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一模一样
  •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一模一样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刘浪非常奇怪。

        刚才仙人斩竟然有种融化的状态,还是自己看错了?

        那个白猿连同那些兽核全部消失了,甚至连阴冥珠也不见了,自己这是做梦吗?

        刘浪又蹦又跳,想确认自己的身体有没有问题。

        可是,没有半点儿问题。

        而且,刘浪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十重山也突破到第五重了,甚至是第五重的巅峰,而且连鬼王诀也到第五重巅峰了。

        也就是说,如今光表面来看,已经是上品鬼帅的级别了,再加上十重山的力量,秒杀中品甚至上品鬼王,完全不成问题。

        自己的修为在不知不觉中晋级了,刘浪自己还有些不相信。

        白猿凭空消失了,刘浪也在整个山洞找了一圈,的确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白猿的确不见了。

        不过,刘浪却在之前白猿爬出来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盒子。

        盒子很普通,里面除了一块破布以外,没有其它东西。

        不过,据刘浪的观察,里面原来应该放的就是那颗阴冥珠。

        “奇怪?难道他们说的宝藏,就是这颗阴冥珠?”

        刘浪暗自摇了摇头,先检查了一下琵香,发现她的身体已虚弱到了极致,除了还有一口气外,几乎没有了任何战斗力,就连修为也一落千丈,连个普通人都算不上了

        。

        看来,阴冥珠放在琵香的体内,将她的修为全部吸走了。

        刘浪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将阴阳二气注了一丝到她体内,算是保住了琵香的命。

        可是,一调动阴阳二气,刘浪就感觉丹田之中冰冷的气息迅速蔓延开来。

        “不好,难道连阴阳二气都要被冻住了吗?”

        刘浪大惊,连忙将琵香送到洞边,然后快速回到整个山洞的中央,也就是刚才白猿的坐的地方,急急的查看了起来。

        阴阳二气再次被收敛进了丹田之中,那种冰冷的感觉也再次消失。

        “怎么回事?刚才的冲击时,似乎有什么东西钻了进去,难道是白猿紫晶兽阴魂不散?”

        刘浪感觉不对劲,忍不住骂了一句:“妈的,临死还不安稳!”

        刘浪除了丹田之中阴阳二气流转的比平时快多了之外,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倒是心下也踏实了不少,看了看琴瑟琶三帅,“你们死不了吧?”

        三帅跟看怪物一样看着刘浪,木讷摇了摇头。

        刘浪见他们死不了,只是受伤了而已,也点了点头:“死不了就算了,反正那只白猿紫晶兽也不见了,这里的宝物应该就是阴冥珠了,没事老子走了。”

        看了看手里拿着的破盒子,刘浪随手扔到了琴玉的面前:“你们来应该就是找这东西,既然那玩意不见了,这个就送给你们当纪念好了。”

        盒子滚到了琴玉面前,里面的那块布也掉了出来。

        琴玉此时已恢复了不少,虽然还不能站起来,但活动却也不成问题。

        琴玉古怪的看着刘浪,然后低下头,一眼就看到了那块破布。

        然后,琴玉直接把脸上的面具抓了下来,表情跟石化了一般,颤巍巍的将那块破布抓在了手里。

        刘浪本来想尽快离开这里,顺便抓一只七阶或八阶的鬼兽去信龙堡跟李大牛等人回合。

        可一看到琴玉竟然把自己的面具拿了下来,整个人立刻挪不动步了。

        因为,琴玉长得跟琵香太像了,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同样的貌美如花,同样的精致无暇,同样的让人看一眼,就深深的印在脑海里。

        不会吧?

        这四个不会都成得这么漂亮吧?

        咕咚!

        刘浪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脑海中蹦出俩字:极品。

        四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而且还漂亮到极致的美女,这得多大的艳福啊。

        刘浪不淡定了

        。

        他先盯了琴玉一眼,然后快速绕到瑟青和琶月面前,以迅雷之势将她们的面具给摘了下来。

        刘浪不是故意的,只是想证明这四个人是不是长得一模一样,而且有种身不由已的冲动。

        可是,等刘浪真将她们的面具全部摘下来之后,整个人感觉全世界都盛开了花朵,非常鲜艳的花朵。

        果然长得一模一样。

        而且,除了琴玉之外,瑟青跟琶月的表情竟然出奇的一致,纷纷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直勾勾盯着刘浪,那眼神中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有些木讷。

        对,她们根本没想到刘浪本来都要走了,会突然把她们的面具给摘了。

        这种反差太大,大到她们还没有反应过来。

        整个山洞里死一般的寂静,没有半点儿声息。

        而十几秒后,琴玉却率先打破了这里的宁静,整个人跟癫狂了一般大声喊道:“这、这是那张图的一部分,传说竟然是真的,竟然是真的。”

        如果不是受伤太重,琴玉恐怕直接会跳起来,甚至手舞足蹈了。

        然后,刘浪等人的目光纷纷移向琴玉。

        琴玉终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先看了刘浪一眼,又看了看瑟青和琶月,那兴奋的表情顿时僵在了脸上,指着她们俩道:“你、你们的面具……”

        忽然间又意识到了什么,琴玉迅速摸了自己的脸一把,那张俏脸霎时间涨红无比。

        “大姐……”

        “闭嘴!”琶月张了张嘴,却直接被琴玉呵斥住了。

        琴玉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内心,然后恭恭敬敬的那块破布捧在手里,然后艰难的朝着刘浪跪了下去。

        瑟青和琶月咬了咬牙,略一犹豫,虽然受伤还很重,可同样艰难的朝着刘浪跪了下去。

        刘浪有些晕。

        三个美女,长得一模一样的美女莫名其妙的跪向自己。

        “额……你们……”

        刘浪张了张嘴,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搞不清这三大鬼帅搞什么名堂。

        琴玉抬起头来,脸上的兴奋与羞红全部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严肃与郑重:“我们姐妹曾发下毒誓,除了师父之外,谁看了我们四姐妹的容貌,我们就会终生追随,服侍左右……”

        “额……”

        刘浪脑海有些短路,下意识的看了看还在昏迷,但面色已慢慢恢复红润的琵香。

        刘浪终于明白为何琵香会救自己,而且一直追着自己来到这里了。

        合着她们许了这么个古怪的誓言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