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乱神邪术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乱神邪术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本来刘浪以为尸胎就是尸胎婴煞,可被朱涯一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直感觉后脊背发凉,汗毛直立。

        自己原来是在找死。

        尸胎只是一只有怨气的小东西,可是,尸胎婴煞却完全是两码事。

        尸胎婴煞不但自己有怨气,而且还会吸纳周围的怨气,凝结成煞气之后,每杀一个人还会增加自己的煞气,像是修行一般,会变得越来越厉害。

        这种东西,比普通的尸胎又不知厉害上了多少倍,更不是鬼婴所能相提并论的。

        看着那个已经没有一只尸骨的土坑,刘浪激灵灵打了一个寒战,惊慌失措的问道:“猪牙,照你这么说,那、那些小孩的尸骨……”

        “不错,如果真是尸体胎婴煞的话,那些尸骨极有可能全部被它吃掉了。”

        “吃、吃掉了?”

        刘浪吞了一口口水,极其复杂的看着朱涯,哆嗦着问道:“那、那你能对付得了它吗?”

        朱涯摇了摇头,面色冰冷,盯着刘浪,并没有直接回答刘浪,而是疑惑的问道:“就凭你,竟然也知道尸胎婴煞?”

        “我?为什么就不能?”

        “哼,不说拉倒。”

        朱涯转身要走,一副我正好不愿管的样子。

        刘浪顿时急了,暗骂这个猪牙太臭屁,可又没有办法。

        就凭自己这点本事,别说是对付尸胎婴煞了,就算仅仅对付尸胎都够呛。

        必须得将死猪牙拉下水呀。

        自从上次朱涯给了刘浪那个百里听之后,刘浪就知道了,这朱涯别看外表冰冷,但内心倒也是热的,至少不会见死不救。

        尤其是在碰到这种厉害鬼物的时候,朱涯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可他既然在追问,肯定也不会撒手不管。

        刘浪吃定了他这一点,连忙拦住朱涯的去路,讨好般的说道:“别、别别,好猪牙,你别走,我告诉你还不行嘛。”

        边说着,刘浪从怀中将花老头给他的那本晦涩难懂的破书掏了出来,在朱涯面前晃了晃,道:“这不,我捡了这本书,上面就有关于尸胎婴煞的介绍。”

        朱涯眯起了眼睛,将书拿了过来,随便翻了两页,面色不知不觉凝重了起来。

        刘浪越看越奇怪,心道:这朱涯见到雷劈桃木时就是这表情,难道这本书又是什么好东西不成?不行,可别再被他弄走了。

        朱涯正在蹙眉观看,刘浪趁其不备,伸手就抢了回来,死死的揣在怀里,梗起脖子叫道:“猪牙,这书是我的,看得花钱。”

        “你这书哪儿弄的?”

        “怎么?你想买?”

        “买?你以为这本书是谁都能学的吗?”

        朱涯似乎对刘浪的无知颇为无奈,终于耐下性子解释道:“刘浪,看你的样子,你肯定不知道这是什么书,可是,我要警告你,这本书不能随便练。”

        “什么?你什么意思?”

        刘浪狐疑的抬起头来,看着朱涯。

        朱涯冷着脸,摇了摇头,问道:“你懂什么是道术吗?”

        “这、这算什么问题?我当然知道喽。”

        刘浪有些莫名其妙,连忙说道:“道术自然就是抓鬼降魔的法术喽,这还不知道?你以为我的三岁的小孩子吗?”

        “屁,你连三岁的小孩都不如,就是白痴!”

        朱涯突然间脸色涨红,破天荒的大骂了一句。

        刘浪被骂得一愣神,从来没见过朱涯如此冲动,不禁有些愕然,张了张嘴,竟然一时不知如何反驳。

        朱涯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态度,再次冷了下来,面色阴沉,耐心的说道:“道术也有正邪之分,道术之间虽然有着相互联系的共通之处,但各派之间往往会隐藏最为关键的部分,所以,如果不真正了解一个门派,那对其所用的道术便不能轻易修习。”

        刘浪茫然,还不太明白朱涯的意思。

        朱涯对刘浪已经到了无语的地步,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哎,说了你也不懂,但是,你一定要记住,有些道术是不能随便修炼的,尤其是你手中这本《乱神术》。”

        “乱、乱神术?”

        “对,这是一本邪书,是黑巫术的一种,如果稍有不慎,就会被反噬,丧失理智。”

        “啊?这么阴毒?”

        刘浪听完朱涯的话,吐了吐舌头,不禁暗暗庆幸。幸亏自己看不懂里面的内容啊,否则,说不定会练成大魔头,那得多恐怖啊。

        刘浪吓得连忙将书揣进了怀里。

        哼,回头非得找花老头算账去,给了我这本破书,这是要害死我的节奏啊。

        对尸胎婴煞虽然有了些眉目,可如今却不知那个小东西跑到哪儿去了,刘浪又是一筹莫展,一脸期待的盯着朱涯,希望他能出点什么诡异的招数。

        朱涯这次倒没有急着离开,见刘浪一直看着自己,冷声问道:“你真想管?”

        “管,如果不管,我兄弟非死不可。”

        “你兄弟?”

        “对啊对啊,就是上次你帮我杀掉鬼婴的那个家伙。”

        “哦……”

        朱涯转身就要离开。

        话刚说了一半,刘浪顿时又些莫名其妙,叫道:“喂,几个意思啊?话还没说完,怎么说走就走啊?”

        “这事我管不了。”

        “什么?你……”

        刘浪顿时被噎住了,心中大骂了起来:你个死猪牙,管不了问这么多管个屁用啊。

        可是,刘浪有求于人家,又不敢发作,正想再问问有没有什么办法,电话叮铃铃响了起来。

        一看又是何诗雅的电话,刘浪连忙接了起来,“喂,怎么了?”

        “何尚,他、他……”

        哇的一声,何诗雅突然间大哭了起来。

        刘浪急得团团转,急问道:“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呀。”

        “我弟弟,他,他死了……”

        “啊?什么?”

        刘浪脑袋嗡的一声,身体一晃,差点跌倒在地,暗暗心惊:看来,那尸胎婴煞已经开始动手了。

        不行不行,必须得尽快赶过去。

        刘浪迅速保持了镇定,急问道:“在哪儿?”

        “我、我弟弟的尸体在东山的一片树林里被发现的,我、我现在正在往那边赶……”

        电话里的何诗雅显得极其无助。

        “好,我现在也过去。”

        也顾不得多想,刘浪拽着朱涯也急速往事发地点赶去。

        如果何尚真死了,恐怕,下一个就轮到林弥月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