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九十三章 有些茫然了
  • 第九十三章 有些茫然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看着那个小东西跳上小推车,心里一紧,也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鬼使神差的竟然扑了上去,想要抓住那个小东西。

        小~护士的推车离刘浪不过三步之远,刘浪两步就冲了过去,飞身而起,还大叫道:“快,闪开!”

        刘浪的身体高高跃起,可谁知道那小~护士看到一个人影扑过来,双手一抖动,用力一推,反而把推车直接推了出去。

        刘浪收不住身子,正迎面扑到了小~护士的身上。

        ……

        一时间,小~护士哪里支持得住刘浪这一米八的个头,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正被刘浪压在了身下。

        “啊……!”

        一声尖叫响在了空旷的走廊里。

        刘浪猛然间清醒了过来,霎时间脸色涨红,想要解释,可嘴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身体用不上力,只好用手往上一撑。

        遭了,好像碰到不该碰的地方了。

        刘浪低头一看,我的天呀,这简直是制服的诱惑啊。

        小~护士终于急了,扯着嗓子叫了起来:“流~氓啊,耍流~氓啊……”

        排骨正回身要进病房,突然听到尖叫声,回头一看,却见刘浪正跟小~护士滚在了一起,那动作,太不雅了。

        刘浪这下是真慌了神了,小~护士的叫声,非把狼给引来不可。

        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刘浪借力跳了进来,两条腿跟全力发动的马达一般,撒丫子就跑了。

        奶奶的,这种事情有理也说不清,还是赶紧溜吧,再不溜,可真被按上了耍流~氓的罪名了。

        刘浪一口气跑出了医院,又跑了老远,找了一个偏僻的小巷子,终于气喘嘘嘘的停了下来。

        这每时每秒都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前狂奔,刘浪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朝着巷子外看了看,见没有人追来,刘浪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妈的,这也行?”

        想起刚才的情景,刘浪心里甭提有多尴尬了,可是,那小~护士,眼睛大,竟然胸部也那么大,啧啧……

        刘浪感慨了一番,猛然间记起来了,那个小东西,到底是什么呀?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刘浪感觉自己的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也慢慢扶着墙站了起来,又四处打量了一番,确保一切安全之后,才鬼鬼祟祟的从巷子里走了出去,打了辆出租车,直接回了出租屋。

        这一天折腾下来,还真是累得够呛。

        回去之后,身体一碰到床,刘浪就感觉自己的上眼皮跟下眼皮打起架来了。

        困啊,此时恐怕就算是有八百头牛拉自己,也不想起来了。

        刘浪感觉自己的倦意越来越重,将床单往上一裹,忽然一阵沁人心肺的香气钻进了鼻子里。

        刘浪一个激灵,意识也清醒了几分,才猛然记起白天的时候,一个裸女在这里躺过呢。

        转头打量了一下整个房间,韩美丽早就不见了,而韩晓琪的牌位前还点着燃烧了一半的供香。

        看来,这韩美丽离开这里也没多久。

        清醒了几分,刘浪也没时间去找韩美丽了。

        明天还有一场硬仗呢。

        既然要做准备,刘浪其实哪里知道该准备啥呀,自己唯一懂的那是那几道符咒。

        拿出黄纸,朱砂,照着符咒书,刘浪又画了三张定身符,三张护身符,三张驱鬼符,风干之后,揣到了怀里。

        可是,思来想去,刘浪还是感觉不太踏实,又多画了三张护身符,万一出啥问题,先保命要紧啊。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刘浪终于再也支撑不住,昏昏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咯咯……”

        一个笑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刘浪看到在一片灰蒙蒙的空间中,有一个小小的人影正在朝着自己慢慢走了过来。

        这里像是一片荒野,周围连棵树都没有,更是寸草不生。

        刘浪眯着眼睛朝那个小人影看去,像是一个小孩。

        小孩看起来只有十来公分,非常的小,可手脚都很齐全,只是浑身的皮肤有些发黑,长得也极为丑陋。

        刘浪有些好奇,没有动,歪着脑袋看那个小东西。

        小东西晃晃悠悠的,似乎还不太会走,走起路来都有点跌跌撞撞,眼见一不小心就会绊倒的样子。

        小东西每走一步,刘浪的心都跟着揪一下。

        “咯咯……”

        小孩的笑声非常的刺耳,走到离刘浪只有五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抬着小脑袋静静的盯着刘浪。

        刘浪越看越心奇怪,忍不住伸手去摸小孩的脑袋。

        可是,还没等刘浪弯下腰,那小孩忽然间哇哇大叫了一声,一张嘴,露出了又黑又尖的牙齿。

        刘浪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那小孩猛然间往上一窜,两条小腿盘住刘浪的脖子,嘎吱一口咬在了上去。

        “啊……!”

        刘浪尖叫一声,猛然间睁开眼睛。

        我靠,原来是个梦,奶奶的,可吓死我了。

        一摸额头,手上满是汗水,而身上也被溻湿了。

        怎么会做这种怪梦呀?

        刘浪摇了摇头,心有余悸的看了看时间,才刚刚早晨六点左右,天也刚蒙蒙亮。

        可是,刘浪却是再也睡不着了,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韩晓琪牌位着的供香已经燃尽,又续了三根。

        围着出租屋转悠了两圈,实在是无事可做,刘浪只好穿上衣服,稍微洗漱了一番,顺便将闫朝留下的那把小桃木剑也拿了起来。

        出了自己的房间,经过韩美丽的房间的时候,刘浪不经意的瞟了两眼。

        房门从外面上了锁,人显然是不在的。

        刘浪摇了摇头,心中暗想:看来,这个女人又出去卖肉了,哎,我还以为帮他从虎哥的手中挣脱出来,她就能改过自新呢,结果,哎……

        刘浪自顾自的叹着气,直奔公交站点走去。

        现在这个点儿,早班车早就有了。空气中散发着清新的味道,忙碌的人们也开始渐渐多了起来,一个个行色匆匆,为了生活奔波着。

        刘浪看着那些早起的人们,个个脸上挂着愁容,像是没有几个人的生活是幸福的。

        刘浪突然有些茫然,自己怎么跟这些东西扯上关系了啊?

        摇了摇头,刘浪轻叹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哎,马上要期末考试了,考完也就放假了,该找工作了。可是,这究竟做什么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