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死了太可惜
  •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死了太可惜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凶兽,是完全超越鬼兽之上的存在。

        传说凶兽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三途河以南,而是藏匿在三途河以北的万鬼森林之中。

        万鬼森林整日黑暗覆盖,就连鬼王进去恐怕都活不过一天,所以,那里是整个昆仑界最危险,也是最神秘的地方。

        听到中年男人临死前说出二阶凶兽四个字,琵香慢慢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寨子,听着里面此起彼伏的兽吼之声。

        这些皮鼓人全部被杀死之后,那些鬼兽似乎失了控制,狂叫着想要逃窜。

        可是,刚刚逃到寨子,身体却像是被什么东西拉了回去,然后发出一声嘶吼之后,便再也没了生息。

        那只九阶黑河雕,浑身遍体鳞伤,巨大的身躯不断的挣扎,一对翅膀像是飞机的两片翅膀一般,急速的扇动着,想要逃窜。

        “吼!”

        一声兽吼,犹如晴空霹雳一般,在寨子里骤然炸响

        。

        琵香只感觉耳膜一阵刺痛,而那只黑河雕飞起足足数十米的高空,只见一道巨大的黑影忽然间一闪,犹如炮弹一般飞向黑河雕。

        那道黑影虽然大,但在黑河雕面前,却依旧显得极其渺小。

        可是,就在这个渺小的身影撞击到黑河雕时,那只九阶鬼兽,竟然在一瞬间发出惊恐的嘶吼之声,身体犹如失去了重心一般直直的坠落而下,再次砸在了寨子里。

        兽吼之音慢慢安静了下来,除了偶尔有几阵风声吹动着树叶沙沙作响之外,竟然再也没有了其它的声音。

        琵香感觉自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根本不敢去查探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是慢慢后退,想要逃离这里。

        已经冲进密林之中的刘浪,自然也听到了外面传来的瘆人的叫声,那些高阶的鬼兽,竟然像是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

        直到所有的声音都消失,刘浪终于明白,那些七阶甚至八阶的鬼兽,可能已经死了。

        解开捆住吴暖暖的绳索,看着惊魂未定的吴暖暖,刘浪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吴暖暖紧咬着牙关,在刘浪问起的这一刻却是再也止不住,哇的一声趴在刘浪的怀里痛哭了起来。

        “刘浪,我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刘浪,好可怕,那里面有一个东西好可怕。”

        “它、它浑身捆满了锁链,可是,却依旧将那些鬼兽都杀死了。”

        饶是吴暖暖心性弥坚,可哪里见过这种事情,一时间有些慌乱,甚至有些胡言乱语。

        刘浪检查了一下吴暖暖的身体,见她没有什么大碍之后,缓声问道:“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你都看到了什么?”

        连九阶鬼兽都调动了,里面的东西肯定非常厉害。

        这个时候刘浪还不知道琵香已经将皮鼓人都杀死了。

        吴暖暖听到刘浪的话,终于咽了一口唾沫,稳定了一下心神,哆嗦道:“我、我也没看清,不过听他们说是什么二阶凶兽,那、那个东西被锁在地窖里,似乎突然爆发了,然后那些人就慌乱的说要召集鬼兽来对付。”

        “二阶凶兽?”

        刘浪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直躲藏在旁边的李大牛等人听到这四个字,也纷纷瞪大了眼睛:“二阶凶兽?”

        林汐更是捏着拳头。

        这一次,她没再要求刘浪帮自己抓什么七阶八阶的鬼兽,而是使劲拽了刘浪一下:“大叔,我、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

        刘浪抬头看了林汐一眼,“怎么,你怕了?”

        林汐毫不掩饰:“废话啊,那可是二阶凶兽,都超越了七阶鬼兽两级,两级啊大哥,这种东西随随便便连一个鬼王都能秒杀掉,甚至与传说中的阴帅都有的一战,你说我不怕吗?”

        林汐边说着,眼神中透着一丝期望:“所以,这种事情根本不是逞能的时候,虽然我不知道当初皮鼓人怎么把这东西弄到这里的,可是,咱、咱这些人根本不可能对付得了凶兽的,别说是二阶了,就连一阶也不可能

        。”

        春花秋月也是连连点头。

        这种东西根本不是想不想得到的问题,而是有没有命能逃走的问题。

        刘浪当然也知道二阶凶兽的勇猛,沉吟了片刻,轻轻点了点头:“好,我们赶紧离开这里,这里绝非久留之地。”

        几人商量一定,立刻准备撤离此处。

        可是,还没等走出几步,在寨子那边突然响起了女人的尖叫声:“救命啊!”

        “琵香?”

        这一声,像是炸弹一般在刘浪的脑海中炸开。

        之前刘浪跟琵香打过,而且将她的面具也给打破了,自然一下就听出了这个声音。

        只是后来刘浪不知道琵香也跟自己来了。

        突然在这里听到琵香的声音,刘浪不禁想起了那张精致到堪称完美的脸,和那完美到没有一丝赘肉的身体。

        这样的女人,如果死了,就太可惜了。

        刘浪是怜香惜玉之辈,虽然心里已很难再装下其它的人,但明知对方会死却束手不管,也不是他的作风。

        再者说了,刘浪感觉,这个琵香不坏,而且很真诚,至少败得光明磊落,还杀了一个皮鼓人救过自己。

        略一思量之后,刘浪就有了决定,立刻对李大牛说道:“李大哥,你带着他们先撤退,我去去就回。”

        吴暖暖当先不答应了:“刘浪,太危险了。”

        林汐附和道:“对,大叔,你不能去。”

        春花秋月更是连连点头,这种时候回去,跟送死没有区别。

        虽然说那个什么二阶凶兽被铁链拴着,可谁又知道它有没有挣脱铁链?

        只有李大牛闷不吭声,他对刘浪这个老大是完全无条件的服从,也从来不质疑刘浪的安排。

        刘浪微微一笑,拍着胸脯保证道:“没事,我去去就回。”

        摸了摸吴暖暖的脸颊:“放心,我没事的。”

        然后拍了拍林汐:“我还欠你一只七阶鬼兽,我不会食言的。”

        快速转过头,吩咐李大牛道:“快点,他们如果出意外了,你也就不用活着了。”

        随手将之前巨熊的五阶兽核扔给了李大牛:“尽快突破鬼将的级别,你的实力太弱了。”

        说着,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密林,朝着寨子跑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