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十七章 得找高人啊
  • 第八十七章 得找高人啊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心里咯噔一下,听着排骨的话,脸上也慢慢阴沉了起来。

        虽然自己在抓鬼方面只有半把刷子,但接触的多了,自然也会了解一些事情。怪不得排骨这副模样呢,他根本不敢跟别人说。

        排骨一边哭,一边呜呜噜噜的说着,口齿都有些含糊,可是,刘浪还是听出了一个大概。

        排骨就在出院之后,跟林弥月的感情也很快升温,俩人自然而然的就住到了一起。

        刘浪这段时间事情太多,自从上次搞定了柳嫣之后,几乎很少就去课了。

        刘浪只是听说李枫被抓了起来,教导处主任换人了。

        眼见就快要放暑假了,反正没有人可以要挟着自己,而且自从知道这个世界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之后,刘浪渐渐感觉其实一切都无所谓了。

        排骨跟林弥月住在一起之后,第一次就中奖了。

        当时两人兴奋中带着担忧,可最终还是不敢将小孩生下来,便悄悄用药物搞掉,偷偷扔到了东山职业学院的后山上。

        谁知道,那个后山离西山墓园根本不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他们将小东西扔掉的那天晚上开始,两人都在做着同样一个梦。

        梦中有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孩,呲着尖牙,张着小手,眼中没有眼仁全是眼白,非要让排骨跟林弥月偿命。

        两人刚开始只是有些害怕,也没往心里去,可是,相互一说,竟然梦境中见到的东西一模一样,跟真的一般。

        当时两人就有点傻了,心里也开始忐忑了起来。

        结果,没几天,林弥月就开始生病了,去到医院里根本查不出什么结果。

        这下排骨急了,便想起了刘浪。在排骨的意识中,刘浪是自己认识的人中最有可能帮助自己的人。

        “咕咚……”

        听完排骨的话后,刘浪端起扎啤,一口闷了半杯,手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刘浪铁青着脸,盯着排骨,压低声音问道:“排骨,你是不是怀疑有什么脏东西啊?”

        排骨脸皮已经涨红,虽然说话不太利索,可意识还很清楚。

        “浪、浪人刘,你、你知道什么?”

        刘浪摇了摇头,颇有些无奈的说道:“排骨,我现在不清楚,但照你这么说,可能真是脏东西,如果真有,你信吗?”

        排骨猛然间哆嗦了一下,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刘浪,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浪人刘,我、我本来也不相信,可是,现在……”

        刘浪明白了,这种东西,谁说都没用,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了,由不得你不相信。

        刘浪心里却犯愁了。

        如果真是有脏东西的话,极有可能是那个小东西在作祟。

        可是,自己对这一块根本就不熟悉,万一一个不留意,反而会弄巧成拙。

        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个高人,帮自己看看。

        刘浪想来想去,终于想到了一个人,朱涯。

        对朱涯的本事,刘浪可是亲眼所见。刘浪还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朱涯对付不了东西。虽然刘浪感觉朱涯有时候很臭屁,但人家本事在那里摆着,高人自然有高人的待人处事方式嘛。

        想到这里,刘浪心里也有了底了,点了点头,道:“排骨,我不会让你跟林弥月有事的,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你等我消息。”

        说着,刘浪就站起身来。

        排骨一看急了,刚想站起来,可腿一软,扑通一下又坐了回去,还差点从凳子上跌了下去。

        “喂,浪人刘,还、还没吃饭呢。”

        “吃什么饭啊,跟我还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不至于。”

        说完,刘浪头也不回的走了。

        朱涯别看是个高人,可却连个手机都没有,要找朱涯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找欧阳清织。

        可自从上次欧阳清织将自己赶下车后,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

        刘浪犹豫了半天,还是拿起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电话里传来了一阵盲音。

        “怎么回事?清织到底怎么了?上次说话那般古怪,而且,似乎……”

        刘浪之前并没有细想,现在仔细一琢磨,便感觉好像真有事发生了。

        刘浪连忙又拿起了电话,“喂,老熊,问你个事。”

        电话那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浪人刘啊,干嘛呀,最近也不见你上课,是不是有啥事啊?”

        老熊好像正在做运动。

        刘浪没有理会老熊的问话,而是直接问道:“老熊,我问你个事。”

        “什么事,说吧。”

        “最近我们班的欧阳清织上课了吗?”

        “欧阳清织?”

        老熊显然一愣,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怎么,你不知道吗?欧阳清织好像请假了,说是家里有事,怎么?难道你跟她有一腿?”

        “行啦,别扯淡了,快玩你的吧。”

        刘浪心里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难道,欧阳清织也出事了?

        电话那头老熊似乎还想八卦两句,刘浪已完全没了心情,嘱咐老熊多留意间排骨,别让排骨出事,便匆匆挂了电话。

        老熊似乎非常的纳闷,那排骨被爱情滋润着,怎么刘浪就突然提起来了呢?

        老熊这人一运动起来,血往脑部供应的就少了,有点儿大条儿,也没放在心上。

        挂了电话之后,刘浪还是决定自己去趟奔腾建业,找朱涯。

        因为之前欧阳清织带着自己来过这里,这次刘浪倒也轻车熟路,搭了个公交车,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奔腾建业的办公大楼。

        在奔腾建业的大门口转悠了老半天,刘浪一时不知该如何进去。

        门口的俩保安一直盯着刘浪,看着刘浪其貌不扬的样子,相互一对视,正要朝着刘浪走过来。

        “哟,这不是刘浪吗?你怎么来了啊?”

        正在此时,一个笑嘻嘻的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刘浪回头一看,竟然是奔腾建业马有才的儿子,马小帅。

        一看到马小帅,刘浪心里的石头扑通一下就落地了。

        刘浪连忙迎了过去,笑呵呵的说道:“马公子,你好你好!”

        那两个保安看着刘浪跟马小帅似乎很熟的样子,连忙变了副嘴脸,对着马小帅恭恭敬敬的说了句:“副总好!”

        说完,两人便退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