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哀嚎满山
  •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哀嚎满山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自从来到茅山,朱涯跟任逍遥一路斩了数十头野兽,可依旧是无穷无尽的感觉。

        如今的茅山人丁凋零,外面直接被封了起来。

        这件事是诡案组直接插手,而且将茅山上的消息完全封锁了起来。

        现在诡案组的组长是天暮。

        天暮这几日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朱涯跟任逍遥来了。

        天暮认得任逍遥,一看到从来不露面的观天阁的人竟然出现在了茅山,顿时大喜过望。

        稍微打了一下招呼,天暮便让人放朱涯跟任逍遥二人进了茅山。

        进山之后,越往茅山上走,野兽出现的也越频繁。

        这种感觉,跟突然间进入了蛮荒之地一般。

        可是,等任逍遥将那头恶狼斩杀之后,周围很快就响起了呼哧呼哧粗重的喘息声。

        “任前辈,看来我们又得忙活一阵儿了啊。”

        朱涯苦着脸,看着越聚越多的猛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任逍遥也是无可奈何道:“哎,早知道这样,就不要让雷蕾那丫头回蓬莱阁了。”

        雷蕾在花圈店吃饱喝足之后,听任逍遥说蓬莱阁没人了,顿时来了精神。

        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

        平时雷蕾跟任逍遥和左云池他们在一起,自然不能玩得畅快。

        既然如今蓬莱阁没人了,那不回去还在这里干嘛?

        于是,雷蕾划拉了一大包好吃的,直接从花圈店回了蓬莱阁。

        朱涯跟任逍遥各自拿着宝剑,背靠着背,看着那些野兽朝着二人聚拢了过来。

        根据二人的经验,这些野兽除非脑袋被砍下来,否则就算只剩下一只爪子,也会扑上前来。

        更让二人感觉恐怖的是,这些野兽根本不怕疼。

        这怎么打?

        就算朱涯跟任逍遥联合起来,灭杀这些野兽也是并非难事,可是,这样杀下去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怎么办?难道我们就准备一路杀上茅山,留下一堆野兽的尸体吗?”

        任逍遥看了朱涯一眼:“那能怎么办?我们只能边杀边冲,先看看你们茅山的那些人还活了多少吧?”

        一提起茅山弟子,朱涯顿时跟疯了一样:“不行,任前辈,我们必须尽快去道观,晚去一秒钟,就有师弟可能会死于非命。”

        说着,朱涯再也不迟疑,猛然间将手一抖,右手像是一条触角一般,已然抓着宝剑飞了出去。

        “任前辈,我来杀出一条血路。”

        朱涯那只手足足伸出了五六米长,手里拿着宝剑更是上下翻飞,不停的游动着,斩杀野兽犹如砍瓜切菜一般。

        很快,在上山的路上已堆满了兽尸。

        那些兽尸无一例外全部是尸首分离。

        任逍遥看着朱涯这么猛,不禁也是一愣,喝道:“朱道长,你尽管往上冲,后面的我给你挡着。”

        任逍遥知道朱涯师兄弟间的情谊深,看着朱涯红了眼,立刻也想到了解决之法。

        朱涯略一迟疑,大声喊道:“好!”

        朱涯像是一头闯入羊圈的猛虎一般,沿着上山的山路往前横冲直撞。

        后面更多的野兽想要扑上来,却被任逍遥牢牢的阻挡住。

        “谢谢!”

        朱涯脚下生风,大喊一声,已然窜出去数十米远。

        一路斩杀,朱涯毫不容易来到道观之中。

        道观的大门紧闭,显得极其萧条。

        更让朱涯感觉奇怪的是,道观的周围并没有任何一只野兽。

        “难道,师弟们全部遇难了?”

        朱涯心下一沉,直接窜上外墙,翻墙进了道观之中。

        道观里没有半个人影,甚至四处弥漫着血腥的气息。

        “有人吗?你们在哪儿?”

        朱涯神色慌张的在各个房间里穿来穿去。

        没有看到半个人影,甚至连一具尸体都没有找到。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朱涯一直跑到了后院,依旧没有看到有人。

        可是,等朱涯走到后院的时候,看到院墙处破开了一个大洞,那里躺着四五具野兽的尸体。

        更有好几把宝剑插在野兽的尸体上,却依旧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朱涯深吸了一口气,面色铁青,提着宝剑踩到那些野兽的尸体上,朝着墙外走去。

        鲜血洒成了一条长线,一直通入了茅山的后山。

        一路上,野兽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着,看起来异常的惨烈。

        只是,这些尸体内的鲜血已变成了暗黑色,看那样子,应该是数日之前死的。

        朱涯的心已紧紧的悬了起来,越走越快,一直沿着血路走到后山的一个石洞前。

        那个石洞正是当初关着四个铁笼的地方。

        只是,后来范无救的残魂出来之后,将整个石洞炸开了一个大口子,此时山洞完全暴露在了外面。

        在石洞的外面,数十只野兽正虎视眈眈的盯着里面,个个张牙舞爪,却是畏缩着不敢上前。

        “怎么回事?”

        看着野兽围而不前,朱涯心里立刻起了一丝希望。

        “师弟,师弟,你们在吗?”

        朱涯大喊一声。

        那些野兽听到声音,猛得回过头来,虎视眈眈的盯着朱涯。

        有四五只野兽更是围拢过来,将朱涯团团围在中间。

        “妈的,找死!“

        朱涯冷哼一声,手中宝剑一挥。

        刷刷刷数声响。

        那几只野兽连哀嚎都没来得及,却是闷哼一声,猛然间倒在了地上。

        所有的野兽似乎也感受到了危险的来临,纷纷转过头来,盯着朱涯。

        山洞中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

        “朱师兄,掌门师兄。”

        “是掌门师兄,掌门师兄回来啦。”

        “我、我们终于有救了。”

        山洞之中传来了欢呼之声,那些声音中充满着无尽的惊喜。

        朱涯听到还有人活着,顿时大喜,高声喊道:“陈师弟,你们都还好吗?”

        朱涯离开茅山这段时间,处理茅山相关事务的正是陈阿丙。

        陈阿丙听到朱涯的声音,顿时泣不成声,哀声叫道:“掌门师兄,这、这些野兽是怎么一回事?”

        “我、我们很多师兄弟都死了。”

        “我、我们好不容易将他们的尸体拖到了这里,不然全部会被这些野兽吃掉了。”

        一声哭喊,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迅速蔓延开来。

        整个山洞之中立刻回荡起了哀嚎之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