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称兄道弟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称兄道弟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炎火兽的身后,一把比刘浪只短了一个头的重剑,斜插在一块巨石之上。

        重剑看起来毫不起眼,但光剑身却有刘浪的腰那么宽,看那模样,少说也得上千斤。

        这就是倚山剑?

        刘浪走到倚山剑前,上前打量了两眼,本来的兴致也慢慢消散了。

        如此一把重剑,就算再是宝贝,可利用价值并不高。

        自来剑道讲究轻便制敌,如果拿着一把重剑,恐怕还没举起来,就被人直接打倒了。

        “哎,这玩意,简直就是鸡肋,真是浪费我一番折腾。”

        刘浪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走上前,握住剑柄,手臂上一用力。

        刺……啦啦!

        剑身摩擦石壁的声音非常沉闷。

        饶是刘浪如今力气非常,可一只手还是很难将重剑给拉出来

        。

        没有办法,刘浪只好双手同时握住重剑,同时较力,这才将重剑硬生生从石缝中拉了出来。

        拉出来之后,刘浪又看了看,眉头不禁皱得老高。

        剑身非但重,剑刃也不锋利,恐怕用起来,真的没有任何意义。

        滕家铭看着刘浪拔出倚山剑,心中的震撼再次加深了几分。

        在得到倚山剑的消息之时,万界山就派滕家铭前来夺取。

        这把倚山剑传说是数百年前的某位铸剑大师所铸,虽然非常重,但却有开山裂石之能。

        如果一旦被利用起来,破敌杀将犹如砍瓜切菜一般容易。

        可是,正因为其威力太强,真正能用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倚山村因剑得名,地处荒野,可在很多人眼中只是一个无名的小村落,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可是,万界山还是无意中发现了倚山村。

        这一次虽然万界山派滕家铭来,但却完全没有想到,这里竟然会有三头看守倚山剑的炎火兽。

        炎火兽虽然只是中下阶的鬼兽,但三头炎火兽加在一起,对滕家铭却是一种挑战。

        只是让滕家铭没想到的是,在自己最后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刘浪出现了。

        “前辈……”

        看着刘浪欣赏着倚山剑,但并不说话,滕家铭终于忍不住开口。

        刘浪不断的叹着可惜,突然听到滕家铭叫自己前辈,先是一愣,随即回头看了他一眼,笑道:“滕前辈,您……”

        滕家铭快步上前,将手一拱:“前辈,我滕某只是一个上品鬼将而已,怎敢在前辈面前造次。”

        那态度,却是谦逊至极。

        刘浪不明白滕家铭为何突然变化如此之快,愣了愣神,也没多想,呵呵笑道:“额,如果前辈不介意的话,那我叫你滕兄如何?”

        滕家铭大喜不已:“那、那不知兄弟怎么称呼?”

        能跟鬼王攀上兄弟,这面子绝对够大啊。

        刘浪见滕家铭竟然答应了,连忙说了自己的名字,心里同样狂喜不已,暗暗盘算了起来:嘿嘿,这滕家铭显然是猪牙的师祖一辈,如果我跟滕家铭成了兄弟,那以后那家伙见我,不也得叫我一声师祖了吗?

        想到这里,刘浪没来由的心情畅快,想象着朱涯吃鳖的样子,不禁得意的笑出声来。

        滕家铭见刘浪突然这副德性,不禁一脸的好奇:“刘兄弟,你、你没事吧?”

        “哦,没事没事。”

        刘浪咧嘴一笑,拄着倚山剑,跟滕家铭套起了近乎

        。

        “我说滕兄,冒昧的问一句,你在茅山属于第几代啊?嘿嘿,你是那个万义良万掌门的什么人?”

        滕家铭此时有心要拉拢刘浪,自然也不会有所隐瞒,连忙说道:“恕不相瞒,我在茅山的时候,万义良不过才十来岁。哎,只是那时我一心想着修炼,以为能白日飞升,可没想到,竟然来到了这种地方。”

        滕家铭似乎触及到了伤心的往事,说起来,不禁叹息连连。

        原来,滕家铭算起来,应该在一百多年前的茅山待过,而那时,滕家铭也算是一代宗师级别的人物。

        甚至当时滕家铭已修出了真气,达到了传说中羽化成仙的地步。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终于有一天真的羽化成仙、做到了白山飞升,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成什么仙,而是来到了昆仑界。

        来到昆仑界后,滕家铭流浪了很长时间,一直也迷惑不已。

        直到最后一次无意中的机会,滕家铭结识了一个道士,将他引上了万界山,他才知道,自己被所谓的成仙给忽悠了。

        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羽化成仙,而千百年来,那些白日飞升之人,要么魂飞魄散,要么来到了昆仑界。

        从那时起,滕家铭才知道,像这种通过修炼来到昆仑界的人竟然不在少数。

        这些人大都是以真气修炼为主,而整个昆仑界的阳气却又极为稀薄,真气的炼化也愈发困难。

        正因如此,万界山反而是与昆仑界格格不入的存在。

        但是,这些人因为都是正道所成,活在昆仑界里,看着昆仑界噬杀无度,不禁也起了仁慈之心,便慢慢联合起来,准备推翻昆仑界,建立一个与阳间差不多的世界。

        说到这里,滕家铭又是苦涩的一笑,“刘兄弟,我看你的修炼也非阴气,与我们也属同道之人,如果有兴趣,我滕某还是希望刘兄弟能去万界山走一趟。”

        刘浪明白了。

        这万界山的存在,倒是一个契机。

        如今昆仑界虽然人鬼不分,但的确太过混乱,想要将整个昆仑界整合起来,必须要有一个起点。

        而且,真正来到昆仑界,刘浪才感觉到孤单两个字怎么写。

        以前在阳间的时候,不但有花花世界,还有各种熟悉的人和事。

        可来到昆仑界后,一切变得那般陌生,甚至除了杀戮与征伐之外,竟然再也没有了其它的乐趣。

        刘浪怔怔的盯了滕家铭半响,终于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滕兄,真没想到,你们竟然有革命党的气魄呢!”

        “革命党?”

        滕家铭皱了皱眉头,一脸的疑惑。

        刘浪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哦,对了,你来到昆仑界的时候,还没有革命党这个词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