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十九章 超度咒(第四更)
  • 第七十九章 超度咒(第四更)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有点愣住了,这个雁东的名字听起来好像有点熟呢?

        不对,不但听过,好像还见过呢。

        雁东?这个家伙不是曾经追过何诗雅的那个男人吗?

        刘浪终于想起来了,有些难以置信,心中却是一百个不爽。

        他奶奶的,什么破雁氏集团,有钱就可以这样肆意妄为啊,竟然可以泡这么多的妞,关键是还把妞泡死了,自己竟然还逍遥法外。

        想及此处,刘浪双拳捏得嘎巴乱响,气愤的对着红衣女鬼叫道:“那个狗东西,好,我一定帮你!”

        “刘浪,过来,我教你超度咒,你帮她超度。”

        刘浪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忽然听到女鬼韩晓琪的声音响了起来。

        刘浪偏头一看,见女鬼韩晓琪正一脸严肃的盯着自己,心里顿时慌了。

        “咋?真让我超度?”

        “快点,小心她反悔。“

        看着刘浪的样子,女鬼韩晓琪一脸的焦急,一只眼睛盯着红衣女鬼,另一只眼睛捎带着刘浪,嘴角轻轻一动,急急的念道: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枪殊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叨命儿郎,跪吾台前,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贱,由汝自召,敕就等众,急急超生,敕就等众,急急超生。

        念这些时,女鬼韩晓琪并没有任何动作,可是,脸上却显得有些痛苦,而且,脸色也有些苍白。

        刘浪一看,顿时急了,心道:你可别再晕了,我还是赶紧的吧。

        刘浪连忙跑到女鬼韩晓琪的身边,一把抓住她的小手,急切的说道:“好好好,韩美女,你不要硬撑了,我来念,我来念。”

        “不行,光念超度咒是不够的,你必须要配合上手决。”

        说着,女鬼韩晓琪忽然间伸出手来,将自己的右手食指扣在左手手心,然后将另外三指呈现出一个弧度,以八卦的方位慢慢旋转。

        “刘浪,念动口决的时候,一定要配合这个手决,否则,超度咒不但不会生效,而且极可能会将她永堕地狱,再也无法轮回。”

        女鬼韩晓琪说的一本正经。

        刘浪本来还抱着玩闹的心态,可听到韩晓琪这么一说,心立刻提到嗓子眼了,“那、那我万一不行……”

        “没有什么不行的,这里除了你,再也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

        女鬼韩晓琪说着,神色紧张的盯着红衣女鬼,说道:“刘浪,这是唯一一次机会让她轮回,如果错过了,不但会加重她的怨念,而且她再也无法重投轮回,到那时,恐怕就连我也对付不了了。”

        我的天呀,如此重任怎么一下子就压在了我的肩膀呢。

        刘浪回头看了看依旧昏迷的韩美丽,再看看韩晓琪,一个是昏迷的女流之辈,一个是不能使用道术的女鬼。

        刘浪使劲咽了一口唾沫,终于正色道:“好,来吧。”

        红衣女鬼的身影越来越淡,正漂浮在墓碑的前面,神色也安详了很多,可依旧睁着眼睛,直直的盯着刘浪。

        “我信过一次男人,决定不再相信男人。可是,这一次,我决定再信一次,不要让我失望……”

        红衣女鬼表情非常的平静,无惊无澜。

        刘浪却是心惊肉跳,对女鬼韩晓琪的身份愈加怀疑。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红衣女鬼似乎与女鬼韩晓琪关系匪浅,正因如此,女鬼韩晓琪才有本事解开红衣女鬼身上的煞气。

        刘浪将韩晓琪教的手决反复练习了三遍,感觉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又默默念叨了三遍超度咒。

        不知为何,对于其它的符咒刘浪总是记不住,可是,对于这超度咒,刘浪竟然很快就倒背如流了。

        “难道,我天生就是大善人不成?”

        刘浪心里这样想着,眼见那红衣女鬼本来暗淡的身影不知为何突然再次浓重了起来。

        “不好,附近还有其它的男人。”

        女鬼韩晓琪脸色大变,对着刘浪喊道:“刘浪,你一定要挺住,我想办法对付那个男人,千万不能再让她有任何暴虐的倾向,实在不行,就强行动用超度咒!”

        说完,韩晓琪犹如一阵风一般,嗖的朝着远处飘了过去。

        “喂,韩美女,别、别留下我……”

        话还没说完,韩晓琪的身影已消失不见。

        刘浪郁闷了,一到关键时刻,这个韩晓琪就掉链子。

        不行不行,听韩晓琪的意思,只有超度了才能安心,否则,如果红衣女鬼再次变煞的话,第一个要玩死的人,肯定是自己啊。

        刘浪抬起手来,往自己的额头摸了一把,嘀嘀嗒嗒的竟然全是汗水。

        这次,刘浪是真的有点拿捏不住了。

        不管了,先试试。

        刘浪抬起双手,结起手决,在手决转动的同时,嘴里也不停的念叨着:“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

        还未念完,红衣女鬼突然间尖叫了一声:“又是一个负心汉!”

        身影周围竟然像是燃起了红色的火焰一般,慢慢汇聚到红衣女鬼心脏之处。

        啊,这、这难道又是要变煞的节奏吗?

        刘浪手一哆嗦,那本已熟练的手决跟着偏差了半分。

        就是这半分,刘浪只感觉周围的空气猛然间突降了几度。

        阴冷,这种感觉是阴冷。

        刘浪暗暗叫苦,眼见红衣女鬼再次变得狰狞,刘浪大叫一声:“并不是所有男人都是负心汉,你不要再错下去了。”

        红衣女鬼一怔,咯咯笑了两声:“不是?咯咯,天底下难道真有不负心的男人?咯咯,如果真有,你就剖开自己的心脏,如果是红的,我就相信你。”

        “啥?剖、剖心脏?”

        我靠,好你个阴毒的家伙,你以为我比干呀,心可以挖出来玩。

        刘浪眼见红衣女鬼就要恢复之前的模样,而且似乎比之前更加厉害了。

        不行,如果这次再不能解决掉红衣女鬼,以后恐怕就更难对付了。

        死就死了,拼了。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敕就等众,急急超生!”

        一口气念完超度咒,刘浪已是汗流浃背,手决猛然间点起,正指向红衣女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