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三十章 死人买卖不好做
  • 第一百三十章 死人买卖不好做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看到这里,刘浪不禁越来越奇怪了,奶奶的,这明明说的就是僵尸,为什么起这么奇怪的名字,还‘走尸’呢。

        不过,刘浪像发现新大陆一般,正想仔仔细细再翻阅一下,看有什么破解之法,电话突然‘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刘浪拿起一看,竟然是排骨。

        咦,这家伙不跟林弥月腻味,竟然还有空给我打电话,难道又出什么事了不成?

        连忙收起手中的书,刘浪接起电话,“喂,排骨,又出啥事了?”

        排骨一愣,似乎没想到刘浪会突然这么问,然后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浪人刘,哪儿有事啊,这不,我跟林弥月商量了一下,想请你吃个饭。”

        刘浪笑了,“排骨,行啦,咱就别来这一套了,还吃饭呢,留着钱给林弥月多买点衣服就是了。”

        “不是,我们只是想表达一下我们的感激之情……”

        排骨还想再说,刘浪赶紧出声打住,道:“没事没事,谁叫你是我兄弟呢。不说了,我还有点事,挂了啊。”

        说完,也不等排骨再说话,直接将电话挂了。

        电话那头的排骨怔了半响,缓缓转头看到林弥月,道:“人家不来……”

        “不来就算了吧,这份情我们心里记着,以后加倍还!”林弥月道。

        挂了电话,刘浪还想从怀里拿出乱神术,再翻阅两眼,可电话又响了起来。

        “嘿嘿,今天还真是热闹啊。”

        刘浪心里想着,将电话拿了起来,何诗雅。

        “喂,何老师……”

        电话那头声音很小,也很温柔,轻声问道:“怎么还叫何老师啊?”

        刘浪有些蒙,自从救了何尚之后,何诗雅看自己的眼神都有点不对了。

        何诗雅是自己的老师,而且比自己整整大上三岁,可跟刘浪的关系却越来越拎不清了,而且似乎大有纠缠在一起的趋势。

        可不知为何,刘浪心里虽然眼慕何诗雅,但总是没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有时候夜里睡不着觉,刘浪也在想这个问题。有一天晚上,刘浪终于想明白了,女神这种动物,只可远观,不可近交。

        距离越远,女神的地位越高,可突然有一天跟自己近了,才发现,也有那么一回儿事。

        何诗雅要请刘浪吃顿饭。

        挂了电话,刘浪站起身来,准备去赴约。

        这一次,何诗雅不但叫了何尚,还叫上了何其志。这完全是全家总动员的节奏啊。

        刘浪心中难免有点忐忑,虽然他一直对何尚、甚至何其志的癖性不感冒,甚至还有点厌恶。

        可毕竟现在自己救了何尚的命,这顿饭吃的也心安理得。

        刘浪回头见韩美丽正在忙活,准备跟韩美丽说一声,回家稍微收拾一下。

        可没想到,正在此时,外面进来一人。

        来人是个中年妇女,身材有点微胖,面色憔悴,表情看起来非常的痛苦,而且眼中还挂着泪痕。

        一进屋子,中年妇女就四处张望着。

        刘浪赶紧迎了上去,满脸堆笑的问道:“大姐,不知您需要什么?”

        中年妇女没有说话,而是环顾了一下屋子,目光盯着歪在一边的纸人,问道:“你们这里可以扎女人吗?”

        “当然当然,您需要韩国的、日本的、还是……”

        中年妇女嘴唇动了动,神色暗淡道:“哎,要外国的干嘛?我儿子都不会说外国话……”

        刘浪脸上的笑凝固了,忙搀扶着中年妇女到一旁坐下,问道:“大姐,您儿子他?”

        “哎,我儿子才刚刚二十,连媳妇都没娶,可是,可是……”

        说着说着,中年妇女就哭了起来。

        正在忙活的韩美丽听到哭声,终于也抬起头来,朝刘浪这边看来。

        看到有客人来,韩美丽连忙去后院端了一杯水,放到了中年妇女的旁边。

        这个中年妇女姓王,有一个儿子,高中毕业后就去当了兵,去年当兵回来在本市找了份保安的工作。

        要说事情本应该水到渠成,小伙子长得又帅,年龄也差不多了,虽然保安待遇只是一般,但人家是本市户口,这点就占了很大的优势。

        在燕京市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说啥都是白搭,有房子才是王道。

        中年妇女边抽泣着,边说道:“本来今年想给他拉拉红线,找个对象,可不知为何,有一天他下班回家,突然间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了……”

        刘浪心里咯噔一下,忙问道:“大姐,送医院了?”

        “送了,可是,医生说根本没办法治,连推都推不及,怕死在医院里,让我们赶紧拉回家了。”

        中年妇女越说越悲伤,哭的也越来越厉害,哽咽道:“才二十岁啊,连婚都还没结啊,眼见就不行了,我、我来这里先给他在那边订个老婆,省得他孤单……”

        听到这里,刘浪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要说这花圈店赚死人的钱,的确有点损阴德。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件事总有人要去做,而且死者家属也心甘情愿出这份钱。

        刘浪安慰了中年妇女两句,说道:“大姐,我知道您难过,您需要什么样的,我们尽快给您做好,便宜点……”

        刘浪感觉人家死人了,提钱都有点难以启齿。

        可刚说完,中年妇女突然抬起头来,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刘浪,问道:“我刚才在门口看你们的招牌,说是能抓鬼,你、你们能不能帮我去看看啊?”

        “啊……”

        刘浪愣住了,这怎么突然又跟鬼扯上关系了啊。

        还没等刘浪开口,中年妇女又道:“小伙子,看你年纪轻轻,看样子也是大学生,可是,自打我儿子晕倒之后,我感觉他不像是得了病,反倒是中了邪,您帮我看看,多少钱都无所谓,求求你了……”

        说着,中年妇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刘浪吓得连忙上前搀扶,急道:“大姐,您别这样,别这样,您先起来,有话好好说嘛……”

        好不容易把中年妇女拉了起来,刘浪心里却犯了难了。

        自己刚消停两天,怎么又接这种活儿了啊,而且,如果不是鬼还好,真是鬼的话。

        哎……

        刘浪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大姐,我们老板也不在,我就是一个打下手的,如果您对我放心,我帮您去看看,行吧?”

        中年妇女狐疑的打量了两眼刘浪,颇有种病急乱投医的感觉,连连点头道:“行行行,只要帮我看看不是中了邪,我也就死心了,不再指望啥了。”

        说着,中年妇女又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