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没落的白巫教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没落的白巫教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马有德说这话的时候,神色非常的凝重,完全不像是开面馆的马大叔,而眼神,透着无尽的深邃。 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 匕匕小說Ыqi阅读最新章节

        听完马有德的讲述,刘浪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大叔,那您的意思是”

        “黑巫教”马有德的声音掷地有声。

        冯一周接话道“不错,按马老前辈的意思,这间肯定有黑巫教的事。可是,如今我们正在追查,这东西肯定是与什么制药公司合作弄出来的,否则,凭黑巫教,他们根本没必要将这些东西用针管注射进去。”

        “对了,刘浪,我们这次叫你来,是想问你有什么想法没有。你几次亲手跟这些东西打过交道,有什么发现没有”

        刘浪皱起了眉头,仔细回想着几次跟变异僵尸打斗的场景。

        最开始时碰到的其实是跟发了狂的野兽差不多,可最后被人陷害的时候,明显是不一样的,而且,似乎还更为厉害。

        刘浪疑惑的问道“这种东西能够在短时间内发生变异吗”

        冯一周看着马有德,马有德眯着眼睛,目光深沉。

        “如果按照巫术来说的话,变异的可能性不大,可如果按照冯队的说法,极有可能其的毒素经过了一定的提炼,要发生什么变异,那说不准了。”

        刘浪不说话了,他知道自己得罪的人并不多,能通过这种手段来报复自己的更少。

        雁氏集团是刘浪唯一能想到,甚至也唯一猜到有可能用这种方法报复自己的。

        刘浪猛然间也想起了雁东似乎也懂得一些鬼魅之术,而且他们也有部分制药产业。

        刘浪抬头,看着冯一周“雁东”

        冯一周脸色一变,忙问道“你的意思是雁氏集团的大公子雁东”

        刘浪点了点头,指着解剖台的尸体说道“这东西明显是刻意安排害我的,可是,能有势力用这东西害我的人,除了雁东之外,我根本想不出还有谁了。”

        冯一周似乎有些为难,皱了皱眉头说道“刘浪,雁氏集团的势力在整个燕京市都是屈指可数的,你可不能乱说啊。”

        “乱说”

        刘浪愣了,看着冯一周面露为难之色,忙又问道“冯队,你”

        “哎”

        冯一周长长叹了一口气,拉着刘浪走到一边,压低声音说道“刘浪,雁氏集团势力雄厚,连我们这个检验室都是当时他们出了一部分钱建起来的。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们根本不敢动手,你知道吗”

        刘浪听明白了,刑警大队也有自己的难处。

        刘浪点了点头,道“好的,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暗查下去的。”

        冯一周本来没指望刘浪能听明白,正想再多解释一番,可突然见刘浪如此快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欣慰的一笑,重重拍了拍刘浪的肩膀,说道“好,刘浪,需要什么帮忙,尽管来找我。”

        “额,真的可以”

        冯一周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这件事如果真按刘浪所说的那般,牵涉到雁氏集团,他们刑警队却是很难插手。

        可是,如果刘浪能够以个人身份去查找证据的话,冯一周便会提供大力的支持,算到头来只是一场误会,也怪不到刑警大队的身。

        刘浪本来跟雁东有仇,这次经马有德一说,更加怀疑变僵的王言是雁东派来的。

        如果这件事刘浪也放任不管的话,雁东一次不行,肯定还会有第二次,如此下去早晚是个祸害。

        快刀斩乱麻。

        如果真能揪出雁东是幕后黑手的话,不但能够提高自己在冯一周乃至整个刑警大队的影响力,而且,更能解除后患,帮红衣女鬼报仇,解开韩美丽的心结。

        娘的,这简直是一箭多雕啊。

        刘浪转了转眼珠子,看着一直站在一旁没有吭声的吴暖暖,咽了一口唾沫,嘿嘿笑道“冯队,那,我可不可以提个要求啊”

        “好,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

        “额,不知吴警官可不可以帮我”

        冯一周一愣,随即笑了笑,话有话的说道“可以是可以,只是,我怕你吃不消啊”

        “啊冯队,你”

        刘浪被噎得登时说不出话来,却没想到冯一周哈哈大笑了起来“好,不但吴暖暖可以帮你,而且牛大壮也可以帮你,但是,这些都跟我没有关系,我根本不知道。”

        说完,冯一周走到马有德身边,悄悄说了几句话,连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检验科。

        “果然是老奸巨猾的家伙。”

        看着冯一周的背影,刘浪心里暗骂了一句。

        从检验科出来的时候,只有刘浪跟马有德一起。

        马有德又恢复了和蔼可亲的马大叔形象,背着手,口含着旱烟带,吧嗒吧嗒吸着。

        “刘浪,是不是很意外啊”

        “额,大叔,的确很意外,那天晚”

        马有德直接打断了刘浪的话,说道“刘浪,其实那天晚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大娘给你的那本书和铜钱钱对我们来说根本没有用,我已经退隐江湖好多年了。”

        边说着,马有德又长长叹了一口气,道“哎,有些事情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如果你乐意,有任何关于巫术的疑问,可以来面馆找我的。”

        “大叔,您真是白巫教的人”

        “呵呵,是不是,那都是以前了,现在,白巫教已经没了。”

        马有德眼神闪过一丝落寞的神色,缓声又道“这一次如果不是冯队长非要让我帮忙,我还本不想告诉你我的身份,可是”

        马有德忽然眯起了眼睛,直直的盯着刘浪。

        刘浪被马有德盯得莫名其妙,忙问道“大叔,有啥话您说啊。”

        “呵呵,你小子,不一样。”

        马有德重重拍了拍刘浪的肩膀,深吸了一口烟,背起手来,吧嗒吧嗒的朝着远方走去。

        在不远处的路边,马大娘正坐在公交站点等着。

        远远看着马有德走到马大娘身边,小声说了几句。马大娘站起身来,搀扶着马有德,了刚来的一辆公交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