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大眼睛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虎哥根本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碰上刘浪,面露惊恐的同时,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这刘浪的手段虎哥可是清楚的知道,本来还鬼祟的表情立刻警惕了起来。

    刘浪嘿嘿一笑,故意往前走了两步。虎哥做贼心虚似的,又是后退了两步。

    “小、小哥,你,你怎么在这里啊?”

    “咋了,我为什么就不能在这里啊?”

    刘浪歪着脑袋,饶有兴趣的盯着虎哥,问道:“我倒是想知道,你为什么在这里?而且,我让你帮忙查的事情,查清楚了吗?”

    刘浪厉声说着,立刻就摆出一副恶霸的模样。

    这叫以恶制恶,刘浪虽然心性好玩,但这种装腔作势还真有点难为了。

    虎哥也不搭话,见势不好,转身就要往后跑。

    刘浪心中疑惑,大叫一声:“你敢跑。”

    咚!

    虎哥因为紧张过度,根本没有留意到后面就是一道墙,一头撞到了墙上,身体一个踉跄,重重摔倒在地。

    虎哥接着哎哟叫了一声,痛苦的捂着脑袋,在地上打了两个滚。

    刘浪看着虎哥这德性,差点没笑出声来。

    该!

    刘浪心里暗骂了一句,可还得表现得非常气愤,上前一把将虎哥抓了起来,大叫道:“你竟然敢跑,看来,上次我放你走是错了喽!”

    “不不不,小哥,没错没错,我、我其实就是来给你打听的。”

    虎哥连连摆着手,额头上很快就滚出了一脑门子的汗。刚才撞的脑袋,也慢慢肿起了一大块儿。

    虎哥痛的呲牙咧嘴,眼睛还瞟着刘浪,生怕他上前揍自己。

    刘浪听到虎哥的话,轻哦了一声,一撒手,将虎哥重重摔倒了地上。

    “说!我倒是想听听,你怎么个打听法啊。”

    虎哥颤巍巍的爬了起来,摸了一把冷汗,哆嗦道:“其、其实,我认识一个朋友,上次无意中喝酒的时候,我听他说他就在那个雁氏集团跑腿,上次也没仔细问,这、这次,就是想找他问问情况。”

    说这话话时,虎哥眼珠子骨碌骨碌乱转,观察着刘浪的反应。

    刘浪听罢,脸色也缓和了许多。

    “哦?那你跑什么呀?”

    “跑?不不不,哪里呀,我根本没跑,刚才,只是脚下滑了,呵呵,呵呵。”

    虎哥使劲挤出一丝笑来,可那笑的模样,却比哭都难看。

    刘浪也不想再细追究,眼见只有一个多小时就九点了,也懒得跟虎哥废话,哼了一声,道:“好,如果你敢骗我,小心你的狗命。”

    说完,刘浪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刘浪离开的背影,虎哥脸上的笑容也慢慢僵在了脸上,朝着地面上就啐了一口。

    “呸!臭小子,我虎哥在这条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你还以为真怕你呀,哼,等着瞧。”

    虎哥伸出手来轻轻碰了碰头上的大包。

    “哎哟,沟日的,真他娘的疼啊。”

    虎哥捂着那个大包,接着就拐进了巷子里,径直去了那间挂着‘发廊’俩字的小屋。

    虎哥轻车熟路一般,连门都没敲,进去之后直接问道:“疤哥在哪儿?”

    那几个坐在沙发上的小姐似乎也认识虎哥,其中一人指着其中一个房间,说道:“那里。”

    虎哥点了点头,嘴角轻轻一勾,对着那个小姐说道:“把小丽给我叫来,直接到疤哥的房间就行。”

    说完,虎哥银邪的笑了笑,走进了那个小偏房。

    刘浪好不容易找到了公交站,又过了十多分钟才等到了公交车。

    好在刘浪现在待的地方离东山医院也不远,可等刘浪到了医院的时候,也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刘浪给排骨打了个电话,按照指示找到了林弥月所在的房间。

    可不知为何,当刘浪刚靠近那个病房的时候,忽然间感觉周围的空气有些阴冷,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

    “奇怪,这种感觉,怎么跟碰到鬼似的呀?”

    刘浪暗自嘀咕了一句,左右看了看。

    病房的两边都是走廊,这个点儿走廊里的人都很少了,只有几个护士还在来回忙活着。

    刘浪正对着病房门,左手边有个护士推着小车正朝这边走了过来。

    刘浪看了看那个护士,一身白色的护士装,嘴上戴着口罩,可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一般,眨巴了两下,长长的睫毛犹如蝴蝶的翅膀似的,极其漂亮。

    哎,很多人都说护士长得漂亮,看来这句话说的还真没错,光看这个小沪士的眼睛,就能肯定绝对是个大美人。

    刘浪心里想着,眯了眯眼睛,偏着脑袋正想仔细看看。

    正在此时,那个小车子上忽然间像是什么东西动了两下,接着跳到了地上。

    刘浪一惊,朝着地面一看,啥也没有。

    “嗯?真是奇怪了,刚才好像有东西掉下来了吧?”

    眼见小沪士走了过来,刘浪连忙走上前去,笑嘻嘻的问道:“美女,你刚才掉东西了吧?”

    小沪士抬起头来,狐疑的看着刘浪一眼,摇了摇头,声音生硬的说道:“同志,这里是医院,如果你没有什么事,请尽快离开,病人需要休息。”

    我靠,真够臭屁的,听这小沪士的口气,她还以为自己要泡她呢。

    看到小沪士一副冰冷的模样,刘浪心里就来气,心道:哼,就算你长得再漂亮,老子还真不稀罕,不过……

    刘浪嘴角一勾,嘿嘿笑着,正想上前调戏一下小沪士。

    “咯咯……”

    正在此时,走廊的另一头突然传来咯咯的笑声,像是小孩子一般。

    刘浪的脑袋猛然间一麻,飞速的转头一看,哪里有半个影子啊,还是什么都没有。

    不对啊?难道听错了不成?

    刘浪心里突突急跳了两下,也忘记去调戏人家小沪士了,转头一脸正色道:“护士同志,你、你刚才听到小孩子的笑声了吗?”

    那个小沪士听到刘浪的话,使劲挖了他一眼,道:“神经病!”

    说完,人家连理都不再理会刘浪,而是推着车子继续往前走,进了隔壁的一个病房。

    刘浪一脸的郁闷,正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听错了,搔了搔脑袋,刚想推开林弥月病房的门。

    那扇门突然间被从里面打开,迎头跑出一人。

    “刘浪,你看到什么东西了没?”

    那人竟然是朱涯。

    只见朱涯表情严肃,边问着刘浪,双眼左右打量着,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