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脸上有印记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脸上有印记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天灵灵、地灵灵,定身祖师来降临,……”

        “急急如律令!”

        现在刘浪对定身咒已是滚瓜烂熟,犹如顺口溜一般,还没等王言将符咒揭下,刘浪一口气念完定身咒。

        “吼……”

        一声低吼从王言嘴中发出。

        与此同时,王言的身体嘎巴响了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断裂了一般,而在王言的左腮边上,竟然有一个奇怪的图案一闪即没。

        “咦?什么东西?”

        刘浪本以为自己这定身符对王言起不了什么作用,正盯着他想再来一发,忽然看到腮边有东西一闪,可还没看清,却完全消失不见了。

        紧接着,王言的身体扑通一下摔倒在地,体内嘎巴嘎巴的声音犹如伴奏一般,急急的响了起来。

        刘浪惊愕的盯着王言,还跟做梦似的,半响说不出话来。

        王言倒在地上,抽搐了两下,脑袋一歪,眼睛外凸,跟之前那些人死状一模一样。

        刘浪深吸了一口气,不对不对,这件事肯定不对。

        刘浪惊得满头大汗。

        自己出不去,又死人了,这件事情绝对不这么简单。

        刘浪连忙拿起手机,颤巍巍的拨通了吴暖暖的号码。

        过了好大一会儿,吴暖暖才接了起来,电话那头的吴暖暖似乎还在微微的喘息着,说话声音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

        刘浪看过无数部岛国的爱情动作片,一听到吴暖暖这微微的喘息声,莫名一怔。

        “刘浪?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吴暖暖极力压制着自己的呼吸,可刘浪这耳朵贼得很,心里莫名有些失落。

        “哦,吴警官,你们刑警队快来一趟吧。”

        刘浪跟吴暖暖简要一说,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很快就响起了穿衣声。

        “好,我跟冯队说一下,半小时之内赶到。”

        二十分钟后,外面传来噼里啪啦的脚步声。

        “刘浪?”

        是牛大壮的声音。

        刘浪连忙回应道:“牛哥,我在这里。”

        外面响了起来开锁声,可拧了一会儿,似乎打不开。

        “刘浪,你先离开门一段距离,我们撞开。”

        “好!”

        刘浪连忙闪到一边,只听外面一声深深的吸气声,然后,砰砰一阵疾跑。

        “嘭……”

        门并不结实,一下就被撞开,牛大壮率先冲进了屋里,一眼就看到了地上躺着的一动不动的王言。

        他们似乎早有准备,只见牛大壮一招手,后面快速冲上来两个警察,上前就将王言抬走了。

        牛大壮环顾了一下周围,见没有任何异常,这才走到刘浪身边。

        “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里?”

        刘浪咽了一口唾沫,不得不佩服这刑警大队的速度,正想说话,却见吴暖暖从外面走了进来,显然刚才将其余的几间屋子都检查了一遍。

        吴暖暖脸色还有点潮红,虽然穿着警服,但刘浪可以肯定,她下面绝对没有穿内衣。因为那对饱满,根本没有束缚,只要吴暖暖一动,都会剧烈的来回颤好几下。

        吴暖暖看了一眼刘浪,冲着牛大壮摇了摇头,道:“这里没有人。”

        “没人?怎么可能?还有一位姓王的中年妇女呢。”

        刘浪有些吃惊,但看着吴暖暖肯定的眼神,连忙又问道:“那,你们查过这里吗?到底有没有姓王的中年妇女。”

        牛大壮道:“查过了,不过……”

        “不过什么?”

        “你说的那个中年妇女早就死了,这里,只有她儿子自己在住。”

        “啊?你、你说什么?”

        刘浪身体一晃,差点坐倒在地上,一脸的难以置信。

        刘浪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浆糊一般,晕晕乎乎将事情的经过跟牛大壮和吴暖暖说了,末了,刘浪突然想起了王言脸皮上一闪的那个图案。

        “对了,不知为何,我在王言的腮上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图案,你们可以回去找找看。”

        “图案?什么图案?”牛大壮问道。

        刘浪摇了摇头,道:“我也没看清,不过就那么一闪,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

        牛大壮跟吴暖暖是来去如风,将事情的经过了解了之后,说回头让法医解剖检查一下,回头再跟刘浪联系。

        刘浪从楼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一分钱没挣到,反而还差点把小命给搭进去了。

        心中有些沮丧,不知不觉刘浪又走到了小面馆的门口。

        此时面馆已是大门紧闭,灯也全关了,想来马大叔他们也已经回去休息了。

        刘浪叹了一口头,歪着脑袋站在面馆门口发了会儿呆,心道:“这马大叔难道知道什么不成?真是奇了怪了,他说话好像是话中有话呢。”

        思来想去,如果这次没有那把铜钱剑,刘浪的小命真有可能直接送给阎王了。

        这个点儿,公交肯定是没有了,就连出租车也得等老半天。

        一脸郁闷的刘浪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暗骂道:“哎,真是晕了,怎么不让吴暖暖送自己回去啊,这下好了,难道要露宿街头不成?”

        翻了翻口袋,一把零钱,加在一起只剩下不到一百块钱,连宾馆都住不起。

        奶奶的,到底什么人要害我啊?我这么善良,竟然还有人用这种诡计来害我。

        刘浪揉了揉脑袋,不知不觉走到了上次碰到虎哥的那个小巷子里。

        “对啊,上次在这里碰到虎哥鬼鬼祟祟的,他不会是去这边的那个‘发廊’里了吧?”

        那个所谓的发廊,跟韩美丽待的红灯小屋是一个性质,都是卖肉的。

        上次虎哥在这边转悠,肯定是鼠狗一窝。

        反正也没地方去,正好过去看看。

        去了几次红灯小屋之后,刘浪现在再去这种地方也是脸不红心不跳,连脚都不打哆嗦了。

        一回生两回熟,虽然直接每次都是找人,还真没花钱干过,但至少心里不发憷了。

        来到发廊的门口,果不其然,这种地方晚上比白天要热闹的很多,颇有种笙歌曼舞的感觉。

        刘浪正了正衣襟,将铜钱钱跟桃木剑都用包袱包在了一起,背在后背上,直接抬脚往里走。

        “咳咳,请问……”

        “哟,小哥啊,快进来快进来……”

        刘浪还没说完,几个穿着暴露到恨不得不穿的女人,热情地迎了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