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难得悠闲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难得悠闲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饶九妹的名字起的很怪,刘浪从来没听过,甚至在全国范围可能都是绝无仅有的。

        但这并不影响刘浪的兴致。

        因为工作的原因,饶九妹一直带着口罩,可当饶九妹偶尔有一次摘下口罩的时候,刘浪呆了……

        美,怎么可以这么美?

        饶九妹的眼睛已经够水灵的了,比演小燕子的赵薇眼睛都大,每眨巴一下就跟会说话似的。而且人家的脸蛋是典型的鹅蛋脸,五官精致到爆,犹如把所有最美的东西都集中在一张脸上一般。

        当时刘浪就有点晕了,忍不住跟身边的美女们比了比。

        女鬼韩晓琪的清纯可爱,何诗雅的成熟丰满,欧阳清织的冷艳动人,甚至还有那个吴暖暖骨子里透着的妖异,和韩美丽的妩媚,而这个饶九妹却只能用精致来形容。

        咳咳,虽然这样比起来极不道德,但刘浪不知为何,在真正看到饶九妹时,脑袋中不自觉就浮现出来了那些美女的画面。

        可是,饶九妹却跟朱涯一个德性,给人的感觉就一个字,冷。

        虽然饶九妹没有再提刘浪的流~氓举动,但除了刘浪必须要问的问题之外,饶九妹几乎根本不会主动跟刘浪说话。

        在刘浪出院的那天,刘浪玩笑般的问了饶九妹一个问题:“你对待所有的病人都是这么服务周到吗?”

        当时饶九妹立刻恶恨恨的瞪了刘浪一眼,说道:“屁股,打针!”

        疼,那一针扎的可真是疼,刘浪跟杀猪似的嗷嗷叫着,发誓从此以后绝对不招惹护士了,真心伤不起啊。

        再次回到出租屋后,刘浪感觉有种说不出的舒坦。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了,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刘浪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给韩晓琪上香了,那牌位上都落了一层灰尘,甚至连供香都有点潮了,刘浪点了好几次再将香点着。

        看着牌位发了半天呆,刘浪忍不住嘀咕了起来,神情莫名有些落寞。

        “晓琪,你啥时候能休息好啊,你不知道,我有点想你了吗?”

        这是刘浪的心里话。不知为何,从刚开始被女鬼韩晓琪的戏弄,到现在知道了她的真正身份之后,刘浪知道了这个女鬼活的不容易,心中莫名有种想要保护的冲动。

        看着袅袅升腾的烟香,刘浪叹了口气,倒在了床上。

        隔壁很安静,韩美丽不在家。

        刘浪不知道韩美丽去了哪里,如果她真是再回去干老本行的话,刘浪打心底里会有点瞧不起她。

        可是,不干老本行,又能干些什么呢?

        躺在床上思来想去,刘浪自然而然就想到了红衣女鬼。

        替红衣女鬼报仇,得尽快搜集雁东的罪证,否则,时间一长,谁知道还会出什么差错呢。

        一想到这里,刘浪就下定决心,休息一天,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找虎哥,问他有没有查出点儿什么来。

        这一觉睡的是近几个星期最舒服的一晚上,天刚刚擦亮,刘浪就醒了,看了看时间,才早晨六点多。

        可是,此时的刘浪精神饱满,一骨碌爬起来,心血来潮的想要去跑跑步。

        大姑娘出门头一回,刘浪平时睡觉还不够呢,哪里跑过步呀。

        早晨的空气中透着新鲜,大街小巷里早就老头老太太压胳膊压腿的锻炼了起来。

        正好也好长时间没有去过花圈店了,刘浪围着学校操场跑了几圈,然后意犹未尽的又小跑着去了花圈店。

        几个星期没来过,这花老头破天荒竟然没有骚扰自己,还真是难得。

        可是,等刘浪跑到花圈店门口的时候,惊奇的发现花圈店竟然没开门。

        “咦,这花老头难道也睡懒觉不成?”

        刘浪有些好奇,掏出了自己配的一把钥匙,进去之后,发现花老头平时睡觉的后门也锁上了,显然是不家。

        “奇怪,这花老头竟然不在?”

        围着花圈店转了一圈,刘浪发现那几个摆在地上、已经扎好的花圈上落了薄薄的一层灰尘,而且还有小蜘蛛在上面转悠。显然不是一两天没有人了。

        刘浪越想越奇怪,忍不住拿起手机,拨打了花老头的电话。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停机?什么情况?

        刘浪有点蒙了,难道花老头出了什么事不成?

        不对呀,他就是一个孤寡老头子,又没有什么亲戚,能出什么事啊?

        刘浪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再次将门锁好,准备去学校宿舍看看。

        自从排骨找了林弥月之后,听说老熊也看上了一个学妹,正紧锣密鼓的追着,正好现在比较悠闲,赶紧去宿舍八卦一下。

        可到了宿舍之后,宿舍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这下刘浪更纳闷了,怎么?全世界的人都玩失踪吗?

        刘浪拨通了老熊的电话:“喂,你们人呢?”

        “上自习啊,怎么了?”

        “我靠,老熊,你真能装,你又不是眼镜,上啥屁自习啊?”

        “谁说的啊,我一直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好不?”

        电话那头的老熊说话很温柔,甚至声音很低,有点小心翼翼的感觉。

        刘浪感觉不太对劲,问道:“老熊,在我面前你装个屁呀,到底咋了?”

        “没咋了啊?”

        老熊还是嘴硬。

        正在这时,旁边传来一个细微的女声,问了句:“谁呀?”

        刘浪登时就明白了,这老熊还真陪人家学妹上自习啊,马上大学就毕业了,还搞个黄昏恋呢。

        刘浪实在无趣,本想赶紧挂了电话,可老熊忽然问道:“对了,浪人刘,再有俩星期就考试了,老师说下周的课画题,都得去。”

        “哦,知道了。”

        刘浪有气无力的答应着。

        不知不觉中竟然马上就要考试了,这个学期还真是过得精彩,考完试爱咋地咋地,赶紧回家,好好问问老爹那药丸的事,家里如果还有,得使劲吃啊。

        打了一圈电话,眼镜已经进入了备考状态,而排骨又去了林弥月的学校。

        刘浪忽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哎,算了,我还是去红灯小屋找虎哥吧。”

        刘浪叹了口气,正准备离开宿舍往红灯小屋走,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刘浪拿起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喂,哪位?”

        “刘浪?”

        电话里头是个女声,刘浪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惊喜的问道:“吴警官?你怎么突然……”

        “冯队让你来一趟刑警大队。”

        吴暖暖说话干净利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