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北斗星君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北斗星君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仙虹挣脱不掉,一看到刘浪,立刻又大叫了起来:“不要脸,快救我,快点救我啊!”

        刘浪不急不躁,看到仙虹之后,只是一愣,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仙虹是巫冥门门主的女儿,这个堂主这是作死的节奏啊。

        刘浪只是想没想到这小小的兽驼山会有鬼帅级别的人出现。

        在此之前,刘浪知道这里可能出现什么厉害的鬼兽,但如果仅仅是厉害的鬼兽,恐怕根本不值得鬼帅级别的人出现。

        如此看来,兽驼山出现的东西,恐怕不仅仅是鬼兽那么简单。

        男人名叫项走前,的确是天荒堂的堂主,也被天荒不老城城主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这里虽然还属于天荒不老城的范围,但毕竟离天荒不老城太远,所谓的城主也不可能出现。

        正因如此,项走前才敢大胆出现。

        而且,这次项走前之所以出现在兽驼山,不仅仅是因为这里的鬼兽的传闻,而更是一个神秘宝藏。

        据说,那个宝藏里有着当年阴冥皇族逃亡之人留下的神秘功法。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传闻,但对于项走前来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项走前盯着刘浪,看了鬼七妹一眼,冷冷的威胁道:“小子,你真的很嚣张啊!哼,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

        “滚你妈的,想学老子啊!”

        刘浪今天见到吴暖暖被人欺负,已是怒火中烧,现在竟然还出来一个装逼的。

        就算你是鬼帅又能如何?

        妈的,老子还真不怕!

        再说了,刘浪已经看到饼爷就在不远处。

        这个饼爷是巫冥门的四大护法之一,看着仙虹被抓,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哼,所以,就算你是堂主,老子也不怕

        !

        刘浪冷哼一声,破口就骂。

        项走前想装个逼,可后面的话生生又咽了回去,一把将仙虹拎高,怒气冲冲的吼道:“怎么着?你就不管你朋友的死活?”

        “呵呵,随便!”

        刘浪摊了摊手,一脸无所谓道。

        “啊?不要脸!你、你竟然不管我?”

        “快点放开我!妈的,放开我!”

        仙虹一见刘浪那德性,立刻气极败坏又叫又嚷,恨不得将刘浪生吞活剥了。

        刘浪冷哼一声,不为所动,忽然间一探手,将鬼七妹手里的巫牌给抓了过来。

        朝着仙虹扬了扬,刘浪笑眯眯的问道:“我说你叫什么叫,你认识这是什么东西了吧?”

        仙虹一看到那个巫牌,立刻瞳孔收缩,难以置信的盯着巫牌看了老半天,忽然醒悟了过来,使劲踢了项走前一脚:“你姥姥的赶紧放开老娘,妈的,你是不是想死?”

        这脚,彻底把项走前给踢蒙了。

        自己一个堂堂的鬼帅,甚至是巫冥门门主,竟然被一个丫头片子给踢了一脚。

        更可恶的是,这个丫头还是自己手里的人质。

        “妈的你找死!”

        还没等仙虹再开口,项走砰的一下打在了仙虹的脖子上,直接将仙虹打晕了。

        刘浪见此,却是咧了咧嘴,冷笑一声,嘀咕了一句:“不作不会死,嘿嘿,这下,你这个狗屁堂主,彻底死定了!”

        “臭小子,速速报上名来,我顶走前今天不杀无名之辈。”

        项走前指着刘浪咆哮了起来。

        刘浪侧眼看了人群中围观的饼爷一眼,嘿嘿一笑,并未答话,一把将仙人斩抽了出来,刷的一下朝着自己面前的鬼七妹的脑袋上斩了下去。

        噗!

        一声闷响。

        鬼七妹刚刚以为自己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却没料到刘浪竟然根本不理会对方,就连脸上还挂着难以置信的微笑。

        “呵呵,想问我叫什么?我现在就告诉你,老子是石槐山*派,北斗星君刘浪是也!”

        刘浪说得板板有眼,唬得顶走前一愣一愣的。

        “北斗星君是什么鬼?”

        项走前一愣神,看着鬼七妹的身体慢慢躺到了地上,顿时醒悟,大骂道:“好哇,你玩我!”

        说着,将手一挥,大声喝道:“天荒堂教众,全部给我出来!”

        呼啦!

        下一刻,足足数百人从人群中闪出身来,形成了一堵人墙,将刘浪众人密密麻麻的围在了中间

        。

        其余围观的人一看这架式,立刻往后缩了缩,却是不敢再上前半步。

        所有人都没料到,天荒堂这将竟然带了这么多人。

        顶走前嘴角划过一丝冷笑,环顾了一圈四周,洋洋得意道:“臭小子,我管你是什么狗屁北斗星君,今天老子就是要杀了你,而且根本不用老子亲自动手!”

        “哼,敢惹我巫冥门,简直是找死!”

        “啧啧,要打群架?”

        刘浪摇了摇头,连连叹息:“想跟老子比狠?哼,老子今天既然是北斗星君,狠起来连自己都怕,你竟然还在老子面前班门弄斧?”

        其实,在此之前,刘浪也没想过给自己起什么北斗星君的名字。

        只是想起了自己曾是阴冥之子的时候,有阴伏鬼庇护,如今虽然只剩下童瑶他们七只阴伏鬼,但毕竟是自己最为核心的力量。

        而且,说不定以后还要依靠他们再次夺回阴冥的江山。

        正因如此,这北斗七星的雅号自然可以叫出来。

        刘浪在将鬼七妹枭首之后,那只泣花雕尖叫一声,冲天而起,似乎知道主人大势已去,想要逃走。

        刘浪却是连动都没动,呵呵一笑,故意高声喊道:“巫冥门出了这种败类,连畜生恐怕都不能放过吧?”

        嗖!

        话音刚落,一声疾风响起,已经冲天而起的泣花雕突然跌落而下,正好砸在了鬼七妹的尸体上。

        刘浪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嗯,不错,好针法!”

        那泣花雕,正是饼爷用银针所杀。

        只是,饼爷此时并没有出手的打算,他看着刘浪演得绘生绘色,一脸的自信,反而对刘浪起了兴趣。

        饼爷已经打算好了,既不暴露自己,也不出手帮忙,除非仙虹真的有生命危险。

        刘浪自然也看出了饼爷的心思,见此时已经没有隐藏自己实力的必要了,索性给整个巫冥门一个下马威。

        了不起吗?

        哼,敢跟老子玩,你还真玩不起!

        刘浪冷笑不止,看着顶走前。

        顶走前眼皮抽搐了两下,以为泣花雕是刘浪所杀,嘴角一动,刷的一挥手中的宝剑,大声喝道:“故弄玄虚,哼,你以为自己是十三老人吗?还飞针杀敌!妈的,今天就算是十三老人亲在,老子也不放在眼里!”

        “宰了这个小子!”

        项走前怒吼一声。

        刘浪仿佛听到了饼爷把牙关咬碎的声音,喀吧喀吧响得那个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