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九十五章 咬的真疼
  • 第九十五章 咬的真疼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那供香的烟气本来还是慢慢升腾着,突然间像是被大风吹起一般,四处狂舞着。

        而在插香的土里,正缓缓伸出一只小手。

        小手又黑又细,跟小玩偶一般,从土里钻出来,直接抓住那个布娃娃。

        刘浪吓得大气不敢喘一口,身体不自觉的瑟瑟发抖。

        他娘的,真有这种东西呀,光看着那模样浑身就发软,还干个屁架呀。

        刘浪心里直念叨着。

        朱涯此时还算镇定,睁着双眼,两只手结成一个奇怪的手决,口中依旧不停的念念有词。

        那只小手一把抓住布娃娃,不知使了什么力气,刺啦一下就将布娃娃撕成了数块。

        那块土慢慢隆起,猛然间从内部涨开,一个浑身赤黑、干枯犹如刚出生的小猴子一般的小东西,鱼跃水面一般瞬间钻了出来。

        “咯咯……”

        空荡荡的笑声让人头皮发麻。

        刘浪一听,顿时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暗叫一声:我的亲娘呀,这不是昨天晚上在医院里看到的那个小东西吗?

        小东西从土里钻出来,四处一张望,像是根本无视朱涯一般,竟然一眼就盯住了刘浪。

        刘浪哗啦出了一身的汗,心道:小东西,你、你看我干嘛呀?

        “刘浪,你的身上有你朋友的气味,你吸引鬼婴,我从背后偷袭它。”

        朱涯刷的站起身来,手中执着宝剑,警惕的盯着鬼婴。

        刘浪一听,顿时老大的不乐意,嘟囔了一句:“为什么又是我?”

        可是,此时已没有了其它的办法,眼见鬼婴已晃晃悠悠朝着自己跑了过来,刘浪赶紧从怀里掏出两张护身符,前胸后背一贴,急匆匆的念叨了起来。

        “操天道、化两仪,生阴阳、转乾坤,应赦令。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法由心生,生生不息。太乙天尊,急急如律令!乾坤无极,风雷受命;龙战于野,十方俱灭。太乙天尊,急急如律令!伏化天王,降定天一;天地玄黄,阴阳妙法。太乙天尊,急急如律令!天罗维网,地阎摩罗;慧剑出鞘,斩妖诛精;一切灾难化为尘。太乙天尊,急急如律令!”

        好不容易念完之后,刘浪心中也暗骂了起来:这谁写的咒语啊,这么长,费了多少脑细胞才记得住呀。

        刘浪汗流浃背,只觉两张护身符微微一热,身上有种舒畅的感觉。

        说话间,鬼婴已蹦到了刘浪的面前,忽然间伸出两只小手,咯咯一笑,就往刘浪的身上跳来,像是要让刘浪抱着一般。

        刘浪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顿时僵住了,像是一块石头一般,一动也动不了。

        “妈呀,死排骨,你干得好事,咋到头来还让我来受这个罪呀。”

        刘浪心里念叨着。

        鬼婴一下就跳到了刘浪的肩膀上,咯咯笑着,小手往前一伸,刺啦一下,在刘浪的脸上划出了一道小口子。

        “哎哟!”

        刘浪疼的尖叫一声,鲜血直流。

        鬼婴似乎感觉非常好玩,一看到鲜血,本来半闭着的眼睛猛然间睁开,露出了满是白色的眼仁,刚刚有点形状的小嘴竟然流出了黑色的液体,满是贪婪的垂涎。

        刘浪一看,顿时吓得三魂去了两魂,大叫道:“猪牙,你还等个屁呀。”

        鬼婴被刘浪的鲜血吸引住了,吧嗒了两下嘴,小嘴中伸出了一条长长的舌头,跟蛇信一般,慢慢舔向流出的鲜血。

        刘浪吓得眼都直了,想伸手将鬼婴拍下来,可又不敢动,只得怔怔的呆在那里。

        正在此时,朱涯终于动了。

        只见朱涯口中念念有词,手中飞速甩出几枚桃木钉,噗噗响了几声,分别飞到了刘浪的周围,直接钻进了土里。

        刘浪越紧张,身体越是哆嗦着不停,身上汗水跟不要钱似的滚了下来。

        刘浪实在忍不住了,伸手就去想将鬼婴拍下去,可是,刚抬起手来,那鬼婴的舌头忽然像是针一般哧的钻进了刘浪脸上的伤口处。

        “啊……!”

        刘浪疼得大叫一声,重重拍到了鬼婴的身上。

        鬼婴别看身体很小,却太过诡异。刘浪一巴掌拍过之后,不但没将鬼婴拍掉,反而感觉手中剧痛无比。

        刘浪低头一看,不知为何,手心竟然形成了一声熏黑,跟一块胎记一般。

        那块熏黑发着嗖嗖的寒气,直往刘浪的身体里钻。

        刘浪大惊失色,只感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重,身体也不听使唤的晃悠了起来,而唯一的感觉,就是胸前背后的两道护身符不断的散发着微微的热量,让刘浪保持着清醒。

        “刘浪!”

        朱涯脸色大变,似乎也没想到会如此,手中的宝剑往前一送,直奔鬼婴而去。

        鬼婴吱吱叫了两声,嗖的一下从刘浪的肩膀上跳了下来,朝着那个土坑窜去。

        可是,鬼婴刚跑了两步,身体忽然间像是被什么重击了一般,咚的一下摔倒在地。

        “哇哇……”

        哭声撕心裂肺的响了起来,恐怖异常,震得刘浪头皮发麻。

        刘浪努力支着自己的眼皮,隐隐看到周围散出淡淡的白光,正是那些桃木钉发出来的。

        朱涯急速念动着咒语,而那些桃木钉像是一柄柄利剑一般,疯狂的刺向被围在中间的鬼婴。

        鬼婴四处逃窜,可每碰到桃木钉所组成的阵法,都会被弹回来。

        啼哭声越来越弱,朱涯的额头上也滚出了汗来,可还是不停的念动着咒语,两只手成奇怪的姿势,不停的摆来摆去。

        太阳越来越高,慢慢从云中钻了出来,一道刺眼的光亮直射而至。

        “哇哇……”

        鬼婴痛苦的大叫了一声,瘦小的身体像是蒸发了一般,开始慢慢变得稀疏,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鬼婴却是完全消失不见了。

        朱涯长长出了一口气,飞身跑到刘浪身边,急叫道:“刘浪,你没事吧?”

        “没、没事?你让那小东西咬下试试……”

        刘浪感觉自己再也支撑不住,身体一下子瘫软到了地上。

        可不知为何,就在刘浪倒下的同时,天空中忽然咔嚓一声震响,一道炸雷瞬间劈了下来,正击到了土坑的中央。

        朱涯脸色大变,暗叫一声:“不好!”,背起刘浪飞速的往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