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荒野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从早晨六点多爬起来,折腾到现在,不知不觉天色也渐渐暗了起来。

    刘浪皱着眉头看了看天色,心想看来今天得去那间茅屋里留宿一夜了。

    刘浪长这么大,还真没在这荒郊野地的地方住过,心里不禁有些发毛,边朝着茅屋走去,边嘀嘀咕咕的念叨了起来。

    “死猪牙,自己跑的那么快,也不给我指条路,幸亏现在郊区开发的快,野兽少了很多,不然我被狼拖去了可找谁说理去呀。”

    走到茅屋外十多米的地方,刘浪看到那茅屋不但有些低矮,还都要塌了,屋顶上堆着干草,还破了一个大洞。

    在茅屋的前面,有一口大锅,一个身着粗布灰麻衣的人,正背对着刘浪,不断的调着大锅的火候。

    那人披着长头,麻衣下面掩饰不住窈窕的身姿,一看就是一个女人。

    大锅中好像在煮着什么野味,咕嘟咕嘟冒着热气,闻起来香气扑鼻。

    咕噜……

    刘浪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这才记起来,自己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嘿嘿,天下之大还真是无奇不有,谁能想到,在燕京郊区这种地方,竟然还有人过着这种原始的生活,难道是体验生活不成?

    刘浪也没多想,朝着那个女人就喊了起来:“喂,你好!”

    女人听到刘浪的话,吓得哆嗦了一下,连忙回过头来。

    我的天呀,这、这还是个美女呀。

    刘浪顿时眼睛都直了。

    只见女人虽然穿着朴素,可长相却跟画中走出来的一般,带着一种特有的古典韵味,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柳叶弯眉樱桃嘴,雪肌冰清婀娜身,一句话,美极了。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个女人不但长得美,骨子里还透着一股妖气。那种妖气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的,他娘的微微一笑就勾起男人心中野性的东西,甚至有一种想要扑上去的冲动。

    刘浪使劲咽了一口唾沫,两只眼睛跟做贼一般飞速的四处打量着。

    这里似乎只有女人一个人,并没有看到其它的人。

    “这里竟然有这种尤物?这、这是什么节奏?”

    刘浪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揉了两下眼睛,再次睁眼时,却见女人正微笑着,缓步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你吓我一跳,怎么,迷路了啊?”

    我靠,长得漂亮也就算了,为什么说话都这么好听呀,光是这一句话,竟然跟百灵唱歌一般,听得刘浪浑身都酥了。

    “额,对、对对,不知你?”

    刘浪实在无法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可又不敢乱动。

    见鬼见多了,心里难免会有阴影,更何况如此荒郊野地,突然出现一个色绝天下的美女,稍微还有那么一点理性的男人,都会留个心眼。

    还好,刘浪兽~欲的冲动并没有完全击溃他的理性。

    刘浪感觉自己有点发热,两只拳头使劲攥了攥,尴尬的笑了笑,可双脚却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女人看到刘浪紧张的样子,掩面嘿嘿一笑,尽是千娇百媚的模样。

    “怎么,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不、不是……”

    刘浪连忙摆着手,可小心脏却止不住狂跳了起来,扑通扑通就跟要跳出自己的嗓子一般。

    “呵呵,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呀,来来来,我正好炖了只野兔,过来一起吃吧。”

    女人倒比刘浪要大方很多,轻笑了笑,便开口邀请。

    刘浪被女人这么一说,顿时脸色涨红,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脑袋,走了过去。

    走到大锅前一看,还真别说,里面半锅的兔肉,已经呈现出暗灰色,眼见就要熟了。

    “大、大姐,你不知你怎么……”

    刘浪闻着兔肉散发出的香气,吞了一口口水,不忘问了一句。

    女人再次蹲下,用一根树枝拨弄着火头,也没抬头,说道:“哦,你是不是以为我是鬼啊?”

    “啊?”

    被女人突然如此直白的问话,刘浪都不知如何回答了,尴尬的笑了笑,道:“呵呵,这世界上哪儿有鬼呀。”

    “呵呵,你太假了,我刚才明明看到你眼中的露出一丝迟疑,那种迟疑,绝对是害怕。”

    女人斩钉截铁的说道,像是能看透刘浪一般。

    “哪儿有啊,怎么可能?”刘浪还想辩驳。

    都说鬼话联翩,这个女人主动这么说,应该不是鬼的了吧?

    听到女人的话,刘浪心里稍微放松了一点。

    女人又将几根柴火放到了锅下,调好了火势,转身大方的伸出手来,“你好,我叫吴暖暖。”

    “啊?”

    刘浪一愣,连忙也伸出后来跟女人握在了一起。

    软,滑,细腻……

    刘浪真没想到,这世界竟然还有如此完美的女人。

    都说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这个吴暖暖第一张脸已够祸国殃民的了,怎么第二张脸……

    哎,刘浪握着吴暖暖的手,都有点舍不得撒开了。

    不知为何,刘浪突然想起了一句话,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

    “喂,你叫什么名字呀?”

    刘浪还在做着春梦,忽然间被吴暖暖叫醒了。

    刘浪连忙抽回手来,尴尬的笑了笑,“哦,我叫刘浪,是燕京职业学院的学生。”

    “呵呵,我又没问你是哪儿的人。”

    吴暖暖又是咯咯一笑,那样子,甭提有多好看了。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聊了一会儿,刘浪的心算是彻底放进肚子里了。

    这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多鬼呀,真是自己吓唬自己。

    说来这吴暖暖也是一个奇葩,打小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因为长得漂亮,打小就受太多人的关注。

    而吴暖暖为人极为豪爽,内心跟外表完全不一样,上学后一门心思考警校。

    去年警校毕业之后,也如愿以偿的进入了刑侦大队,摇身从校花变成了警花。

    这种长相身材一级棒的女人,当然走到哪里都得花团锦簇喽。

    可是,吴暖暖个性十足,又极为叛逆,喜欢刺激,虽然受很多男人追捧,但根本不喜欢城市中的喧嚣浮华,有事没事就喜欢往山里钻,脱掉身上的所有束缚,以最原始的方式接近大自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