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泣花雕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泣花雕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宝剑割在皮肤上的滋味,犹如凌迟一般,痛得死去活来,男人终于承受不住,最终还是晕死了过去。

        然后,刘浪慢慢站起身来,看着剩下的两个还有意识的鬼贼七煞,脸上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那个叫鬼七妹的女人跟刘浪的眼神稍一触碰,立刻尖叫道:“前辈,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饶过我们的吧?”

        说着,竟然挣扎着朝着刘浪爬了过去,抱住刘浪的腿,苦苦哀求了起来。

        刘浪皱了皱眉头,低声道:“滚开,你们错过了机会,你是女人,会成为最后一个!”

        鬼九妹猛然间抬起头来,眼中的闪过一丝挣扎,忽然间嘴巴一紧,吹了一声口哨。

        刚才在战斗之前爬在鬼九妹肩头上的那只鹰状鬼物猛然间从半空中呼啸而下。

        李大牛见此,立刻大叫道:“老大,小心。”

        刘浪没有动,却见那只鹰俯冲而下,两只鹰爪犹如尖刀一般深深刺进了昏迷的鬼老大后心。

        下一刻,直接将鬼老大的心脏抓了出来。

        刘浪一惊,不禁饶有兴趣的眯起了眼睛

        。

        紧接着,那只鹰如法炮制,将剩下的鬼贼七煞全部剖出了心脏,最后落在了鬼七妹的肩头。

        鬼七妹一脸期待的盯着刘浪,颤声道:“前辈,您、您看到了,我将他们都杀了!”

        “当初我也是被逼无奈才加入鬼贼七煞的,他们都死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那只鹰似乎也像是听懂了一般,低着头,朝着刘浪咕咕叫着。

        吴暖暖看着除了鬼七妹之外的其它人都被挖出了心脏,彻底死透了,终于还是于心不忍,上前拉了拉刘浪的衣袖,低声道:“刘浪,要不……就算了吧?”

        “算了?”

        刘浪看了吴暖暖一眼,摇头道:“哼,连自已的兄弟都要杀的人,难道不更该死吗?”

        说着,刘浪一把将鬼七妹抓了起来,笑眯眯的问道:“怎么,你们加入了巫冥门?”

        鬼九妹修为最低,可泣花雕却是相当于六阶鬼兽,战斗力之强甚至与鬼将相媲美。

        这泣花雕外表如鹰,但背上犹如纹上道道花纹一般,煞是好看。

        鬼七妹见识了刘浪的力量,根本不敢有任何侥幸,更不敢让泣花雕动手,只得动了如此偏激的法子。

        一听到刘浪问起巫冥门,鬼七妹心中再次燃起了一丝希望。

        在昆仑界,有三大势力绝对不容小觑。

        巫冥门,般若寺和天帝道。

        传说这三大势力掌舵之人都已达鬼王级别,巫冥门人数最多,下分二十四堂一百零八舵,遍布在整个昆仑界,可谓是势力最为浩大的一方。

        就连天荒不老城中也分布着一个天荒堂,据说其堂主已是中品鬼帅级别。

        之前鬼老大所说的,正是加入了这个天荒堂。

        相对于天荒不老城而言,这天荒堂就如安插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肉刺,痛着,却又很难拔掉,所以,彼此之间也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只是相对于巫冥门而言,般若寺跟天帝道人数却要少上很多,而且很少在昆仑界中活动。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个门派的势力非同一般,也很少有人会去招惹这两尊大神。

        鬼七妹见刘浪问起巫冥门,连忙点头道:“对对对,前辈,我们前段时间偷偷加入的巫冥门天荒堂,堂主亲自接待的我们,不信,你看,这里还是象征巫冥门身份的牌子。”

        说着,鬼七妹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块铁牌,上面刻着一个巫字。

        刘浪皱了皱眉头,越过人群朝着自己刚才跑来的方向看去,却并没有看到仙虹的影子。

        刘浪跟仙虹从兽驼河中爬出来以后,直接过来解救吴暖暖。

        可仙虹因为身上的衣服被河水打透,又怕走光被人笑话,专门找地方换衣服去了

        。

        这半天过去,仙虹依旧还没有跟来。

        对于巫冥门,刘浪倒也没有什么好感,但对仙虹那个丫头却感觉还不错。

        见鬼七妹如此迫切的拿出牌子来,刘浪冷笑一声:“呵呵,什么狗屁巫冥门,竟然收了你们这七个货色,绝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听这话,鬼七妹本来期待的脸上立刻显出一丝绝望,忽然间大声喊道:“堂主,快来救我啊!”

        “嗯?”

        刘浪一愣,看这架式,天荒堂的堂主也在这里?

        果然,不多时,一个中年男子低喝一声,一手抓一个女子,另一只手执着一把宝剑,犹如一片落叶一般,轻飘飘的来到了刘浪的面前。

        一看到这身功法,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堂主?

        这是什么角色?

        中品鬼帅亲自来了?

        我靠,鬼帅啊,那可是平时根本见不到的级别。

        刘浪也是眼皮一跳,看着中年男子手里抓着的女子,顿时吃了一惊。

        那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仙虹。

        只是此时的仙虹非常狼狈,挣扎着根本动弹不了,不停的喊着放开我放开我之类的话。

        男子一只手轻松的提着仙虹,犹如提一只小鸡一般,站在刘浪不远处,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盯着刘浪。

        鬼七妹先是一怔,一看到男子,立刻大喜过望,似乎也忘了自己被挑断了脚筋,娇声妩媚道:“堂主?你、你真的来了?你、你还是在乎七妹的对不对?”

        鬼七妹边说着,一把扯掉了扎在头发上的发簪,长发如瀑,飘洒而下。

        这么一看,倒也是个美女子。

        只是,鬼七妹虽然长得不错,但此时却是狼狈不已,不停的朝着男子抛媚眼,显然有不可告人之处。

        刘浪算是看明白了,这个鬼七妹不但跟鬼贼七煞有一腿,而且是见了机会就上,连这个所谓的堂主都没放过。

        一个在巫冥门中高高在上的堂主,竟然跟鬼七妹勾搭在一起。

        刘浪本来对于鬼帅的级别还有些压力,可心中的轻蔑却也浮现在了脸上。

        这种人,不足为惧!

        可是,看着男人抓着仙虹,刘浪还是双眼一凌,“怎么,想管闲事?”

        男人哈哈一笑,指着仙虹道:“小子,鬼贼七煞是我天荒堂的人,你竟然杀了他们,也就是与我巫冥门作对。这个女子长得倒是不错,好像是在找你,我正好帮忙给你带过来了!”

        看男子的模样,根本不认识仙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