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天意弄人
  •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天意弄人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玉妖已经修成了妖将,可谓是百毒不侵。

        可是,那第一百零一种毒,却是无法抵挡。

        没想到,胡三太奶扯断自己的狐尾所化的黑狐,所放的屁毒性如此之大。

        下一刻,待玉妖反应过来之时,只感觉自己的浑身像是被抽了筋一般,松软无力,直欲坠到地上。

        胡三太奶同样脸色苍白,看着玉妖终于中了自己毒,立刻将手一招,大声喝道:“快!”

        那只黑狐反过头来,一口咬在玉妖的脖子上。

        这一次,玉妖再也没法躲避,直直的坠落而下,重重砸在地上。

        ……

        武当山。

        后山之上,一处悬崖峭壁。

        峭壁直入云端,半腰之处,一棵倾斜的松树。

        松树巨大无比,犹如一片云顶一般,根脉插入石壁之中,牢牢的扎入半山腰,像是一个苍老孤独的老人一般,俯看着武当山下的芸芸众生。

        巨大的松树后面,隐藏着一个山洞。

        山洞不知何时存在,经过岁月的侵蚀,外面已长满了杂草。

        可是,最近这段时间,那些杂草却有被翻动的痕迹。

        一只麻雀停在松树的枝头,吱吱喳喳叫个不停。

        突然,山洞中发出一声闷响,一时间滚滚浓烟,从里面冒了出来。

        那只麻雀惊飞而起,飞出去老远之后还不望回看了一眼。

        在十余里外的武当山下,有村民正在地里干活,猛然间抬起头来,却看到峭壁之处有浓烟滚滚。

        “咦?那里怎么会冒烟呢?”

        一个村民狐疑的问了一句。

        另一个村民也抬起头来:“峭壁上冒烟,可能是枯草被烈日烧着了吧。”

        “啊?那不会发生山火吧?”

        “你看你操那份心,那里那么陡峭,哪里有草可以着得起来啊?”

        “哦……也是。最近也不知怎么回事,那里似乎经常冒烟呢。”

        “嘿嘿,谁知道啊,可能是武当上的哪个道士在跟我们开玩笑吧。”

        俩村民边议论着,又弯腰继续手中的活。

        这半山腰上经常有炸响声,甚至有浓烟滚出。

        方圆十里之内都已经司空见惯了。

        武当山也派人查探过,可是,那么陡峭的悬崖,傻子才冒险下去看呢。

        久而久之,又没有什么威胁,也就没人放在心上了。

        可是,此时悬崖之上,却站着一个失魂落魄的身影。

        身影俏丽,楚楚可怜,一身道袍掩饰不住她玲珑的身姿,脸上挂着两串泪珠。

        “步师兄,我如今无依无靠,连仇都报不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步师兄,你是我唯一的希望,可是,你却不在我身边。”

        “我已无处可去,去燕京还差点儿死于非命。”

        “嘤嘤,步师兄,来世再见吧。”

        身影静静的哭着,消瘦的脸上绝望不已。

        纵身一跃,直接跳下了悬崖。

        犹如一颗下坠的石子,毫无阻拦的往下坠去。

        万念俱灰。

        噗!

        咔嚓!

        也许是不该死。

        这个身影正好撞到了半山腰的松树上,再也无法下坠半米。

        可是,意识却已陷入了昏迷。

        朦朦胧胧中,她看到一个人影跑到自己的面前,带着一脸关切的焦急。

        她虚弱无力,嘴角却划过一丝微笑,喃喃的张了张嘴唇:“步师兄……”

        直接昏迷了过去。

        待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在她的身边,坐着一个满脸胡须的男人。

        “步师兄?”

        她看到眼前的男人,立刻惊喜的叫了起来。

        想动,可浑身的酸痛却让她动弹不得。

        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藏匿在此的步知非。

        自从步知非成为安玉桥的傀儡,疯癫之后,便成了传说中的八魄之人。

        八魄之人对某种特定的东西有着天妒的才华。

        步知非虽然失了道术,却得到了炼丹术。

        步知非自从上次跟安可希分开之后,便悄悄回到了武当。

        没想到,刚刚潜入后山,却遇到了一头饿狼,差点死在了饿狼的嘴下。

        最后,被饿狼逼到了悬崖之处,纵身一跃,跳下了悬崖,也正好被松树接住,这才发现这个隐藏在松树后面的山洞。

        步知非大难不死,便钻进了山洞之中。

        不知是造化弄人,还是老天的刻意安排。

        这个山洞里竟然仿佛一间丹室一般,不但各种药材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一个炼丹炉。

        丹炉旁边,更有自称‘丹公’的人留下的一部丹书。

        就这样,时间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步知非可谓是废寝忘食,整日以丹为食,枕丹睡觉,岁月恍惚不知。

        步知非看着安可希醒来,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眼中,却闪着晶莹。

        “师妹,你怎么这么傻啊?为什么要跳下来?”

        安可希挣扎了两下。

        步知非连忙扶起,“师妹,你、你受苦了。”

        安可希连连摇头,不知是高兴还是悲痛,眼泪不止,笑容不减。

        “师兄,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步知非连连摇头:“当然不是。”

        “那、那你掐我一下。”

        “师妹,掐你干嘛?”

        安可希使劲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疼得尖叫一声,脸上瞬间通红无比。

        真得不是做梦。

        可是,自己跟师兄的这个动作,也太暧昧了吧?

        安可希初历人世,早已不是那个刁蛮任性的掌门之女了。

        步知非看着安可希脸色透红,不觉也心神荡漾,柔声道:“师妹,你、你……”

        忽然,安可希抬起头来,用自己的嘴唇堵住了步知非的嘴。

        一股从未尝过的滋味,瞬间钻进了步知非身上的每个细胞。

        这一刹那,步知非恍如进入天堂,一把将安可希拥入怀中,两只手不停的摸索了起来。

        干柴加烈火,久旱逢甘霖。

        一个心无所依,只求一死。

        一个发愤修炼,只为重新站起。

        良久。

        安可希依偎在步知非的怀里,一脸陶醉的娇羞,“师兄,我好累,我再也不想离开你了。”

        步知非温柔的抚摸着安可希的每一寸肌肤,温柔的笑道:“师妹,师兄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天涯海角,我都会带你去走。”

        “嗯。”

        安可希重重点了点头,盯着步知非的眼睛,问道:“那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儿?”

        步知非目光闪烁,思索了一会儿:“我整日服用丹药,身体已非从前所能比拟。”

        深深吸了一口气,步知非眼中迸现出阵阵杀气:“先回武当,夺回掌门之位,然后再去找刘浪,告诉他七尸蚀魂丸的真正功效与来历。”

        边说着,步知非拿起脚边一本泛黄的书籍,出神的看着。

        那本书,扉页之上,写着两个字:丹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