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上阵母子兵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上阵母子兵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婴孩哭声尖锐又刺耳,震得刘浪脑袋都有些眩晕。

        朱涯暗叫一声不好,忽然间身体一闪,犹如一把离弦的箭一般朝着刘浪这边弹射而来。

        刘浪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而那个恶心的女人竟然还慢慢伸出了腥红的舌头,像是狗一样舔着刘浪的脸。

        粘稠中带着腥臭,比唾液要恶心上百倍。

        如果不是被掐着脖子,刘浪此时肯定早已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妈的,难道就这么死了吗?死了吗?

        刘浪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像是羽毛一般开始慢慢飘了起来。

        要说人在关键时刻,最能激发本在的潜质,这一点,恐怕对刘浪来说,时灵时不灵。

        符咒没用,自己还懂点啥呀?

        此时的刘浪身体已完全没了力气,大脑却猛然间像是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般。

        对了,当时女鬼韩晓琪不是教过什么狗屁剑指决吗?

        虽然对付红衣女鬼那次没啥用,但目前除了这剑指决,自己完全就是等死的份了。

        两指相并,剑指成形,刘浪嘴唇一开一合,却早已发不出半点声音。

        “道玄老祖,借吾神力,斩妖除魔,匡扶正义,急急如律令!”

        刘浪猛然间将浑身的力气集中于右手指点,一鼓气朝着女人的眉心处就戳了过去。

        妈的,去死吧!

        刘浪暗骂一声,指尖微热,正戳在女人的额头,可刚一碰到女人的额头,刘浪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像是戳到了钢板上一般,钻心的疼痛……

        “啊……”

        刘浪一张嘴,声音却像是被捏住脖子的鸭子一般,沙哑无力。

        霎时间,刘浪犹如一只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最后一丝力气也消耗殆尽。

        朱涯飞身而起,想要去救刘浪,可那只血裹的婴孩竟然咯咯一笑,见朱涯要跑,也没见有任何动作,却猛然间闪到了朱涯面前。

        一条犹如细绳一般的肉线突兀的出现,一下子就勒住了朱涯的脖子,顿时将朱涯给拉住了。

        那条肉线同样的血肉模糊,暗黑色,比小拇指还要细,但却非常的长,仔细一看,竟然是从婴孩的肚脐上伸出来的。

        我草,这根本就是脐带嘛。

        朱涯面色大变,挥起雷劈木剑就砍了过去。

        那雷劈木剑一碰到婴孩的脐带,只听刺啦一声响,像是什么东西被点燃了一般。

        “哇……”

        又一声尖锐的嘶喊声从婴孩的嘴里发了出来。

        脐带猛然间收缩,婴孩的身体急速往后一闪,已躲到了十步之外。

        朱涯深吸一口气,也顾不得多作停留,脚下生风,快速接近刘浪,举起雷劈木剑朝着女人的身心直刺而去。

        “噗……”

        又是一声沉闷的刺骨声。

        “啊……!”

        一声尖叫炸得人头皮发麻。

        刘浪只感觉掐住自己脖子的手猛然间一松,凌空的身体扑通一下掉到了地上。

        清新的空气瞬间钻进了刘浪的心肺,让刘浪本来昏厥的大脑清醒了几分。

        顾不得浑身的酸痛,刘浪大口大口贪婪的喘息着,这才知道,他娘的原来能自由呼吸是这么的不容易。

        雷劈桃木剑被朱涯激活之后,看起来不过只像是普通的木剑,可此时一插入女人的后心,那淡淡的黄光竟然再次朦胧了起来。

        黄光像是萤火一般,开始时虽然非常的细小,但一点一点蔓延,慢慢从剑体之上开始往外扩展,不一会儿功夫,已渗透到女人的身体之中。

        女人痛苦的嘶叫着,身体犹如筛糠一般剧烈抖动了起来,尖叫声震得耳膜生疼。

        朱涯面色凝重,一只手压住剑身嘴角,不停的嘀嘀咕咕。眼见女人无论怎么挣扎,竟然都无法逃脱那黄光的束缚。

        站在不远处的婴孩见此情景,也哇哇大哭了起来,急得团团乱转,就是不敢上前,显然也有点忌惮那把雷劈木剑。

        女人的身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腐烂,腥臭的气味也越来越浓烈。女人显得愈加的狰狞恐怖。

        血裹的婴孩似乎终于忍耐不住,像是下定了极大的决心一般,哇哇大叫两声,猛然间伸出脐带。

        这脐带像是弹簧一般,隔了朱涯足有七步远,竟然带起了呼呼的风声,嗖的一下就飞了过来,瞬间缠住了朱涯的脖子。

        这母子俩看来就这点本事,逮着人的脖子就不放。

        可是,本来脸色已有些煞白的朱涯,此时面色一紧,身体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刘浪看在眼里,知道这朱涯已是强弩之末,努力支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可扑通一下又摔倒在地。

        “朱涯,挺住,一定要挺住啊。”

        刘浪喊了一句。

        可这东西是说挺住就能挺住的吗?

        雷劈桃木剑已插在了女人的体内,朱涯根本空不出手来再去斩脐带。

        正在此时,那婴孩似乎也看了端倪,竟然脐带一收缩,小小的身体嗖的一下飞了起来,瞬间骑到了朱涯的脖子上。

        就在婴孩骑在朱涯脖子上的同时,婴孩忽然间张开了小嘴,那嘴中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一点生出尖牙。

        尖牙跟他老娘一样又黑又臭,可比他老娘要锋利很多。

        婴孩哇哇大叫着,猛然间一低头,朝着朱涯的脖子嘎吱就是一口。

        “啊……!”

        朱涯尖叫一声,身体猛然间往后撞去,手中的桃木剑跟着抽出了女人的身体。

        女人像是瞬间被解了束缚一般,嗷嗷叫了两声,一把抓住婴孩,犹如一道黑烟一般快速逃离了现场,那把被刘浪插入的宝剑也被女人匆匆扔到了地上。

        整个过程不过几秒的时间,朱涯已捂住伤口痛苦的倒在地上。

        “猪牙,你、你没事吧?”

        刘浪好不容易晃悠着站起身来,走到朱涯身边,却见朱涯已盘膝而坐,嘴唇干涩,脸色像是涂了一层石灰一般白,而且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着。

        朱涯的脖子上一道清晰可见的牙印,漆黑一片,从里面散发着腥臭的气味。

        “快、快,我的背包里有一瓶药粉,快帮我拿出来。”

        朱涯双眼紧闭,说起话有气无力。

        刘浪连忙答应着,将朱涯背在后面的袋子拿了下来,往地上一摊,开始翻找了起来。

        还别说,朱涯的袋子看起来不起眼,里面竟然跟多啦a梦的百宝袋一般,东西还很多。

        里面小瓶子有好几个,白色、红色、蓝色的都很漂亮,刘浪一时犯了愁,急道:“猪牙,你要哪个呀?”

        “红、红色的那个,快,洒到伤口处。”

        刘浪连忙拿手红色小瓶,一拔开盖子,顿时一股刺鼻的麻辣味钻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