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引蛇出洞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引蛇出洞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林汐惊恐的不敢上前,慢慢蜷缩回铁笼的中间,脸上身上的异变也一点点恢复了正常。

        何柏海笑得越来越厉害,有人拿着蜡烛走了进来。

        何柏海一把抢过蜡烛,满脸狰狞的走到琶月的铁笼面前,一挥手,用阴火点上蜡烛,然后将手伸进铁笼内,一把扯掉了琶月的衣服。

        白皙的皮肤瞬间暴露在外面。

        何柏海咽了一口唾沫,脸部的表情已经扭曲:“嘎嘎,人长得漂亮,连皮肤都这么好,唯一可惜的却是那个琵帅不知所踪,不然我可以坐享四大美人儿,再加上一个妖族美女,哈哈,恐怕连穴槐师都没有这种待遇吧!”

        琶月脸色煞白,惊呼一声,两手紧紧抱着胸口。

        何柏海不为所动,似乎看到琶月的表情,反而愈发兴奋,慢慢凑上前,将蜡烛油缓缓滴到了琶月的身上。

        叮!

        一声清脆的响声,琶月惨叫一声,吓得使劲往后退了退,浑身不停的瑟瑟发抖。

        而滴在皮肤上的蜡一点点吞噬着琶月的皮肤,慢慢形成了一片红肿。

        琴瑟二帅见此,同样尖声叫了起来:“何柏海,你不得好死!”

        “快点放开琶月,否则我们定然将你千刀万剐!”

        何柏海根本不为所动,哈哈大笑着,听到他们的咆哮声,越笑越癫狂:“不用着急,一个个慢慢来,一会儿你们都会尝到这种滋味的。”

        说着,不忘回头看了一眼同样惊恐万分的林汐:“妖族小丫头,还有你,我给你时间考虑,如果在我玩完她们之后你还没有考虑清楚的话,别怪我也不对你客气了!”

        “哈哈,哈哈,来吧!”

        何柏海一把将铁笼的门打开,一只手抓住琶月的头发,将她从里面拖了出来,不停的拳打脚踢,一点点将蜡油滴在琶月的身上。

        ……

        天荒不老城外。

        琵香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脸色愈发的难看,连声音也颤抖了起来:“主……主人,我……我心慌。”

        “心慌?”

        刘浪一愣,回头看了一眼琵香,眉头轻轻一皱:“怎么回事?”

        琵香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感觉我的姐妹们出事了。”

        “出事了?”

        刘浪大惊,“那你能感觉到出什么事了吗?”

        琵香又是摇头,可显然紧张不已,粉拳紧握,娇躯也跟着微微颤抖了起来。

        正在看着城门口,等待刘浪回答的姜维显然也看到了琵香的异常,开口道:“这位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孪生姐妹?”

        刘浪一怔,扭头看了一眼姜维:“你想说什么?”

        姜维道:“我追随丞相多年,不但修得八卦阵法,还学习了一些相术与星术,观这位姑娘气色有异,似乎同行之中育有四人,是为四个孪生姐妹。”

        “这种人之间眉宇间有着一种淡淡的气,普通人根本看不出来,但我却可以看得出。”

        “在其它人出现意外时,这种气就会发生紊乱,让人神不宁。”

        说罢,姜维顿了顿,反问道:“对不对?”

        刘浪不禁张大了嘴巴,惊讶不已。

        竟然全中。

        看来,自己想方设法将姜维留在自己身边,绝对是个正确的选择啊。

        琵香似乎也惊讶于姜维的眼力,连忙问道:“那……那你知道怎么找到她们吗?”

        姜维淡淡的一笑:“引蛇出洞。”

        “何为引蛇出洞?”

        刘浪也有些疑惑地问道。

        姜维解释道:“这种感应对于孪生姐妹间的距离越近,感应也越强烈,据我观察,如果没错的话,这位姑娘的姐妹应该就在天荒不老城。”

        “姑娘眉宇间隐气下坠,而对方极有可能就在地下。”

        “整个天荒不老城能在地下游刃有余的,只有天荒堂。”

        “天荒堂?”

        刘浪跟琵香都大吃一惊,异口同声问道:“你的意思是,天荒堂的人抓了她们?”

        饶三变似乎也惊讶于姜维的本领,一直在一旁没吭声,听到姜维的话后,立刻表态道:“我知道天荒堂的一处据点,要不我带你们去吧?”

        姜维一摆手:“不可,这样只会打草惊蛇,唯今之计,最好的不是去找他们,而是引蛇出洞。”

        饶三变见自己被姜维反驳了,不禁冷哼一声,似乎有些不服气,哼哼道:“引蛇出洞引蛇出洞,那你小子有本事说说,怎么个引蛇出洞法?”

        姜维表情淡然,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指了指那道城门道:“其实很简单,杀!”

        饶三变不解:“杀什么杀?这些是穴槐师的人,杀了又有什么用?”

        “呵呵。”

        姜维抱着膀子,呵呵一笑,摇了摇头,却不再吭声了。

        饶三变见此,勃然大怒,刷的一下抽出自己的阴罗锤,瞪眼吼道:“牛什么牛,一个上品鬼将而已,如果不是看在前辈上的面前,我魑……”

        饶三变刚想耍自己魑帅的威风,突然想到自己早就不是什么狗屁魑帅了,只得惺惺的摇了摇头,改口道:“我饶三变想要杀你,简直易如反掌!”

        姜维轻笑一声,眼神中露出一丝鄙夷:“莽夫之举,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也依旧只是一个莽夫!”

        “什么,你他娘说什么谁是莽夫!”

        饶三变嗷嗷叫着,举起阴罗锤就冲向姜维。

        刘浪见此,眉头一紧,怒声喝道:“饶三变,够了!”

        说着,一抬手,一道阴气凝结而出,迅速缠住阴罗锤。

        饶三变面色大变,急忙勒住马,粗声粗气的叫道:“前辈,你也看到了,这小子……”

        刘浪此时根本不想听饶三变废话,一摆手,转头看向姜维:“你的意思是,我们冒充天荒堂的人,去杀穴槐师的人,这样逼着穴槐师的人去找他们,逼他们显身解释?”

        姜维目光一闪,本来以为刘浪是一个莽夫,没想到他竟然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计谋。

        嘴上虽然不说,但姜维的心中还是起了一丝赞许,点头道:“对,这件事既然是天荒堂所为,你又想对付天荒的话,其实很简单。”

        “说。”刘浪也不客气道。

        “八卦石头阵。”

        姜维淡淡道:“当时我已调查过天荒堂,他们在外面的出口足有一百零八个,但只要我摆上这八卦石头阵,便可将他们困在阵中,就算他们想要逃走,也没有办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