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咬人的人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跟吴暖暖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脸上均是阴睛不定。

    把自己的老婆活活咬死了,这是什么概念啊,又不是狗。虎毒还不食子呢,何况是人啊。

    吴暖暖本来就是刑警,对这种事情恨不得碰不着,立刻决定先不走了,去看看。

    可刘浪却完全不一样,最近碰鬼碰的太多了,万一再碰到什么脏东西,就自己这点本事,还得玩命。

    不行不行,说什么也得赶紧回去。

    连招呼都没打,刘浪转身要走。

    吴暖暖一看,顿时急道:“刘浪,你去哪儿?”

    “回去啊?还能去哪儿?”

    刘浪脚步没停,飞也似的朝着村外跑去。

    吴暖暖看着刘浪的背影,怔了几秒钟,气鼓鼓的叫了一声:“哼,我还以为你有探险精神呢,原来是个胆小鬼。”

    说完,吴暖暖抬脚朝着村子里走去。

    刘浪还没走出多远,自然将吴暖暖的话听在了耳朵里。

    “敢小看我!”

    刘浪最怕被别人看不起,尤其是被漂亮女人给小瞧了。

    奶奶的,怕啥,实在不行,大不了捏破那个啥百里听,叫朱涯来帮忙嘛。

    摸了摸藏在口袋里的百里听,刘浪心里也踏实也一点儿。

    正在此时,村外远远的就响起了警笛嘶鸣的声音。

    刘浪心里顿时安稳了几分。

    嘿嘿,警察来了,这下好了,就算真出什么妖蛾子,恐怕也掀不起多大浪了。

    再也没有顾虑,刘浪掉头追向吴暖暖,远远的叫道:“吴警官,等等我,我只是去旁边撒泡尿而已,又不是不去。”

    刘浪跟吴暖暖一起,寻着吵闹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村里跟桥头连接的主干道已被修成了水泥路,可容纳两辆轿车并排而过。

    整个村子建筑呈梯形排列,一排排倒也挺方正。各家各户走的小路依旧还是土路,一条胡同里面基本上会有个三四户人家。

    在走到差不多第七排的房子的时候,吵闹声变得清晰了起来,刘浪循着声音的来源往胡同里看去。

    只见在一个院子的门口处围着七八个男人,那些男人大声叫嚷着,面上挂着惊恐,只听有人大声吆喝道:“压住他,千万别让他爬起来。”

    “吼!”

    话音刚落,一声犹如野兽般的吼叫响了起来。

    那群男人吓得连忙后退了两步,其中俩人直接扑倒在地,根本顾不得站起来,连滚带爬的往后跑,边跑还大叫道:“不好了不好了,老孙又起来了。”

    男人们四散而逃,从那个院门处忽然间钻出一个男人。

    只见那个男人光着上身,嘴上满是鲜血,目光痴呆,一跑出院门便左右环顾着,还不时抽着鼻子,像是在闻什么气味。

    男人看着离自己三步之外有一个村民正爬在地上,两步往前一跑,冲上去一把将那个村民提了起来,嘎吱一口咬在了脖子上。

    “啊……!”

    一口惨叫,震得刘浪头皮发麻。

    “不好!怎么疯狗似的啊。”

    刘浪低叫了一声,身边的吴暖暖却早已冲了出去,径直跑向那个男人。

    在离男人还有五步远的时候,吴暖暖猛然间屈膝,双脚往上一跃,身体直接弹跳而起,飞起一脚‘嘭’的一声踢到了男人的脑袋上。

    男人嗷嗷低叫了两声,身体一晃,立刻松开了嘴,抬头愤怒地盯着吴暖暖。

    “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那些四散而逃的男人终于回过神来,有人喊了一嗓子。

    “快找绳子。”

    吴暖暖身手利索,朝着那些惊慌而逃的男人喊了一句。

    那些男人终于反应了过来,连忙再聚集了过来,几人手里拿着绳子,颤巍巍的朝着吴暖暖走去。

    “警、警察,怎么办?”

    此时老孙就站在胡同的中间,正对着吴暖暖。其余还有五个男人,在胡同的另一边,脸色早已吓得苍白,哆哆嗦嗦的靠向老孙。

    被老孙咬的那个人,此时正躺在地上,浑身不停的战栗着,脖子跟嘴里汩汩往外冒着鲜血,眼见就不活了。

    刘浪被吴暖暖刚才那华丽的一脚给震住了,不禁由衷的感慨了一句,帅!

    老孙似乎已经暴怒,又咧嘴低叫了两声,猛然间伸出手来直扑向吴暖暖。

    吴暖暖身体敏捷的往旁边一闪,正躲过老孙的一抓,左脚紧随着飞起,正踢到老孙的腹部。

    “砰!”

    又重又沉闷的一声。

    老孙似乎没有痛觉,身体只是一个踉跄,后退了两步,嗷嗷叫着,再次扑了上来。

    “不好!”

    吴暖暖暗叫一声,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刘浪似乎看出了点端倪,这么下去,就算吴暖暖再厉害,恐怕还是不一定能将老孙打倒。

    这个老孙看起来非常的古怪,根本不像是活人。

    嗯,试试!

    事已至此,绝不是做缩头乌龟的时候,而且,这么多人,根本也没有生命危险。

    刘浪探手入怀,从一堆符咒里面挑出一张定身符。

    都说熟能生巧,这定身符可是刘浪最开始学的符咒,此时也是最熟悉的符咒了。

    眼见吴暖暖边打边退,刘浪飞也似的冲了过去,对着吴暖暖大叫一道:“让开。”

    吴暖暖一怔,倒也没有迟疑,朝着旁边一让。

    老孙正朝着吴暖暖扑了过来,在吴暖暖一闪之后恰好露出了一个空挡,迎头撞向刘浪。

    刘浪深吸一口气,对着老孙的脸呸的吐了一口。

    那口唾沫划了一个优美的弧度,正好砸到了老孙的鼻子上。

    老孙一怔,刘浪的符咒迅疾而止,啪的一声贴到了唾沫上。

    “天灵灵、地灵灵,定身祖师来降临,……”

    “急急如律令!”

    刘浪一口气念完,那本来嚎嚎咆哮的老孙,忽然间跟冻住了一般,一动也不动了。

    “还等什么,快点过来绑起来啊。”

    刘浪一看定身符生效了,心中一喜,对着那帮村民喊了一嗓子。

    那些村民根本不敢靠前,一见本来跟头疯牛似的老孙忽然间不动了,正狐疑间,听到刘浪的喊叫,顿时也反应了过来,赶紧冲上前来,七手八脚的将老孙绑了个结结实实。

    正可谓是里三层外三层,绑得比粽子还粽子了。

    要知道,这农村用的可都是尼龙麻绳,就算是十头牛都挣不开,别说是一个人了。

    “嗯,不错。”

    看着被绑的老孙,刘浪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下不怕定身符失效了。

    正在此时,胡同噼里啪啦的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四五个警察也持枪跑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