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二十章 准备干架
  • 第一百二十章 准备干架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这一天折腾的实在不轻,但总算有了点头绪。

        看朱涯的样子,应该是找到了能灭掉子母煞的方法。

        可是,让刘浪百思难得其解的是,为什么偏偏是在何尚跟雁东出来的时候,那个跳楼女人会找上门来,难道这其中有雁东做了什么手脚不成?

        一想到何诗雅说雁东当时用一张符让何尚不做噩梦,刘浪心里顿时有种不详的感觉。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刘浪似乎也有点明白了,那个雁东表面上是雁氏的大公子,但跟自己也一样,知道一些超出正常人理解的东西。而且,极有可能他手段太厉害,以至于红衣女鬼根本不敢靠近。

        可刘浪左想右想,只看出雁东嘴上厉害,真干起架来,不过是个花架子。

        罢了罢了,反正早晚还得找他算账,让他再逍遥两天吧。

        天色渐暗,夜幕慢慢笼罩。

        一行人一整天都没正儿巴经的吃饭,何诗雅虽然对何尚的行为非常气愤,但毕竟是自己的弟弟,见朱涯似乎真有办法帮助何尚,便极力要请大家吃饭。

        刘浪本来跟何诗雅的关系就有点复杂,想要拒绝,但肚子还真咕噜咕噜叫个不停。

        朱涯倒是没有意见,听到有美女邀请吃饭,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说道:“吃饭可以,但是,你们还要去准备一些东西。”

        “准备什么东西?你尽管说!”

        刘浪连忙说道。

        如果这次真能将子母煞给收拾了,自己在何诗雅心目中的形象那绝对是与日俱增,而且,排骨跟林弥月也就安全了,这一箭双雕的事刘浪自然要抢着做。

        朱涯冷冷看了刘浪一眼,说道:“何尚身上已经阴气很重了,之前又被人用特殊的秘法压制,如今一旦失去那种秘法的压制,阴气就会完全爆发出来,这不但能吸引来子母煞,更对身体是一种严重的损伤。”

        “啊?大师,你的意思是?”

        何尚吃了一惊,他从来没想到一直帮自己的雁东、雁姐夫,竟然是在害自己。

        朱涯点了点头,道:“这跟中西医一样,如果治标不治本,虽然表面看起来管用,但实际上危害更大。”

        刘浪古怪的盯着朱涯,忽然间发现这个朱涯原来也挺能说嘛。

        难道这家伙特别喜欢在美女面前表现不成?

        不管怎样,刘浪也明白了,雁东绝对知道超出正常人理解范围的东西,这也更肯定了当时为什么红衣女鬼一定要变得更强,才去找雁东报仇了。

        这个雁东,不简单,看来不能掉以轻心。刘浪心中暗暗嘀咕着。

        按照朱涯的要求,几人找了一家素食餐厅,虽然算不上豪华,可也比较雅致。

        朱涯似乎有很多问题要问何尚,刘浪跟何诗雅按照朱涯的吩咐,分头去找所需要的东西。

        黑狗血,红绳子,三炉香,六十四根白蜡烛,鸡血,还有一些婴儿特别喜欢的小玩具。

        乱七八糟折腾了整整两大背包。

        何诗雅别看是女流之辈,倒也是极为干练,甚至对朱涯说要这些东西的时候,没有半丝怀疑。

        刘浪都有些纳闷,忍不住问道:“你真相信这些东西?”

        “信?凭什么不信?只要有一线希望,总比让我弟弟死了强吧?”

        是啊,有时候还真是这样,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并不一定是假的。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当你不能证明这件事是不存在的时候,你同样不能否认这件事是存在的。

        同理,鬼神之说自来就有,可从来就没有人能够证明它真的不存在。

        酒饱饭足之后,朱涯让何诗雅回家等消息,只让何尚跟刘浪跟着去。

        何诗雅还有些迟疑,一脸期待的看着刘浪。

        刘浪此时像是一家之主般,连连摆手道:“朱大师既然说了,我们就得听,不然万一出问题,谁负得了责任啊?”

        一句话,何诗雅顿时不吭声了,连连嘱托着小心,便自行离开了。

        何尚强~暴那个女生的地方在学校里面的一座假山之上。

        那座假山在学校的西北角,晚上根本没有光线可以照到,平时有很多谈恋爱的学生总是喜欢往这种地方钻。

        事发那天晚上,何尚就约了那个女生。那个女生也知道何尚,贪图他的身份,可没想到,何尚见面连招呼都不打,直接上来就干。

        干完之后的结果自然可想而知,何尚直接就不理女生了。

        从那以后,很多女生晚上也不再敢单独往这种地方跑了,实在是太危险了。

        在前往假山的路上,何尚一直躲躲闪闪的看着刘浪,似乎憋了很大的勇气,才哆嗦着说道:“刘、刘浪,以前的事……”

        “怎么?还想报复?”

        “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我以前太混蛋……”

        何尚似乎终于有点忏悔了。

        可刘浪哪里会鸟他呀,冷哼一声,道:“狗要是能不吃~屎,母猪都会上树了。”

        “你……”

        何尚自小就是娇生惯养,自在刘浪之前,还没受人打过,更何谈委屈,顿时脸色涨红,刚想发作,可张了张嘴,又压制了下去。

        “我、我不是故意的……”

        “屁话,现在快死了才想起忏悔,有个屁用,要不是碰上我,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刘浪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想起何尚贱兮兮的叫着雁东姐夫,让雁东收拾自己的时候,刘浪真恨不得直接将何尚两大耳刮子扇倒在地,痛扁一顿出气。

        可刘浪知道,这何尚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不但何诗雅会心生怨恨,排骨跟林弥月极有可能也会有危险。

        妈的,忍了,老子宰相肚里能撑船。

        刘浪安慰着自己。

        一路上朱涯并没有说话。

        在他们到了假山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没想到,这个点儿还有小情侣待在假山上亲亲我我,就差扒裤子直接开干了。

        刘浪没好气的冲着那对小情侣吼道:“不想死快走,妈的,连旅馆都去不起,你跟这样的男人干嘛?”

        刘浪明显是对那个女人说的,一种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感觉。

        哎,谁能理解老处男的悲哀啊。

        身边虽然美女如云,可就是奇了怪了,自己老处男的身份咋就是破不了呢?

        那对小情侣本来还想跟刘浪争执两句,可一看刘浪的架式,身边还跟着一个道士,那本来的怒火也瞬间被浇灭了,灰溜溜的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