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十一章 怎么会有关系
  • 第七十一章 怎么会有关系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欧阳清织并没有直接回答马有才的话,而是极具深意的瞟了朱涯一眼,微微一笑,问道:“马叔叔,我想跟您单独聊聊,不知可不可以啊?”

        刘浪一听,心中顿时老大的不乐意,心想,这清织搞什么名堂啊,竟然还真背着我说什么事?

        可是,心里虽然不情愿,但刘浪还是走到朱涯的身边,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嘿嘿笑道:“朱大师,那既然这里不方便,我们先出去呗?”

        其实,刘浪也一直想单独找个机会跟朱涯好好聊聊,请教一点抓鬼的知识。

        而且,上次自己将红衣女鬼给放走了,结果怎么样还不知道呢,正好趁这个机会,问一下朱涯。

        朱涯也没吭声,似乎并不以为意,站起身,径直往外走去。

        刘浪连忙跟上,叫道:“喂,猪牙,你慢点,又没人催你……”

        刘浪这种人就是自来熟,跟朱涯不过了见两三次面,却跟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似的。

        连马有才的眼中都有些好奇,那样子像是在说:“这小子,竟然还认识大师?”

        刘浪不知道欧阳清织跟马有才在屋里说啥悄悄话呢,却是跟着朱涯到了外面。

        办公室的外面还有一间会客厅,隔音效果也很好。

        会客厅里有一张U字形沙发,包围一张茶几。

        朱涯直接坐到沙发的一边,一招手,从外面进来一个身穿正装,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女孩。

        女孩化着淡淡的装,看起来比刘浪大不了几岁,白衬衣,黑西装,一进屋就客气的问道:“朱道长,刘先生,你们好,请问要喝点什么?”

        “咖啡!”

        朱涯冷冷的回了一句,那个女孩点头微笑,看向刘浪,问道:“那刘先生呢?”

        “我?”

        刘浪看着女孩,扎着头发,长得倒也俊俏,忍不住想要聊两句,忙站起身来,笑道:“你好你好,你咋知道我姓刘的呢?嘿嘿,美女,不知道你叫啥名字啊?”

        还真别说,女孩看起来顶多比刘浪大上一两岁,可胸前白衬衣的扣子竟然绷得紧紧的,发育的极其完美,甚至打眼一看比欧阳清织的都要大。

        “哦,我是马总的秘书陈小深,您叫我小陈就可以了,刘先生您是马总的客人,我们自然要知道您的贵姓。”

        陈小深说话时,习惯性的将两只手轻轻攥在一起,一看就是经过专业训练过的。

        “陈小深?嗯,好名字。”

        刘浪点了点头,正想再聊两句,却见陈小深又是一躬身,问道:“刘先生,请问您需要喝点什么吗?”

        “哦,好好好,也跟他一样,来杯咖啡吧。”

        刘浪瞅了朱涯一眼,连忙说道。

        可刘浪对这种东西也不懂,而且极不喜欢喝咖啡的苦味,但为了显出自己不那么老土,以前听别人说过咖啡不加糖才能显出自己的口味,便连忙又补了一句:“对了,陈美女,咖啡不加糖啊!”

        “好的,刘先生。”

        陈小深转身离开。

        看着陈小深的背影,刘浪又忍不住浮想联翩了。

        嘿嘿,秘书,是不是传说中那种可以让老总秘密舒服的尤物呢?

        刘浪的双眼一直盯着陈小深的背影,直到陈小深转出去看不见才肯将目光收回来。

        一旁的朱涯似乎看不下去了,冷哼道:“哼,被女鬼缠住的人,竟然还有心情欣赏女人。”

        刘浪本来心情很好,乐滋滋的左看右瞧,猛然间听到朱涯这句话,瞬间愣住了。

        僵硬的转过头,刘浪的表情极为夸张,睁大了眼睛问道:“猪牙,你、你说什么?什么被女鬼缠上了?”

        “哼,虽然那只女鬼道行不浅,而且身上的阴气也非常稀薄,但终究是只鬼而已,小子,你还真行啊。”

        朱涯话里有话,刘浪越听越不对劲。

        这家伙明显是在说女鬼韩晓琪嘛,可是,他怎么能知道的呢?

        “猪牙,有话你说清楚点,我知道你有本事,可整天装得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装给谁看呀,你到底想说什么?”

        刘浪有些急了。

        朱涯并不理睬刘浪的激动,反而将身体往沙发上一靠,将两只手揽住自己的后脑勺,饶有兴趣的看着刘浪。

        “哎……”

        朱涯长长叹了一口气,眼神中带着几丝玩味。

        刘浪被朱涯看得毛骨悚然,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凑到朱涯身边,压低声音问道:“猪牙,你到底看出什么来了?”

        “呵呵,我看出什么来了?”

        朱涯又瞟了刘浪一眼,继续说道:“我还以为某人整天吆喝着抓鬼,自己有多大本事呢,原来什么都不知道。”

        “猪牙,朱大师,朱天师,你到底想说什么?快急死我了啊。”

        这下,刘浪知道跟朱涯硬碰硬是讨不到半点好处的,语气也软了下来,他隐隐感觉,这个朱涯似乎知道点什么。

        刘浪一脸期待的盯着朱涯。

        正在此时,咚咚响起了敲门声,刘浪转头一看,却见陈小深已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进来。

        咖啡飘着淡淡的白雾,热气腾腾,散发着特有的******的香气。

        “道长,这杯是您的口味的,重糖。刘先生,这杯是您的,不加糖。”

        陈小深弯腰将两杯咖啡放下……

        这次刘浪本来没想看,可……

        哎……罪过罪过啊!

        刘浪的好奇心被朱涯给调起来了,此时也没心情跟美女聊天了,说了声谢谢,连忙又问朱涯:“猪牙,您是大师,有本事,我刘浪最佩服您了,快点,告诉我,好不好?”

        听那语气,都带了一丝祈求了。

        陈小深见两人似乎有话要说,直起身子便退了出去,整个会客厅只剩下刘浪跟朱涯了。

        朱涯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白了刘浪一眼,问道:“怎么,难道你真没发现,那只逃走的红衣女鬼跟你身边养的那只女鬼,有莫大的关系?”

        “什、什么?你,你说什么?”

        刘浪刚端起咖啡喝,嘴唇刚碰到咖啡,一听到朱涯这话,吓得手一哆嗦,差点将咖啡洒了出来。

        “啊……”

        刘浪低叫一声。苦味同时钻进了刘浪的脑海,夹杂着热气,牵引着刘浪紧张的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