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零八章 该来的躲不掉
  • 第一百零八章 该来的躲不掉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尸胎婴煞,顾名思义,是已经成形但还并未出生的胎儿所形成的阴煞之物。

        这种魂魄轮回时好不容易重新投胎,欢开喜地的以为能够重新做人,结果,连出生都还没有,便再次死掉了,自然是心生怨气。

        可是,这种怨气跟厉鬼所形成的怨气却又完全不同。尤其是那种身穿黑衣而死、怀着胎儿的女人,死后体内聚集的怨气会完全被尸胎吸收,变成极其厉害的煞气,从而形成百年难遇的尸胎婴煞。

        这种尸胎婴煞因为是天下至邪之物,其存在的目的就是报仇,将自己的父母杀死之后,就会将目标转移到其它人身上,不断的杀戮。

        因此,这也是一种遭天谴的东西。

        要杀掉尸胎婴煞,用普通的道术根本不行,必须要集齐其父母的发丝与血液,用它们来祭炼尸胎,让其煞气消散,重渡轮回。

        可是,在此之前必须要将尸胎控制起来,而且如何祭炼,刘浪更是一张白纸,完全不知道。

        “难怪当时连朱涯都害怕呢,这种东西,恐怕就算是朱涯,都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吧?”

        一想到杀死鬼婴时那道晴天霹雳,刘浪心里也打着颤。

        能引来天谴的东西,好对付才怪了呢。

        刘浪摸了两把口袋,本想再抽一根烟,可猛然间发现,自己已经好久不带这东西了。

        “奶奶的,为了排骨能活下去,硬着头皮也得干呀。”

        刘浪蜷缩在病房门口的走廊里,低垂着脑袋,昏昏沉沉的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思来想去,刘浪慢慢将这一切都串起来了。

        尸胎婴煞一旦出现,就会第一时间找自己的父母报仇,在此之前不会杀害任何其它的人。既然那东西的母亲已经死了,那就肯定要找自己的父亲。

        可是,为什么会附在排骨俩人的身上呢?

        只有一种可能,排骨跟林弥月身上有尸胎父亲的气味。也就是说,他们极有可能认识。

        这个人是谁,刘浪却是没有半丝头绪,只能等着林弥月醒来,跟排骨一起追问。

        想着想着,刘浪的上下眼皮就开始打起架来了,眼见困得不行了。

        不知不觉中,刘浪坐在病房的门口慢慢睡着了,还隆隆的打起了呼噜。

        说来也是奇怪,闭上眼睛没多会儿,刘浪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推自己,朦朦胧胧中看到有个人影,似乎还很熟悉。

        刘浪眯着眼睛朝着那个人影看去,这一看,顿时又惊又喜。

        “清织?”

        只见欧阳清织正站在自己的面前,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

        “清织,你、你不是请假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刘浪连忙问道。

        欧阳清织微微一笑,脸上却带着倦容,并没有回答刘浪的话,而是说道:“刘浪,尸胎的父亲是何尚,找到何尚,让朱涯帮你,切记切记!”

        刘浪有些迷惑,“清织,你说什么呀?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刘浪你一定要保重,记住我的话啊……”

        边说着,欧阳清织的身影竟然在慢慢变淡。

        “清织,喂,你别走啊,等等我,等等我啊……”

        刘浪大急,伸出手来想要去抓。

        这一抓不要紧,刘浪猛然间抓到了一片弹力的润滑之上。

        “清织……”

        刘浪又叫了一句,突然间啪的一声响,一阵剧痛,像是自己的腮帮子重重挨了一下般。

        “啊……好痛!”

        刘浪大惊,猛然间睁开眼睛,一看,顿时吓了一身的冷汗。

        只见在自己的面前,那个大眼睛小~护士正气冲冲的盯着自己,两只眼睛跟要喷出火来一般,一只手拿着一根比拇指还粗的注射器,另一只手停在半空,微微泛红。

        “臭流~氓!”

        小~护士尖叫一声,拿着注射器就要往刘浪身上扎。

        刘浪大惊失色,连忙往旁边一闪,手往外一松,这才发现,自己的两只手,竟然正抱着人家的大腿……

        大腿,那可是又细又长又嫰又弹力十足的大腿啊……

        自己怎么就抱上人家的大腿了呢?

        刘浪根本想不明白,眼见注射器那尖细的针尖就要扎到自己的脑门上,刘浪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往旁边一骨碌,来个懒驴打滚儿,险险的躲了过去。

        “臭流~氓,看我今天不扎死你,气死我了!”

        小~护士边叫着,冲着刘浪就追了过去。

        刘浪知道不好,正想撒丫子往外逃,可正在此时,病房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啊……不要、不要!”

        刘浪跟小~护士同时怔住了。

        小~护士恶狠狠的瞪了刘浪一眼,回头朝着林弥月的病房跑去。

        刘浪一看,这才明白,原来自己刚才做梦的时候,人家小~护士正好走到了病房门口,结果被自己一下子抱住了。

        一想起刚才那个奇怪的梦,刘浪就感觉有些纳闷。

        “欧阳清织?我难道想她了不成?怎么会梦到她呢?”

        “咦,不对?她好像说尸胎的父亲是何尚?怎么回事?”

        刘浪揉了揉腮,小~护士的手劲还真不小,奶奶的,不就抱一下大腿嘛,还真下死手啊。

        刘浪似乎已经忘了,不但抱过人家的大腿,还摸过人家的……

        “不要,不关我事,真的不关我事!”

        正当刘浪陷入自己的yy世界时,病房中再次传来了林弥月的尖叫声。

        刘浪脸色一变,也顾不得想太多,跟着冲进了病房里。

        天色已经大亮,不过早晨六点多一点儿,大部分人都还在睡觉,可林弥月的这两声尖叫,把整层楼的人都给吵起来了。

        刘浪冲进病房的时候,大眼睛小~护士正手忙脚乱的将氧气罐按到林弥月的嘴上,而排骨正吃力的按住林弥月,不让她挣扎。

        林弥月就像是疯了一样,手脚不停的摆动着,可因为身体虚弱的原因,却被排骨按得死死的。

        很快医生也闻讯而来,直接给林弥月打了一针镇定剂。

        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林弥月总算是再次安静了下来,可排骨却跟生了癫痫一般,嘴唇不停的打着哆嗦,脸色苍白,坐在床沿边上一言不发。

        大眼睛小~护士似乎知道刘浪是病人的朋友,也没再多说,两只眼睛就跟刀子一般,将刘浪凌迟了数遍之后,终于涨红着脸出了病房。

        病房里只剩下刘浪跟排骨的时候,排骨忽然抬起头来,战栗着说道:“刘、刘浪,弥月说,那、那东西来找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