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十九章 真有问题
  • 第五十九章 真有问题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办公室里其它的老师显然已听到了两人的争吵声,尤其是那个长得跟凤姐似的女老师,探着脑袋就往外瞅。

        刘浪瞄了一眼,也顾不得何诗雅一脸的怒气,上前一把抓住她的小手,拽着她就向厕所拉去。

        何诗雅顿时急了,涨红了脸,边挣扎着边大叫道:“刘浪,你、你想干嘛?快松开!”

        “何老师,我真有事,你小点儿声,别人听见不好。”

        何诗雅看着办公室里有人探出了脑袋,立刻闭上了嘴。

        那些老师似乎在观察这个美女老师跟自己的学生搞啥呢?

        师生恋在学校里绝对是劲爆的话题,虽然学校没有明令禁止,而且在目前物质文化高度开放的时代,也不会将这种关系扭曲。

        可毕竟何诗雅是整个学校里面的大众情人,如果是那个凤姐女老师,就算去搞八百次师生恋,恐怕也没人会关注的。

        何诗雅不说话了,被刘浪的大手抓住,拉进男厕之后,咚的将厕所的门关了上。

        刘浪一把门关上,立刻感觉气氛有些诡异了。

        只见何诗雅穿着一件蕾丝绣边的白衬衣,在刚才挣扎的时候,竟然炸开了一个扣子。下身穿着黑丝紧身袜,高挑的性感美腿在短裙之下左右摆动,看得刘浪使劲咽了一口唾沫。

        这、这咋搞得跟要非礼似的呀。

        何诗雅见刘浪一直盯着自己,立刻抽出小手将环胸抱住自己。

        “刘浪,我是你的老师,你想干嘛?”

        “额……”

        刘浪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抬起头来,擦了一把口水,极为不舍的将目光收回来,看着何诗又惊又恐的美丽脸蛋。

        还别说,就算何诗雅比刘浪大上三岁,但那张漂亮的脸蛋依旧跟能挤出水来一般。

        只见何诗雅画着淡妆,弯眉犹如月牙一般,性感的小嘴浮着淡淡的红色,透着勾人锁魄的诱惑。

        何诗雅脸上虽然有些憔悴,可依旧挡不住那极具风韵的女人味。

        哎,天下为什么会有如此祸国殃民的女人啊?

        刘浪看着何诗雅一脸警惕的样子,连忙后退了两步,慌乱的解释道:“何、何老师,我找你真是有事,没有别的意思。”

        呵呵,刘浪倒是想有别的意思,可是……

        哎,说多了全是泪啊。

        何诗雅抿了抿嘴,似乎意识到刘浪并没不是想强行那啥自己,慢慢将手从自己的胸前放开。

        刘浪的两只眼睛立马直了。

        “刘浪,别以为你帮过我就可以为所欲为,我是你的老师,你最好放尊重点。”

        何诗雅终于恢复了镇定,盯着刘浪,俨然一副训斥学生的老师模样。

        “咳咳,何老师,我今天来找你,只是想问你点儿事,真没其它的意思。”

        刘浪连连摆手,他本来还想多解释一下何尚的事情。

        可万一一开口,何诗雅根本不听,转身就走,那就麻烦了。

        何诗雅听到刘浪的话,口气也缓和了一点儿,说道:“有什么事,快点说,我现在不想跟你有任何关系!”

        何诗雅说的很冷,可刘浪怎么听,却听不出拒人与千里之外的感觉。

        刘浪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挠了挠脑袋,犹豫了一会,两只眼睛使劲贪婪的瞅了一眼何诗雅,说道:“何老师,我想问一下,您知道李主任住在哪儿吗?”

        “李、李主任?”

        何诗雅一怔,显然没料到刘浪找自己是因为这个事情。

        不知为何,本来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此时忽然间低下了头,目光有些躲躲闪闪。

        可是,就在何诗雅低头一刹那,何诗雅立刻发现了问题,连忙缓乱的将扣子扣上,声音却跟蚊子哼哼一声小了。

        “你、你问这个干什么?我、我哪里知道?”

        刘浪看着何诗雅手忙脚乱的样子,心里竟然莫名有些失落,暗暗叹了一口气。

        “何老师,我听说前两天你还见过李主任,人命关天,希望您告诉我啊。”

        刘浪也终于恢复了理智,说话的口气也生硬了一些。

        何诗雅忽然间抬起头来,眼神中闪过一丝茫然。

        “刘浪,你说什么?什么人命关天啊?”

        “不是,何老师,真的,有些事情我没法跟你说,现在,我急需要知道李主任住的地方。”

        听到刘浪这话,何诗雅不知为何,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跟熟透的苹果一般。

        “他、他好像住在风临小区。”

        何诗雅结结巴巴的说着,刚一说话,似乎意识到有什么问题,竟然连忙抬起头来,慌慌张张的解释道:“不是,不,刘浪,我那天只是感觉郁闷,正好碰到了李主任,只是进去坐了坐,什么都没有发生的。”

        何诗雅跟做错事的小孩子一般,紧张的解释着。

        刚说完,何诗雅心里却感觉自己有些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跟他解释啊?

        是啊?她为什么要跟我解释这些啊?

        刘浪本来还有些醋意盎然,可不知为何,看到何诗雅紧张解释的样子,心中莫名一动,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什么都没有发生?”

        “没有没有,那天李主任脸色非常的难看,说是自己碰到鬼了,我、我……”

        “什么?何老师,你说什么?”

        刘浪本来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可突然听到何诗雅的话,大脑中的神经立刻绷紧了,身体跟条件反射般一下弹到何诗雅的面前,两手抓住何诗雅的肩膀,直勾勾的盯着她。

        何诗雅被刘浪突然的反应吓了一跳,竟然也忘了反抗,只是满脸的疑惑:“怎、怎么了?”

        “何老师?你快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主任都跟你说过了什么?”

        “李主任,他、他好像说自己做了错事,被什么女鬼缠上了。具体什么事情我也弄不明白,反正,他有点不正常,尽说胡说。我那天精神也不好,根本没将他的话往心里去,随便安慰了两句就离开了。”

        何诗雅战战兢兢的说着,此时,宛然一个受了惊的小兔子一般,被刘浪按在厕所的墙上。

        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零点零一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