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零七章 尸胎婴煞
  • 第一百零七章 尸胎婴煞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月黑风高夜,怪事连连时。

        林弥月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刘浪怕再出什么意外,也没有离开,而是跟排骨一起,守在了林弥月的身边。

        林弥月这次因为事发突然,连她父亲都还不知道。整个病房只有昏迷着的林弥月,还有一脸憔悴的排骨,和忧心忡忡的刘浪。

        “排骨……”

        两人沉默了很久,刘浪思来想去,还是决定问问,可一开口,却又不知该如何来问。

        说的太重了,又怕排骨担心,可不说的深一点,又怕排骨不理解。

        犹豫一会儿,刘浪还是试探着问道:“排骨,你自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排骨皱了皱眉头,整个人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茫然的摇了摇头,道:“浪人刘,许多事情我都搞不明白,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这……”

        刘浪迟疑了,本想告诉排骨,这极有可能是他们自己作的孽,但让他百思难得其解的是,当时那只鬼婴明明被朱涯杀死了啊。

        刘浪问了几次,可排骨对晕倒时的情景完全不记得了。刘浪也愈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指定是某种东西在作祟。

        “排骨,你仔细想想,最近有什么不正常的事情发生吗?”

        “不正常的事情?”

        排骨看起来有些晕乎,脸色虽然已有了血色,但还带着一丝煞白,显然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想了半天,排骨忽然间问道:“对了,死人算不算啊?”

        “死人?什么意思?”

        “哎,别提了,在弥月出事之前,我听弥月说过,就在一个多月前,她们学校死了一个女生……”

        刘浪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忙问:“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跟我说说。”

        排骨看了看门口,见没有动静,使劲咽了一口唾沫,压低声音给刘浪讲了起来。

        自从上次刘浪将何尚揍到了医院之后,这何尚的确老实了不少,而且再也没找过林弥月的麻烦。

        排骨因此跟林弥月的感情也急剧升温,两人不知不觉就偷吃了禁果……

        咳咳,这些事情本已将排骨搞得焦头烂额了,可排骨要说的事情,却正是在一天晚上俩人啪啪啪的挥汗如雨之后,林弥月亲口告诉排骨的。

        林弥月趴在排骨的怀里,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睛盯着排骨,憧憬中带着复杂。

        当时林弥月告诉排骨,隔壁班的一个女生,在头天晚上十二点左右的时候,穿着一身黑衣,跳楼自杀了。

        这个消息在发生的同时,也很快被学校封锁了,可诡异的是,那个女生的尸体也不翼而飞,学校里只是说失踪了,其它的就没了下文。

        可是,林弥月认识那个女生,知道她为什么自杀。

        林弥月说,其实那个女生命也很苦,一次无意中被男人强~暴了,结果一下子就中了。

        而在跳楼的时候,女生的已经怀孕四五个月了,肚子也有点凸出来。

        虽然林弥月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但她知道那个男人就是东山职业学院的,而且有钱有势,女生根本无力反抗,找了几次无果之下,最终一时想不开,便跳楼自杀了。

        在跳楼之前,女生还留下了一封血书,大体内容就是,一定要报仇,做鬼也不会放过那个男人的。

        “哎,可怜啊……”

        讲完之后,排骨长长叹了一口气,眼睛也不自觉的看向昏睡中的林弥月,幽幽的说道:“浪人刘,当时听完弥月说这话时,我能感受到她的惊恐,所以,我下决心一定要保护她,可是,没想到……,哎……!”

        刘浪心中一动,隐隐感觉问题可能就出现在这里。

        刘浪张了张嘴,本想安慰排骨两句,可思来想去,却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只好拍了拍排骨的肩膀,说道:“排骨,没事的,别瞎想了,医生都说没事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好好守着她就行了,真有什么事情,有我呢。”

        刘浪拍了拍胸脯,一副天塌下来有我顶着的样子。

        排骨双眼一红,喉咙上下动了两下,却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排骨看来是真累了,跟刘浪聊了一会儿,便趴在林弥月的病床边睡着了。

        刘浪从排骨的口袋里翻出了一盒烟,从中抽了一根,走到走廊里点上,吧嗒吧嗒抽了起来。

        已经过了晚上十二点了,病人跟值班的医生护士大都也睡着了,医院走廊里只亮着两盏灯,光线显得有些昏暗。

        刘浪边抽着烟,边想着排骨说的那个穿黑衣而死的女生,心中却是越想越不对劲。

        “哎,难道真跟这个女生有关系吗?”

        刘浪紧锁着眉头,用力吸了一口烟,那根烟咝咝响着,一下子就燃烧了一大半。

        对啊,花老头不是给了我一本破书吗?我一直带在身上都没仔细看过。

        刘浪对鬼怪之事本就是一知半解,所知道的也都是听朱涯跟女鬼韩晓琪说的一些。

        花老头给的那本破书内容虽然晦涩难懂,但却也有很多基本的知识,虽然真假不知道,但至少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借着昏暗的灯光,刘浪翻着那本晦涩的破书,越看越想直接将它撕烂了。

        里面讲的东西就跟文言文似的,对刘浪这种半吊子三流学生,简直是一件极大的痛苦。

        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刘浪咬牙切齿,眉头紧锁的,好不容易翻到了倒数第二页,突然间有个字眼出现在刘浪面前。

        尸胎婴煞。

        “尸胎?猪牙好像提过这个词?”

        刘浪的注意力立刻被这几个字吸引住了,耐着性子好不容易看完了介绍,虽然还是一知半解,但是,刘浪终于也明白了一点儿。

        “原来,还真跟这东西有关啊……”

        刘浪将最后一口烟重重的吸掉,往地上一扔,用脚搓了两下,眼神中却是闪出了无比的坚毅。

        刘浪还是做了一个决定,一查到底!如果自己不管,排骨跟林弥月肯定是必死无疑,而自己管了,至少还会有一线生机。

        妈的,排骨,谁叫你是我兄弟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