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一知半解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一知半解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五行之灵不知道阴阳书,却知道煞妖幻镜。

        刘浪将自己心中的疑惑全部问了出来,这才知道,五行之灵所说的一切,最终全部指向一个地方,昆仑山。

        据五行之灵所说,煞妖幻镜的真正源头正是昆仑山的恶鬼道。

        只要在源头处破坏掉恶鬼道,才能阻止煞妖幻镜中的尸族重现人间。

        再问,五行之灵也说不出更多了。

        刘浪看着五个老头对自己恭敬有加,心中不禁也琢磨了起来:难道,自己真的轮回了千年,只是为了回到地心,找到五行之灵,给自己指引吗?

        只是,那阴阳书究竟是不是阻止阴阳缝隙的关键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刘浪将这些年自己心中的困惑都说了出来。

        五行之灵有的能回答,有的却回答不了。

        正如七尸蚀魂丸,五行之灵却从来没有听说过。

        看来,如果五行之灵说的是真的话,当时肯定是时间太多匆忙,根本没来得及将所有的东西都传递到五行之灵的意识之中。

        “罢了,自己去找吧!”

        刘浪看着五行之灵,终于挤出一丝微笑,“那我再问一个问题吧。”

        “鬼父,我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刘浪抚摸着童瑶脑袋:“她为什么突然没有修为了,跟普通的小孩一样了?”

        五行之灵闻言,相互对视了一眼,答道:“鬼父,这里是您强大的法力形成的,除了您之外,其余的人进来都会法力尽失的。”

        “啊?这么牛?”

        刘浪不禁一愣:“那出去之后,童瑶还能恢复喽?”

        “当然!”

        五行之灵连忙点头。

        “哦,那我该怎么离开这里?”

        “这个简单,我们可以送鬼父出去。”

        “那你们呢?”

        刘浪一脸期盼的看着五行之灵,着实希望他们能跟着自己一起回到地面。

        这样以来,自己的势力定然会大增,对付那些小小的影无垢肯定也是信手拈来。

        可没想到,五行之灵却是轻轻摇了摇头:“鬼父,当年我们误入阴冥,经过了千年才发现,这里才是我们真正的归宿。”

        刘浪不想强人所难,只好点了点头:“好吧,那……送我出去吧!”

        ……

        花圈店。

        雷蕾坐在懒人椅上,一只手拿着一块冰激凌,另一只手拿着一块棒棒糖,盘着小腿,吃一口冰激凌,然后又吃一口棒棒糖,却是不亦乐乎。

        吴半仙却背着手,不停的围着雷蕾转来转去,额头上全是汗水,直急得团团转。

        “小姑奶奶,您再吃,牙就掉光啦。”

        雷蕾抬起头来看了吴半仙一眼,咧嘴一笑:“嘻嘻,掉光了也不用你管。”

        吴半仙此时才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太天真了。

        本来以为雷蕾在这里,对付那些忍者肯定绰绰有余。

        可谁成想,雷蕾在这里不但当成了小祖宗,除了吃喝玩乐之外,根本啥都不管,竟然连观天阁被人攻陷了都置之度外了。

        吴半仙这个愁啊。

        如今不但*派的人遭受了暗杀,甚至就连茅山在内的各个道家名山都出现了诡异的野兽。

        那些野兽出没于晚上,见人就吃。

        本来吴半仙还想将茅山弟子叫到燕京来保护*派的人,可谁成想,茅山弟子死伤大半之后,竟然连野兽的影子都没见到。

        龙虎山更是传来消息,比茅山的情形好不了多少。

        如今刘浪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这种情况再持续下去,恐怕不但是*派,就连茅山跟龙虎山也要毁于一旦了。

        所以,吴半仙却是想方设法想要让雷蕾出手帮忙。

        雷蕾的态度很坚决,除了吃之外,一概充耳不闻。

        “小姑奶奶,你再不出手帮忙,那*派就完了啊。”

        “不但是*派,恐怕茅山也要完了啊。”

        “小姑奶奶,你倒是说句话啊。”

        吴半仙哭丧着脸,就差给雷蕾跪下了。

        雷蕾翻了翻白眼,似乎终于有些不耐烦了,摆了摆手道:“行啦行啦,看你这么大年纪的份上,那本姑奶奶就勉强帮你一次吧。”

        说着,雷蕾终于从懒人椅上站了起来,摸着被撑起的小肚子打了一个饱嗝:“嗯,不错,在蓬莱阁可憋死我了,这才叫真正的生活嘛。”

        “对了,蓬莱阁?”

        “我的天呀,蓬莱阁好像被别人占领了,也不知道任逍遥跟左天池怎么样了呢?”

        待了这么多天,雷蕾似乎也终于记起蓬莱阁来了。

        边喊着,雷蕾抬脚就要往外走。

        吴半仙一看急了,大叫道:“小姑奶奶,你这又是去哪儿啊?”

        “回蓬莱阁啊,我得看看那俩家伙死没死呢。”

        我靠!

        吴半仙就差跳起来骂娘了。

        合着说了这么一半天,你屁股一拍走人了,我们*派跟茅山还是得玩完啊。

        嘎吱!

        正当吴半仙一筹莫展的时候,花圈店的门被人推开了。

        从门外走进一个身穿白袍,后背负着一把长剑的帅气男人。

        男人进门之后,身影一闪,直接出现在了童瑶面前,一伸手,咚的敲了童瑶脑袋一下。

        童瑶又急又恼,大声叫道:“任逍遥,你没死啊!你欺负我干嘛!”

        来人正是任逍遥。

        刑妖已除,阴阳界派来的人也不见了踪影,任逍遥一个人在蓬莱阁待着也感觉没意思,便想起来燕京看看。

        没想到,刚来燕京就发现了*派被忍者暗杀的事情。

        于是,任逍遥便迫不及待的来到花圈店,正听到童瑶跟吴半仙的对话。

        吴半仙一看到来人是任逍遥,顿时大喜过望,不禁长长出了一口气,大叫道:“任阁主,你终于来了啊!快,快帮帮忙,把那些忍者给我们收拾啦。”

        任逍遥瞪了童瑶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连忙拉着吴半仙走到一边,一脸凝重道:“吴得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快给我说说。”

        吴半仙这段时间一直用铜钱卜算吉凶,自然也早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听到任逍遥问起,吴半仙连忙说道:“我只知道这件事是一个叫渡边二郎的家伙做的,他的手下有十一个厉害的忍者。可是,对于屠杀茅山跟龙虎山弟子的怪物究竟是什么东西,我却是怎么都算不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