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我就是堂主啊
  •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我就是堂主啊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刘浪很郁闷,没想到这个黑衣人连话都听不懂,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拜托,如果我说我是天荒堂的堂主,你们信吗?”

        那些黑衣人闻言,纷纷愣了愣神,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哄然大笑。

        “哈哈,哈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称自己是天荒堂堂主,那我们每个人都是风灵郡郡守了。”

        “就是,真是大言不惭,老未,赶紧把他的舌头割下来吧。”

        有人指着刘浪,一脸的怜悯。

        当先下马的那个黑衣人笑了笑,把玩着自己手里的长刀,斜眼看着刘浪:“听见了没?如果说大话,他们建议我割了你的舌头,快点跪下求饶,我或许一心软,就会饶了你呢。”

        刘浪嘿嘿笑了两声,摇头晃脑道:“哎,你们这帮人啊,看来只是吓唬人的本事。”

        边说着,刘浪将手伸进了怀里。

        那个叫老未的黑衣人还以为刘浪要拿什么暗器,立刻警惕了起来。

        结果,刘浪若无其事的将象征天荒堂堂主的令牌拿了出来,然后朝着那些黑衣人扬了扬,笑道:“瞅瞅瞅瞅,这是什么东西?”

        那些黑衣人都感觉刘浪这个人很有意思,反而想玩玩刘浪,也不急于出手斩杀,纷纷朝着刘浪手中看去。

        这一看,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些人都是鬼灵团的人,怎么可能不认识天荒堂堂主的令牌?

        “我靠,什么玩意,真是银巫牌?”

        “什么?我艹,别扯淡,看错了吧?”

        “怎么可能,这明明就是银巫牌。”

        “不对,据我们的调查,天荒堂堂主已经死了,而新任堂主不知所踪,似乎是一个叫刘浪的家伙。”

        这四五十个黑衣人一边议论着,一边打量着刘浪。

        很快,他们就将刘浪是天荒堂堂主的身份给否认了。

        因为,刘浪实在太年轻了,看起来根本不像是能杀了原堂主的那种人。

        “哈哈,这小子是不是拿着一块牌子到处招摇撞骗啊。”

        “就是,还冒充堂主,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行了,别废话了,赶紧杀了,我们还得回去交差呢。”

        有黑衣人似乎感觉自己被欺骗了,更催促了起来。

        那个叫老未的黑衣人嘿嘿阴笑一声:“小子,既然你想当什么堂主,那就让你好好做场梦,不过,这场梦恐怕不会醒来喽。”

        说着,那个黑衣人眼中杀机崩显,身体一动,手中的长刀刷的一下朝着刘浪劈了过来。

        刘浪一愣,心中不禁大为惊骇。

        这个黑衣人不过是上品鬼吏的级别,可速度竟然丝毫不弱于鬼帅。

        “怎么可能?”

        刘浪有些发蒙,可却并没有留手的打算,眼见黑衣人冲了过来,却是突然间出手,朝着黑衣人的胸口一拳打了过去。

        其它的黑衣人见此,纷纷得意地笑了起来。

        “哈哈,这个小子竟然还敢还手,真是不自量力。”

        “哎,老未的速度在我们当中那可是最快的,虽然修为一般般,但这速度,如果突然出手,恐怕就连鬼帅都不一定接得住呢。”

        “啧啧,又要看到秒杀了。”

        那些黑衣人似乎对老未的手段非常相信,有人甚至已经掉转马头,准备离开了。

        砰!

        突然,一声沉闷的响声。

        有黑衣人脸上还挂着笑,可是,下一刻,那脸上的笑容却凝固了。

        因为,以速度著称的老未,身体竟然像是被点了穴一般定在了原处。

        而在他的胸口,竟然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

        老未的脸上还挂着难以置信的表情,似乎不相信发生的这一切。

        不错,秒了。

        只不过,被秒的不是刘浪,而是老未。

        “怎么可能?”

        “有人竟然能躲开老未的突然出击。”

        “不对,而且还同时出手杀了老未!”

        震惊!

        那些黑衣人脸上全是震惊。

        刘浪挂着淡淡的笑,轻轻一推,老未的尸体扑通一声仰面倒地。

        “哗……”

        立刻又冲上来十来个黑衣人,将刘浪团团围住。

        “敢杀我们鬼灵团的人,你活腻歪了!”

        “妈的,就算你速度快,可今天必死无疑了!”

        那十来个黑衣人纷纷抽出了长刀,虎视眈眈的盯着刘浪。

        刘浪拍了拍手,将自己的银巫牌收了起来,无所谓的耸肩道:“跟你们说了,我是天荒堂的堂主,你们偏不信,我只好证明一下喽。”

        “屁话,妈的,故弄玄虚!”

        “找死!”

        “杀!”

        那十几个黑衣人全部是上品鬼吏,一声呵斥之后,纷纷举刀上前,朝着刘浪砍了下来。

        乱刀之下,难有生还。

        可是,仅仅是几秒之后,人群围困之中突然响起咔嚓咔嚓兵器断裂的声音。

        然后,无数柄断刀凌空飞起,给迅雷之势插进了那些黑衣人的胸口。

        紧接着,那些马受惊般嘶鸣而起,纷纷转头,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眨眼间托着一具具尸体逃窜而去。

        “嘶……”

        剩下的黑衣人全部倒吸了一口凉气。

        终于有一个上品鬼将勒马上前,盯着刘浪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个上品鬼将面色凝重,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刘浪,似乎要将他完全看透一般。

        刘浪笑了笑,“我跟你们说过了,我是天荒堂的堂主。”

        那个上品鬼将一口老血差点儿没喷出来,心中咒骂了一句,这个家伙难道想当天荒堂堂主想疯了吗?

        可是,毕竟刘浪的实力亲眼所见,那个上品鬼将还是强忍下心中的不满,再次说道:“好,既然你是天荒堂堂主,难道不知道你们天荒堂不能杀我们鬼灵团的人吗?”

        “什么?不能?”

        刘浪歪着脑袋,故作惊讶道:“为什么不能?”

        “哼,你们天荒堂如今归顺了我们城主。”

        “哦……”

        刘浪长长的拉了一个音,摆了摆手:“如果说归顺的话,那倒是可以,不过……恐怕你们搞错了对象。”

        “嘿嘿,如果你们鬼灵团归顺我天荒堂的话,我或许可以饶你们一条命!”

        “什么?大言不惭!”

        “妈的,好狂妄的小子!”

        那些黑衣人一听,顿时叫嚣了起来。

        平时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今天竟然碰上一个不长眼的小子,不但杀人,还冒充狗皮堂主。

        是可忍孰不可忍!

        “阵法,用阵法杀了他!”

        终于有人忍不住喊了一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