,人家装没看见她竟然

        没有办法,刘浪只好转过头,看了沈菊花一眼,微微一笑,道“哦,原来是老同学啊,你这么快回去了啊”

        沈菊花一皱眉,摆了摆手,指着旁边坐着的猥琐男人叹了一口气,“哎,别提了,还不是他老爹呀,非让我们回去,真是的,离开几天不行了。”

        刘浪这才发现,沈菊花的猥琐男朋友也坐在旁边。

        男人一声不吭,只是时不时用两只小眼睛瞟两眼刘浪,低着头,跟小跟班似的。

        刘浪玩味的看了看男人,隐约感觉这个男人头顶有一顶绿帽子,而且是他老爹给戴的。

        刘浪忍不住,嘿嘿一笑,故意问道“对了,菊花,你都把他带回家了,不知你管他爹叫啥啊”

        “咯咯,老同学,你真幽默,还叫啥呢,当然是干爹喽”

        我去,这女人的脸皮城墙都厚啊。

        刘浪实在不知该跟沈菊花如何交流,好不容易瞎扯了几句,别过头不再吭声。

        可人家沈菊花天生是能侃,虽然满嘴的污秽,但并不影响跟别人交流,胸器一抖,让所有的男人都忍不住侧目。

        刘浪也不例外。

        刘浪本来不想再跟沈菊花聊天了,可是人家硬是把那对篮球往刘浪面前送,还时不时擦擦脖子的汗,将衣服往外扯扯,露出大半。

        刘浪实在受不了这种刺激,心一横,,怕个鸟

        我看我的,她说她的,我装啥正人君子啊。

        这么一想,刘浪坦然了很多,根本无视那个男人的存在,直接转过身,盯着沈菊花,问道“你幸福吗”

        沈菊花一愣,顿时满脸通红,朝着刘浪的肩膀拍了一下,低着头,搔首弄姿道“真坏,这种事怎么能当着别人的面说啊”

        “啊”刘浪愣住了。

        看着猥琐男人的脸色变得铁青,刘浪似乎明白了,他娘的,我问的是幸福,不是性福,这沈菊花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还是,我真的太纯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