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被算计了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被算计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叮铃铃……”

        正当刘浪想弯腰捡起那张定身符时,电话突兀的响了起来。

        我靠,早不打晚不打,这是谁呀。

        刘浪一愣神,拿起手机一看,是何诗雅。

        “喂?”

        “我们在等你吃饭呢……”

        刘浪记起来了,今晚还跟何诗雅一家人约好了吃饭呢。

        这脑袋!

        刘浪刚想解释,床上之人两脚往外一用力,喀嚓喀嚓又是两声响,连脚上绑的绳子都直接被挣开了。

        “我草……”

        刘浪忍不住骂了一句,汗也跟着滚下来了。

        “什么?刘浪,你说什么?”

        电话那头的何诗雅一怔,似乎没明白刘浪的意思。

        刘浪这个郁闷啊,眼见那人‘呜呜’低叫着,从床上跳了下来,哪里还有心思跟何诗雅解释啊。

        连话都没再说,刘浪直接挂了电话,身体往后一退,再次掏出定身符,反面沾了一口唾沫,骂道:“该死的东西,去死吧。”

        边说着,刘浪抬手就要往那人身上粘。

        可不知为何,那人身体竟然比想象中要灵活的多,轻轻往旁边一闪,呜呜低叫着,猛然间朝着刘浪扑了过来。

        之前中年妇女跟刘浪说过,她儿子叫王言。

        当时刘浪一听儿子跟母亲姓,心里还愣了两下,此时看着王言扑了过来,总感觉哪里有什么不对劲,可具体是哪里不对劲,却总是说不出来。

        眼见王言竟然能躲开自己,刘浪心中一慌,连忙后退了两步,甩出金钱剑就要往前抽。

        “呜呜……”

        王言身形敏捷,朝着刘浪一抓。刘浪只觉眼前一闪,金钱剑还停在了半空,肩膀处刺啦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了。

        “啊……!”

        顿时,一股钻心的疼痛钻进了刘浪的脑海里。

        刘浪一呲牙,心中暗道:妈的,这家伙果然是当兵的呢。

        身手灵敏不说,而且借着昏黄的烛光,刘浪竟然惊奇的看到了王言的身体正慢慢发生的变化。

        本来有些肿涨的王言,皮肤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了白毛。

        白毛像是发了霉的食物生出的一般,又密又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竟然将王言整个人给覆盖住了。

        而且,更为诡异的是,王言的身体还在继续膨胀,一点一点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鼓着气一般。

        刘浪感觉王言给自己一种扑面而来的压力,心中有些恐慌,暗想:跟这东西打肯定是打不过,必须要尽快将他定住,不然,自己非死在这里不可。

        眼见变化的王言再次扑了过来,刘浪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甩起金钱剑啪的一下,正打到了王言的肩膀上。

        “嗷……”

        王言低叫一声,一个踉跄,身体往后急退了两步,呲牙怒视着刘浪。

        “真行?这金钱剑竟然真的可以?”

        刘浪心下大喜。他本以为金钱剑是专门用来对付鬼物的,可没想到,对这种类似僵尸的东西竟然也有效果。

        看着站在自己三步之外的王言,白毛再一次慢慢变化,变成了绿色。

        刘浪惊异的张大了嘴巴,心里越来越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之前在乱神术里面刘浪曾经看过,僵尸的厉害程度是根据长出体毛的颜色来辨别的,刚刚变僵的也是最初级的,是紫色,再厉害一点儿的是白色,之后是绿色。

        绿僵?

        刘浪虽然没有见过,但一些小说跟电视上也有提过的,绿僵很多都是那种埋了很多年,身体不但没有腐烂,反而慢慢异化,形成的僵尸。

        那些娱乐的东西,虽然有很多夸大的成份,但看着眼前的王言身上的白毛直真真实实的变成了绿色,刘浪内心还是激烈的翻滚了起来。

        这种僵尸的厉害程度可不是普通僵尸所能比的,因为年久日长的原因,往往也会产生一丝灵性,从而有一种趋吉避凶的意思。

        也就是说,这种僵尸不是盲目的吃人喝血,而是懂得进退。

        妈的,怎么会这样?这东西怎么会变化如此之快?

        刘浪越来越感觉,自己似乎陷入了某种圈套里,可此时想退,已没有了退路。

        不对,年纪轻轻就变成了绿僵,而且,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还没有完全死透。

        难道?

        刘浪心里咯噔一下,警惕的朝着王言的脖子后面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刘浪顿时大脑一片空白。

        针眼,又是针眼,怎么会这样?

        脑海中短暂的混乱,让刘浪有点不知所措了。

        说时迟那时快,王言的白毛完全变成了绿毛之后,呜呜低叫着,嘴角竟然还轻轻勾了勾,像是人的阴笑一般。

        刘浪此时心里透凉,惊恐的又退了两步。

        王言穿着保安的制服,可因为身体膨胀的原因,扣子已被撑开了好几个,胸膛裸露在外面。

        “死……”

        一个声音犹如炸雷一般,突然从王言的口中发出。

        刘浪吓傻了,妈的,这东西竟然能说话,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怎么会突变?

        根本顾不上肩膀上的疼痛,刘浪想转身要跑,可门却死命都打不开。

        刘浪拍门,大叫道:“大姐,大姐,你在外面吗?”

        没有任何声音,像是整个世界只剩下刘浪跟僵尸王言一般。

        王言的双目依旧泛白,脸上也慢慢生出了绿毛,虽然比绿巨人要小上一圈,可那样子,却却绿巨人要惊悚的多。

        “嗷嗷……”

        王言又低吼了两声,脚尖往前一点,直扑向刘浪。

        刘浪咬牙切齿,终于知道肯定有什么人想害自己。

        妈的,我草你大爷,跟老子拼命,老子奉陪到底。

        等死还不如拼一把。

        刘浪一只手拿着铜钱剑,另一只手拿着一张护身符,朝自己身上一贴,飞速的念动起咒语:“操天道、化两仪,生阴阳、转乾坤,应赦令。天地无极……急急如律令!”

        身体微微一热,刘浪急速拿出另一张定身符,两眼怒视着王言,见他扑了过来,大骂道:“老子陪你玩。”

        金钱剑急速往外抽去。

        王言似乎对金钱剑有点忌惮,并不直接硬接,而是往旁边一闪,身体往下一猫,伸出尖利的爪子再次抓向刘浪。

        刘浪知道跟这个当过兵的僵尸干架,无疑于自寻死路,唯一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尽快将它定住。

        既然王言害怕金钱剑,那就用金钱剑为虚,定身符为实,来个声东击西。

        果然,王言往旁边一闪之后,身体露出一个侧面,刘浪连想都没想,将定身符背面沾了口唾沫,啪的一下拍到了王言的后背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