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我的杰作?
  •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我的杰作?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地狱之门又叫死亡谷,在昆仑山生活的牧羊人宁愿让牛羊没有肥草吃饿死在戈壁滩上,也不敢让其进入昆仑山那个牧草繁茂、古老而沉寂的深谷进食。

        死亡谷里四处遍布狼的皮毛、熊的骨骸、猎人的钢枪及荒丘孤坟,向世人传递着一种阴森慑人的死亡气息。

        传说在数十年前,曾有一位牧民冒险进入谷地寻马。

        几天过去后,那位牧民没有出现,但马群却莫名其妙的出现了。

        后来他的尸体在附近的一座小山上被发现。

        握资料显然,当时牧民的衣服破碎,光着双脚,怒目圆睁,嘴巴张大,猎枪还握在手中,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他的身上没有发现任何的伤痕或被袭击的痕迹。

        左云池虽然自从进入蓬莱阁后,几乎不谙世事,也不再过问这些东西,但跟华夏的诡案组却有联系,对这些事情自然也有耳闻。

        正因如此,左云池最近几年才频繁出没在昆仑山,想一探究竟。

        此时看到传说中的范无救带着自己来到这里,左云池哪里还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范无救的话,左云池不禁深吸了一口气,颤声问道:“前辈,难道,您说的阴阳缝隙,难道这里真的连通阴冥之地?”

        范无救看了左云池一眼,那张白得吓人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诡异,摇了摇头道:“这里只是阴阳缝隙波动最为厉害的地方,离真正的阴冥之间还差得远呢<="l">。不过,我带你来仅仅只是想借助里面的阴气提高你的修为。”

        说着,范无救提步朝着走去。

        左云池虽然还疑惑不已,可也不敢怠慢,连忙跟上。

        在走到谷口百余步远的地方,左云池明显得感觉到里面散发出阵阵阴森森的气息。

        那种感觉对普通人来说,绝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更别提那些自来生长在这里的野兽了。

        可是,对于修炼鬼气的左去池来说,吸引力却非常大。

        “前辈……”

        范无救一摆手,低沉着声音道:“这里虽然只是阳间与昆仑界的连接点,平时昆仑界也鲜有人敢涉足,可是,里面的凶险却比外面大上很多。小辈,这次进去,你必须达到鬼帅的修为,否则……”

        还没等范无救说完,左云池立刻张大了嘴巴,惊讶道:“鬼帅?那、那怎么可能?”

        范无救冷哼一声,不待左云池说完,突然一把抓住左云池的肩膀,两步往前一跨。

        左云池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得挤压了一下般。

        下一刻,耳边响起了呼啸的风声,甚至还有鬼哭狼嚎之声。

        左云池面色大变,不禁抬眼观望,这一看,不禁吓得心胆俱裂。

        入目之处,骸骨遍野,不时有野狼在骸骨之中寻觅着可以吃的食物,而数不清的鬼影四处飘荡,徘徊不前。

        更有一些骸骨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像是被什么东西在一点点啃噬一般。

        “这、这是什么地方?”

        范无救看了左云池一眼,闷声道:“阳间的人叫这里为死亡之谷,地狱之门,可是,昆仑界却把这里当成跃入阳间的唯一希望。”

        “这、这里有真的有阴阳界的存在?”

        范无救摇了摇头,面色依旧冰冷道:“这里目前只是道缝隙,顶多只能送一些鬼将级别的存在进来。可是,如果一旦被他们发现我在这里,恐怕他们会派大批的鬼将进来,就算我再厉害,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啊?那怎么办?”

        “怎么办?哼,你必须要尽快修炼!”

        范无救说完,竟然也不打招呼,一拳轰在了左云池的胸口。

        左云池直接被打飞了,重重摔倒在地。

        可是,范无救那张死人脸依旧没有表情,眨眼间窜到了左云池面前,怒喝道:“这里阴气如此浓郁,你还等什么?这么废物,在阳间称王称霸,真正碰到昆仑界的人连狗屁都不是<="r">!”

        “快点还手!还手!”

        “砰!”

        又是一拳!

        左云池丝毫没有招架之力。

        刚刚爬起来,再次被打倒在地。

        可也正因如此,左云池感觉周围的阴气疯狂的钻进体内,而自己的身体像是一块海绵一般,不停的吸食着周围的阴气,快速的转化成鬼气。

        ……

        地底深处。

        五个老头朝着刘浪叩拜,恭敬有加,不禁让刘浪一阵脑大。

        适应了好大一阵之后,刘浪才确认那个黑肤白须的老头就是山精二黑,不禁大为疑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们为什么一直管我叫鬼父?”

        “哈哈,鬼父,您果然忘记自己了啊。”

        “鬼父,当年就是您把我们扔在这里的啊。”

        “对啊对啊,您说终有一天会回来,需要我们开启您体内的封印。”

        “鬼父,您竟然什么都不记得了?”

        “胸口啊,那可是鬼父您自己的封印啊。”

        五个老头七嘴八舌,却是让刘浪更加迷惑,连忙制止道:“慢着,五位前辈,你们一个个说。”

        刘浪指着山精,“你来说。”

        山精咽了一口唾沫,黑脸上显然出得意之色,似乎被刘浪重视感觉很荣幸。

        “鬼父,在碰到您的时候,我老是感觉这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我,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叫您鬼父。”

        “可是,跟着您来到这里之后,我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

        “这些都是当年您安排的啊。”

        山精边说着,边唾沫横飞,讲得眉飞色舞。

        可是,刘浪越听,却感觉像是天方夜谭一般,不禁目瞪口呆。

        “这、这一切,难道都是真的?”

        这一切,都是真的。

        刘浪边听山精讲着,边掀开自己的胸口,露出了那个跟牡丹图案一般的烙印,不禁惊骇不已:“我的三魂七魄就在这里?这、这就是当年我自己给自己留下的印记?”

        刘浪伸手触摸着胸口的牡丹烙印,透出丝丝冰凉的气息。

        感受到那种从心底里传来的震撼,刘浪依旧半信半疑:“你们不断的用雷电轰击前来试探的人,就是为了确定是不是我,破开封印?”

        “当然,鬼父,这一切都是当年您频死之际用一丝残念做的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