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该算账了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该算账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砰!

        巨大的白豹四脚落地,发出一声怒吼,腰微微一弓,轻轻往上一窜,一口咬住了那个随从的脖子,然后咔嚓一用力。

        那个随从连惨叫都没来得及,直接脑袋一歪,死掉了。

        林汐此时几乎已经陷入了绝望,根本没想到坚固无比的困兽网会突然破碎。

        钟有龙正试图将林汐的衣服全部剥开,突然听到那声吼叫,顿时一愣身,扭头一看,正看到白豹将随从的脖子咬断。

        “什么?”

        钟有龙瞳孔一缩。

        虽然这只白豹不过是只三四阶的鬼兽,可钟有龙此时手上没有任何捕兽的兵器,哪里是白豹的对手?

        钟有龙这一愣神间,只感觉自己的身后传来一道凌厉的杀气。

        钟有龙条件反射的往旁边一滚,只听吱吱一声尖叫,那只金毛猴正举着匕首与钟有龙擦过。

        金毛猴呲着牙,一脸怒气的盯着钟有龙,不时朝着白豹招手。

        白豹像是听懂了金毛猴的话一般,呜呜低叫着,也慢慢朝着钟有龙靠近。

        钟有龙见此情景,身上滚出了豆大的汗珠,一把抓住滚落在一边的一条钢叉,忽然间暴起,朝着白豹的脑袋上刺去。

        白豹既然已是鬼兽,哪里会轻易被杀死!

        白豹往旁边一闪,那条钢叉直接擦身而过。

        可是,没想到钟有龙这一招却是虚招,眼见白豹躲过去之后,竟然扭头就跑,朝着远处逃去:“小娘们,今天的事,老子跟你没完,你等着,老子一定不会让你得逞的,想得到堡主的位置,除非你杀了我!”

        钟有龙知道这种时候再待下去,恐怕得被白豹给撕成肉泥,根本不敢多待。

        刘浪见钟有龙要逃,却是微微一笑,已基本知道了他再也没有留手了,直接将手一招,仙人斩呼啸一声飞回自己的手里。

        然后刘浪纵身一跃,正好拦住了钟有龙前面。

        钟有龙根本没想到树上还藏着一个人,不禁一愣,“你是谁?”

        “呵呵,你没必要知道。”

        对于这种小人,刘浪根本懒得跟他废话,拿起仙人斩一扫。

        刷!

        钟有龙连动都没来得及动,顿时瞳孔收缩,一脸惊恐的盯着刘浪。

        “你、你是来救……”

        扑通!

        重重摔倒在地,彻底死掉了。

        刘浪蔑视的看了钟有龙的尸体一眼,一抬头,正看到那只追来的白豹。

        白豹虎视眈眈的盯着刘浪,还没追上钟有龙,没想到钟有龙却被刘浪给杀死了。

        白豹明显从刘浪身上感觉出了危险,颤巍巍的不敢动弹,像是一只折服的野兽一般,竟然慢慢温顺的趴到了地上。

        远处,那只金毛猴早就拿着匕首割开了捆住林汐的绳子。

        林汐正晃悠悠的爬了起来,还没来得及整理衣服,正看到白豹趴在刘浪面前。

        林汐一眼就认出了刘浪,心中惊骇无比,喃喃道:“这、这个家伙不是那个帅大叔吗?他、他究竟是什么人,怎么连这只白玉晶豹都怕他?”

        深吸了一口气,林汐连忙低下头,在蛋子的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兽音笛,踟蹰着是否该向刘浪认个错。

        这件事很明显,刘浪替自己杀了钟有龙,而黑大个就是刘浪的人,如果没有刘浪这个帅大叔,自己今天算是彻底完蛋了。

        李大牛见林汐怔怔的发着愣,终于黑脸一拉,叫道:“喂,你发什么呆啊,赶紧给我老牛把这网解开啊!哼,难道你想恩将仇报不成?”

        林汐一听,顿时脸色羞红,低声恼道:“谁要恩将仇报了。”

        边说着,上前两步走到李大牛面前,抓住困兽网的一根线,用力一扯。

        那整张捆得死死的大网,竟然瞬间全部散开。

        李大牛惊异不定:“什么?这、这么容易就能把网解开了?”

        林汐哼一声:“哪儿有那么容易,如果不是我们信龙堡的人,你以为自己能解开吗?”

        林汐说着,看了一眼爬在自己肩膀上的金毛猴,又压低声音道:“黑牛头,我、我先跟说讲明白,刚才我把网给你解开,你得罪我们家金毛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咱谁也不欠谁了啊。”

        “什么?”

        李大牛将牛眼一瞪,一手摸着脑袋一手指着金毛猴子,一脸的不相信:“你说我得罪那只死猴子,然后你救了我?靠,你当我老牛是真好忽悠是吧?”

        李大牛一把抓起自己的倚山剑,恼怒道:“小丫头片子,你能不能搞清楚,明明是这只猴子得罪了我,然后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又来救你,反而被困,而且身上还被勒出血来,你、你竟然大言不惭!”

        不远处的刘浪听到俩人的争吵,不由得摇了摇头,轻笑一声,上前拍了拍白豹的脑袋,轻声道:“走吧,下次再助纣为虐,我直接扒了你的皮。”

        白豹跟听懂了一般,点了点头,一溜烟逃走了。

        看着白豹狼狈逃窜的样子,刘浪心中却也古怪不已。

        奇怪,这只豹子为什么见自己会害怕呢?

        刘浪当然不知道,之前他杀了那只五阶巨熊,身上还带着巨熊的兽核。

        白豹不过两三阶的样子,很明显的感觉到巨熊兽核的压力,自然不敢对刘浪有任何造次。

        看着白豹逃走了,刘浪大步走到林汐面前,笑眯眯的盯着林汐,一脸欣赏的表情。

        林汐此时知道刘浪的修为根本不跟自己一个等级,早已失去了反抗之心,看着刘浪奇怪的眼神,不禁暗生娇羞,缓缓低下了头,正想问刘浪怎么这么看自己。

        可是,等林汐低下头时,突然看到自己之前被钟有龙抓坏的衣服,此时大片皮肤露在外面,显得极其狼狈。

        当然,这种狼狈在刘浪眼里,却是带着一种撩人的妩媚。

        霎时间,林汐脸色涨红,手忙脚乱的将蛋子身上的衣服扒了下来套在自己的身上。

        刘浪一直挂着微笑,看着林汐手足无措的样子,却是觉得大为好玩,不禁笑道:“我说,我们帮你脱了险,接下来是不是该算算我们之间的帐了啊?”

        林汐大眼一瞪,挺胸梗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着刘浪:“我、我们有什么帐要算?我、我们不是两清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