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调戏黑妃
  •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调戏黑妃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秒杀!

        一只堂堂的妖帅,竟然被秒杀了。

        那些没死的小妖瞬间缓过劲来,纷纷四散逃跑。

        任逍遥跟左云池更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盯着黑烟。

        黑烟只扫了俩人一眼,身影慢慢聚实,不一会儿,竟然形成一个穿着黑衣,头戴高帽的男子形象。

        男子脸白如纸,手里拿着一根哭丧棒,身上缠着一条儿臂粗细的锁链,赫然跟传说中的黑无常一般无二。

        任逍遥跟左云池相互对视了一眼,心中暗惊,同时拱手,恭敬道:“不知前辈……”

        男子将手一摆:“你们是昆仑老人的徒弟,是你们发出关于昆仑界的讯号?”

        左云池虽然不知道男子是什么人,但看着他秒杀妖帅刑妖的本事,已是大为惊讶。

        如果人家想杀自己俩人,恐怕也只是一弹指的事情。

        左云池深吸了一口气,稍微调息了一下,连忙上前一步,拱手施礼道:“前辈,真有昆仑界?”

        男子看了左云池一眼,目光深邃,似乎一眼就能将左云池看穿。

        男子面无表情,兀自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鬼气如此稀薄,难怪连一只小小的妖帅都打不了呢。”

        说罢,男子又看了任逍遥一眼,不禁冷哼一声:“老崔倒是玩笑的紧,自己本就不精通仙道之法,竟然还传给你真气修炼的法诀,倒真是有意思。”

        不再理会任逍遥,男子一把抓住左云池,对着任逍遥低喝一声:“小辈,这里不适合修炼鬼气,你先守着蓬莱阁,我带这位小友去去就回。”

        男子抓着左云池,跟抓着一只小鸡般轻松。

        左云池没有半丝还手之力,不禁惊愕的问道:“前辈,我、我们要去哪里?”

        “昆仑界。”

        男子瞟了左云池一眼,再次化成一团黑气,将左云池裹在其中。

        左云池只感觉自己脚下发虚,不禁大吃一惊:“这、这难道就是腾云驾雾?”

        ……

        地底深处。

        越过岩浆城往地底走,反而没有了那种燥热之感,有的只是冰凉的气息。

        刘浪此时有童瑶护身,不禁心下大定,根本不再惧怕黑妃,边走边调戏着。

        “妖女,嘿嘿,你说你身材这么好,长得这么漂亮,干嘛整天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啊?”

        “想杀我?哎,真是好笑,是不是心里现在很委屈?”

        “想哭,但是哭不出来。心里是不是在想,我一个堂堂的妖帅,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

        刘浪完全不顾黑妃的感受,不停的往黑妃的伤口上撒盐。

        黑妃此时恨不得将刘浪抽筋剥骨,恐怕也难消心头之恨。

        可是,那又能什么办法?

        黑妃清楚的知道,自己还没动手,恐怕只要有一丝想杀刘浪的念头,就直接被童瑶给干掉了。

        一个是妖帅,一个是鬼帅,这差别也太大点儿了吧?

        黑妃的确很郁闷,沉着脸,也不吭声。

        刘浪看到黑妃的样子,不觉心情大爽,跟在黑妃的身后,看着她扭动着屁股,那性感的身躯展露无疑。

        “哎,太棒了,嘿嘿,如果你不是妖的话,把你带回地面,无论放在哪里,肯定都是头牌。”

        “嗯,随便扔在一个夜总会,那些想要你的男人,指定会挤破头的。”

        “钞票啊,定然会大把大把的赚来。到时候何苦四处奔波?哎……乱世无奈啊。”

        刘浪唏嘘不已,竟然开始做花花梦了。

        黑妃本就是高高在上的妖帅,哪里受过这种委屈?

        如果可以哭,黑妃恨不得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士可杀不可辱!

        黑妃终于忍不住刘浪的聒噪,立刻止住脚步,怒视着刘浪,咬牙切齿道:“小子,别以为你有鬼帅护身就可以如此嚣张,哼,我就不相信鬼帅一直可以在你身边。”

        “一旦鬼帅不在你身边,信不信我就宰了你!”

        刘浪见此,拍着胸脯作惊吓状:“哎哟喂,可吓死我了。”

        “宰了我?嘿嘿,我说妖女,就算童瑶不在我身边,你真能杀了我吗?”

        黑妃顿时无语了。

        如果能撞死的话,索性直接撞死在石头上算了。

        黑妃发现,就算童瑶不在刘浪身边,自己也没法奈他何。

        一只妖帅做妖做到这种地步,的确是个悲伤的故事。

        有童瑶跟没童瑶虽然有区别,但区别却根本不大,只不过童瑶可以秒杀黑妃,而刘浪,却可以跟黑妃周旋。

        黑妃不再吭声,再次转过身,阴着脸往前走去。

        刘浪哈哈大笑着,冲着童瑶做了一个鬼脸,伸出了大拇指。

        童瑶看到刘浪开心的样子,冰冷的表情竟然一点点舒展开来,露出一个天真的微笑。

        刘浪看到童瑶笑,不禁一愣。

        之前并没有仔细观察童瑶,虽然童瑶不过十来岁,但的确是个美人坯子。

        只是童瑶身上穿的小红袄太老土,让人一看,就跟乡下毛丫头似的。

        “童瑶,你得穿件漂亮的衣服。”

        刘浪莫名其妙说了一句话。

        童瑶一怔,却是娇羞的低下了头,发出一声闷哼:“嗯。”

        刘浪并没有注意到,在童瑶低下头的同时,她的脸颊竟然泛起一抹微红。

        一直乖乖跟在童瑶身边的阴奴见此情景,不禁瞪大了眼睛,满是惊奇之色。

        阴奴的模样,就跟童瑶的管家一般,弓腰跟在童瑶身边,甚至生怕童瑶会脱离自己的视线。

        这么一个强力的打手,本来是黑妃的左膀右臂,可如今……

        不提也罢,对黑妃来说,全是伤心。

        黑妃虽然一直往前走,但凭着妖帅的本领,对身后发生的一切自然也感知的一清二楚。

        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变成了孤家寡人。

        黑妃不由得加快了步伐,一直朝着地下走去。

        在黑妃心中,还有最后一丝希望。

        只要那五行之灵将刘浪他们全部杀死,那自己就坐收渔利。

        可是,这点希望也仅仅只是希望而已,而且非常渺茫。

        黑妃甚至感觉,那五行之灵不但不会被自己得到,甚至还会再次增加刘浪的势力。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黑妃的耳朵已经对刘浪的话起了免疫力了。

        “小子,那就是五行之灵。”

        刘浪正不停的调息着黑妃,突然见黑妃停下脚步,指着远处的五颗珠子。

        刘浪立刻止住脚步,大大咧咧的搂住黑妃的香肩,抬头观望。

        黑妃在被搂住的刹那,猛得打了个哆嗦,顿时瞳孔收缩:“你、你竟然敢非礼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