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筹谋
  •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筹谋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杀戮,只是单方面的纯粹杀戮!

        那些鬼差在五鬼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只有把自己的后背贡献给五鬼,可人家五鬼却没有丝毫怜悯之心。

        边杀着那些鬼差,五鬼的嘴里也没闲着。

        “五鬼上将,嘎嘎,我要当五鬼上将的上将!”

        “就是就是,不想当玄鬼卫老二的阴伏鬼,不是好的阴伏鬼!”

        “不要跟我抢,这些鬼差全是我的了,我要杀!!!”

        整个玄鬼卫是守护阴冥皇族的唯一卫队,而童家世代是这玄鬼卫的首领。

        千年前的一战,童家只剩下童瑶一人,也毫无悬念的成为了玄鬼卫的老大。

        有童瑶在,五鬼只能争取副统领的位置,而如今阴伏鬼已经屈指可数,只要做了五鬼上将,就相当于统御了整个玄鬼卫。

        这一次,童瑶没有出手,而是看着五鬼犹如狼入羊群一般的单方面屠杀,脑海中却是思绪万千。

        千年之前,童家誓死效忠阴冥皇族,那时的童瑶还小,整日跟一只跟屁虫一般跟在刘浪的身后。

        刘浪是阴冥皇族最小的儿子,比童瑶大不了多少。

        童瑶一直叫刘浪为刘浪哥哥,甚至可以用两小无猜来形容。

        那时的童瑶,是整个童家最有天赋的修炼天才,甚至比刘浪都还要强。

        用刘浪的话说,童瑶就是妖孽,在修炼方面,修炼一天,抵别人一年。

        童瑶每次听到刘浪这话,都会咯咯笑着,然后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回答道:“我这么认真的修炼,就是要好好保护你。”

        在童瑶的心中,打小就受童家人的影响,保护好阴冥皇族,就是他们的责任。

        可不知为何,童瑶不想保护其它人,只想保护自己的刘浪哥哥。

        刘浪一直笑骂童瑶是傻孩子,也根本没将她说的话放在心上。

        刘浪迎娶韩晓琪的时候,童瑶却感觉自己像是被抛弃了一般,偷偷的躲了起来。

        没想到,这一躲,反而侥幸让自己躲开了那场大战最激烈的战场……

        “刘浪哥哥,你在哪里?”

        “你看到没,我们又回来了,事隔千年,我们又回到这里了!”

        “当年,韩家人欠我们的,我一定帮你取回来!”

        “刘浪哥哥,你永远是我的刘浪哥哥,无论转了多少世,无论经历了多少年……”

        童瑶有些失神,喃喃自语着,眼中挂泪,但嘴角却勾起了一丝幸福的笑意。

        ……

        杀戮还在进行,阴阳渡的对面完全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远在天荒不老城的刘浪也不知道阴阳渡发生的一切。

        刘浪与琵香同骑一马,走到了天荒不老城的城外,看着那座犹如被岁月掩盖的城墙,不禁轻轻皱起了眉头。

        天荒不老城如果用阳间的目光来看,完全是荒漠中的一座土城。

        只是,城墙足有十几米高,却远比阳间的还要宏伟。

        城门外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而城门处也不时响起鬼差的呵斥声。

        饶三变跟姜维跟在刘浪在身后,看着城门口处,同样心绪难平。

        饶三变亲眼看到刘浪用白影杀死了那些黑衣人,他虽然不知道那道白影是什么东西,但他却感觉刘浪藏着太多的秘密,身上有着太多不为人知的后手。

        所以,在刘浪与穴槐师之间,饶三变决定追随刘浪,至于这个穴槐师,去死吧。

        姜维却有些犹豫不决。

        在整个鬼灵团中,姜维虽然是上品鬼将,但一直不被重视,如果不是自己的阵法威力很强,恐怕早就被鬼灵团给抛弃了。

        用穴槐师的话说,姜维的心思不在天荒不老城,所以,不会被重用。

        姜维心里很苦,可听到刘浪说再也无法复兴蜀国的时候,却感觉有种莫名的轻松。

        那种轻松像是压在自己背上的大山突然间消失了。

        可是,取而代之却是深深的愧疚,对诸葛丞相当年费尽心计的愧疚。

        这种复杂的心情交织在一起,让姜维有了想离开穴槐师的打算。

        更重要的是,姜维懂得占卜之术,可是,他竟然看到不透刘浪,感觉刘浪像是一个迷,一个解不开的迷。

        至于琶香,在被刘浪救了之后,再也不想什么鬼帅,更不想再回到以前的日子,而是想死心踏地的跟在刘浪身边,就算为奴为婢,也心甘情愿。

        刘浪当然不知道他们的想法,看着天荒不老城的城门口,回过头来看了姜维一眼,笑道:“你是鬼灵团的人,知道天荒堂在哪里吧?”

        姜维面沉如水,让人看不清他的想法。

        许久之后,姜维才轻轻点了点头,沉声道:“天荒堂之所以能在穴槐师的眼皮子底下存活,不但是因为他们高手如云,最重要的是因为他们四通八达的地下网络。”

        “地下网络?”刘浪一愣:“什么意思?”

        饶三变连忙抢话解释道:“呵呵,前辈,是这样的,其实穴槐师一直想剿杀天荒堂,但试了几次,发现他们无处不在,根本无法知道他们具体的行踪。后来才知道,这个天荒堂几乎将整个天荒不老城的地下都占据了,只要他们想逃,随时可以离开天荒不老城。”

        “最后啊,穴槐师没有办法,便用重利收买了天荒堂的堂主跟副堂主。可是,他们表面上虽然隶属于穴槐师,但他们根本不听话,只是表面上恭敬而已。”

        刘浪闻言,默默点了点头:“那如何才能找到天荒堂的真正所在,出其不意,而且不让他们逃走呢?”

        饶三变挠了挠头,似乎很不好意思:“嘿嘿,如果我知道的话,早就去把天荒堂收了。”

        姜维看了饶三变一眼,目光闪烁了两下,似乎也觉察出了饶三变的身份。

        可是,姜维并没有多说话,而是冷笑一声:“我早就有剿灭天荒堂的方法,可是,穴槐师却从来不用,还说我是胡说八道。”

        “什么?你有办法?”

        刘浪大喜。

        这次来,刘浪的目的自然不是剿灭天荒堂,而是收编天荒堂。

        可是,听他们那么说,刘浪如果真的暴露出了自己的身份,恐怕还没找到天荒堂的人,就被他们给逃走了。

        就算自己修为再高,抓不到那个副堂主的人,一切都是白搭。

        只有抓住那个副堂主,杀鸡儆猴,以强压之下立威,才能让天荒堂的人心服口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