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感动的不是时候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感动的不是时候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塑料袋在半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弧度,直奔着尸胎婴煞而去。

        黑狗血在飞的过程中洒出了一大半,只剩下不到一半,噗的一声正砸到了尸胎婴煞的身上。

        “哇……”

        一声尖锐的嘶鸣从小东西的嘴中发出,那根脐带猛然间像是极度跳动的长蛇一般,在半空中疯狂的舞了起来。

        朱涯瞅着机会,将三炉香往上一扔,身体高高跃起,举起手中的雷劈木剑冲着尸胎婴煞就刺了过去。

        “噗……”

        一声沉闷犹如扎进了泥土中一般的响声。

        朱涯脸色一变,再次叫道:“快,鸡血!”

        刘浪一愣,不明所以,连忙将另一只手往上一递,用嘴咬住包着鸡血的袋子,刺啦一下撕开一个大口子。

        带着腥味的鸡血顿时钻进了刘浪的嘴里。

        刘浪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随手往外一扔,再次朝着尸胎婴煞砸了过去。

        “噗……”

        这一下砸的又准又恨,大部分鸡血并没有洒出,在撞到婴煞的同时,呼啦一下炸开。

        “哇……!”

        又是一声尖锐的嘶鸣声。

        婴煞的身体往外一收,脐带忽然间卷住木剑,用力一紧,咔嚓一下直接将雷劈木剑折断。

        “啊?不好!”

        朱涯本以为胜券在握,突然间大惊失色,连忙抽出背后的另一把宝剑,飞速的接住正在下坠的三炉香。

        “刘浪,不好,那黑寡妇身上的煞气全部转移到这小东西身上了,还有黑狗血没?快点再泼!”

        “我草,狗屁黑狗血啊?就准备了这么多,人血行不?”

        刘浪此时也急了,看着婴煞像是一只就要爆炸的小宇宙一般,虽然体型很小,可血肉模糊的身体却给人无比的压抑感。尤其是小东西的双眼,不知为何,正在慢慢睁大,变得愈加赤红,犹如嗜血一般的癫狂。

        婴煞的指甲跟牙齿都疯了似的往外生长,犹如野兽一般,这要是抓到人的身上,非得要了半条命不可。

        朱涯此时脸色异常难看,见婴煞的身体在慢慢发生着变化,不禁急了,对着刘浪喊道:“人血有个屁用,快,快跟何尚一起,将黑寡妇用红绳困住,分散婴煞的注意力。”

        朱涯边说着,忽然间将三炉香再次往上一挑。

        那三炉香竟然一下子散开,环绕在了婴煞的周围。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朱涯快速念动着咒语。

        刘浪听在耳朵里,竟然有点熟悉,忍不住问了一句:“超度咒?”

        朱涯根本没有听到刘浪的话,不停的念动着咒语。

        超度咒像是刺激着婴煞一般,每念一句,婴煞就犹如被重击了一下般,哇哇大叫一声,疯狂的抓向朱涯。

        可令人奇怪的是,每当婴煞发狂的时候,周围的白蜡烛都会急速燃起,像是一团团烈火一般,迎头扑向婴煞。

        婴煞似乎有所忌惮,每每都抽身躲避。

        刘浪跑到何尚身边,看了一眼早已吓得瘫软在地的何尚,拽起他手中的红绳,快速绕向那个女人。

        刘浪本以为那个女人会疯狂的反击,没想到女人像是垂死一般,被刘浪用红绳缠住之后,只挣扎了两下,便痛苦的哭了起来:“呜呜呜……”

        声音凄厉又悲怆,仿佛受了多大委屈一般。

        如果这个声音是大白天从一个大美女口中发出,肯定会让许多人为之侧目。

        可这大半夜的,一个嘴巴都摔歪了的女尸,突然间发出这种声音,说多瘆人有多瘆人。

        婴煞听到女人的哭声,忽然间从半空中飞了下来,一头扎到了女人的怀里。

        可没想到,婴煞刚碰到那些红绳,像是突然间被电了一下般,嗖的一下弹开。

        被红绳缠住的女人身体腐化的越来越严重,本来只有尸斑的身体,已慢慢出现了黑烂的肉块,让人恶心不已。

        那些红绳像是具有魔力一般,不断的消耗着女人的身体。

        瘫坐在地上的何尚,只是怔怔的看着,两只眼睛跟呆住了一般,微张着嘴巴,完全是傻子的模样。

        婴煞急得不停的哇哇叫着,想要靠近女人,又不敢靠近,犹如一只小鹿,看到母鹿被猎人逮住,又惊恐,又担心,又无助。

        看到婴煞那种举足无措的样子,刘浪莫名心中一动,手中的红绳轻轻松了半分。

        婴煞似乎瞬间感受到了红绳的松动,忽然间伸出脐带,一下子勾住红绳的一头,用力往外一拉,只听啪的一声响,红绳直接断为两半。

        与此同时,婴煞的脐带竟然像是着了火一般,咝咝燃烧了起来。

        婴煞伸出自己的利爪,两只小手一把握住脐带两头,用力一拉。

        啪的一声脆响,那脐带燃烧的部分直接被它拽断,黑血喷出,正好扑到了其中一盏炉香上。

        那盏炉香只晃悠了两下,咚的一声直接砸到了地上。

        脐带只剩下狗尾巴那么长一块。

        “孩子……”

        女人低叫了一声,身体也应声倒地。

        婴煞一头扎到女人的怀里,哇哇大哭了起来。

        刘浪看到这副情景,竟然感觉自己的眼角都有种湿乎乎的,抹了一把,哼哼道:“妈的,怎么下雨了啊。”

        “下个屁雨啊,快点过来帮我,现在不是感动的时候,再感动,一会儿等那个女人彻底死掉之后,我们就等死吧!”

        朱涯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刘浪顿时清醒了,奶奶的,这根本不是在看电影啊,弄不好,小命就玩了啊。

        这看起来母子情深,转眼间杀了自己还不跟玩似的。

        刘浪连忙提起精神,急问道:“猪牙,需要我做什么,快点告诉我!”

        “借助囚魂阵,用超度咒强行将婴煞身上的煞气打散。”

        朱涯说着,已将断了的桃木剑插到了后背,不断挥舞着另一把宝剑,半空中那仅剩的两炉香竟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挂住一般,悬在半空。

        “跟我念!”

        朱涯忽然间说道,一只手按在剑身之上,高声念道:“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真的是上次女鬼韩晓琪教我的超度咒?

        刘浪一听,顿时也明白了。

        这东西必须要配上手决,可朱涯的手决明显跟韩晓琪教的不一样,刘浪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快速念着咒语,将上次用到手抽筋的手决也搬了出来,不断的比划着。

        朱涯一看到刘浪竟然也在用手决,猛然间一愣,可根本没时间去问,压下疑惑继续念叨了起来……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