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招魂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再一次感觉到这个世界的妙远超自己的想象,而自己知之甚少,本以为抱着一本道书会天下无敌了,可如今才发现,这不过是九牛一毛。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匕匕

    招魂刘浪知道,在道书也有详细讲解,可是,以刘浪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制出招魂幡。

    马有德似乎看出了刘浪的忧虑,问道“那人昏迷几天了”

    “今天是第六天。”

    马有德皱了皱眉头,道“好,今晚十二点,我们在出事地点碰面,到时我会带着招魂幡,你叫他的亲人。”

    说完,马有德匆匆忙忙走了。

    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刘浪的心境已经完全发生了变化。

    何氏姐弟一脸期待的盯着刘浪,刘浪叹了口气,道“马大叔说何校长的确了诅咒,导致他魂魄离体,如今只能先将其魂魄招回来,保住命要紧。”

    何氏姐弟一听有戏,不禁有些激动。

    何诗雅前抓住刘浪的手,颤抖道“刘浪,那、那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晚十二点,你们都去学校门口,到时你们想尽办法将何校长的魂魄吸引住,用亲情打动他,记住,千万不要让他激动甚至害怕。”

    晚十一点不到,何诗雅跟何尚早早到了东山学院的大门口。

    在此之前,刘浪回家画了两道禁鬼符,以防如果有什么东西触动了何其志的魂魄,直接用强制手段将何其志的魂魄囚禁起来。

    十一点半,马有德也到了,手里拿着一张不起眼的黑幡。

    黑幡并不大,三角状,面什么图案都没有,看起来是小孩的玩具似的。

    刘浪看着马有德手的小幡,不禁有些好,问道“马大叔,这是招魂幡”

    马有德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却是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

    小瓶子呈白色,半透明,里面有半瓶液体。

    马有德抬头看了看天色,有点阴,似乎要下雨的样子。

    “几点了”马有德问。

    刘浪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十一点二十。”

    “嗯,差不多了。”

    马有德转头看着在一旁局促不安的何诗雅姐弟,问道“你们是他的儿女”

    两人点头,征询般的看着刘浪。

    刘浪这才记起来,自己根本还没有介绍一下,连忙说道“对了,这是马大叔。”

    马有德看了何诗雅两人一眼,沉声说道“该怎么做你们都知道了吧”

    两人点头“马大叔,知道了。”

    “好,准备开始了。”

    马有德转头对刘浪说“招魂咒会念吗”

    刘浪点头。

    白天回去画禁鬼符的时候,刘浪特意学习了一下招魂的流程,把招魂咒也背了几遍。

    马有德见刘浪点头,目光闪了一下,似乎颇为欣慰。

    “刘浪,这是我自己炼制的引魂散,一会儿你拿着引魂散跟招魂幡,念动招魂咒,将魂魄引出来,然后用招魂幡将魂魄困住。”

    说着,马有德又对何诗雅姐弟道“还有你们,想办法吸引住魂魄。”

    刘浪看了马有德一眼,知道他是在考验自己,也没再推托,接过引魂散跟扫魂幡,神情也严肃了起来。

    马有德走到一边,半眯着眼睛,两只手怪的结在了一起,嘴角不停的念叨着,不知在说些什么。

    刘浪感觉自己周围的空气忽然间像是动了一下般,宛如披了一层薄纱。

    “不愧是白巫护法啊。”

    刘浪明白了,马有德似乎在周围布了一个阵法,甚至什么都没用眨眼间布好了,这本事连朱涯都不了的。

    一切准备绪后,马有德对着刘浪点了点头。

    刘浪打开瓶盖,顿时一股臭豆腐的味道攻了出来。

    “我靠,这东西能将魂魄引来”

    刘浪不自觉的骂了一句,刚想捂鼻子,忽然意识到马有德正在看自己,尴尬的咧嘴一笑,问道“大叔,这引魂散”

    马有德没有吭声,而是低低的念动着咒语,目光忽然一凌,朝着刘浪的身后看去。

    刘浪连忙转过头,可什么也没看见。

    对了,忘了涂鹰眼血了。

    刘浪连忙拿出两滴鹰眼血涂到了眼皮,然后递给了何尚,道“快,你们都弄一点儿沾到眼皮。”

    说完,刘浪回过头一看,果然看到了何其志的魂魄正无精打采的飘在自己身后十步远的地方。

    何其志耷拉着肩膀跟脑袋,穿着打扮还是昏迷前的模样。

    这是刘浪第一次真正意义见鬼,说不紧张是忽悠人的。

    何诗雅更加激动,忽然间大叫一声“爸”

    何其志缓缓抬起头来,目光有些迷茫。

    无神,那种眼神像是傻子一般。何其志看了何诗雅一眼,又瞅了瞅何尚,然后将目光定格在刘浪手的小瓶子。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何诗雅颤声问道。

    马有德皱了皱眉头,沉声道“果然是诅咒反噬,快点,你们快点呼唤一下。”

    “爸”

    “爸”

    何诗雅本来情绪还有点激动,被马有德一提醒,极力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激动,立刻叫了起来。

    何其志的魂魄一怔,似乎心有所动,迷离的眼神闪过一丝精光。

    可是,精光一闪即没,很快没了踪影。

    此时刘浪感觉自己的身都开始往外滚汗了。

    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万一不小心失败了,不但不能将何其志救回来,还有可能让他连投胎都不能。

    虽然何其志很讨厌,而且非常讨厌,但毕竟是一条人命,而且,在他口,还有关于诅咒的秘密。

    “荡荡游魂,何处留存,三魂早降,七魄来临,河边野处,庙宇村庄,宫廷牢狱,坟墓山林,虚惊怪异,失落真魂,今请山神,五道游路将军,当方土地,家宅灶君,吾进差役,着意收寻,收魂附体,帮起精神,天门开,地门开,千里童子送魂来,失魂者何其志。奉请太老君急急如律令。”

    刘浪急急念动着招魂咒,手的招魂幡像是被风忽然吹起了一般,发出呼呼的一声响,竟然还微微颤抖了两下。

    “爸,你回来吧。”

    “爸,不要丢下我们啊。”

    何诗雅跟何尚都哭了起来,声音哽咽的叫道。

    何其志本来紧绷的脸也缓和了很多,慢慢朝着招魂幡飘去。

    可是,正在此时,本来安静的校门处突然传出一声尖锐的猫叫“喵”

    猫叫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瞬间调动了所有人的神经。

    刘浪跟马有德脸色大变,同时惊呼道“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