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临卦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临卦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露卡西走后,刘浪检查了一下何尚,发现他只是疲劳过度,便将他放到了床上,自己来到花圈店。

        吴半仙正一脸沮丧的坐在懒人椅上,嘴里不停的唠叨着:“蓝宝石,我靠,那可是蓝宝石啊。”

        刘浪一把将吴半仙拽了起来,恶狠狠道:“吴半仙,你少在这里装神弄鬼!朱涯受伤,如今生死不知,你还有心情在这里惦记着蓝宝石?你还是不是他的师叔?”

        刘浪一想起朱涯为了寻吴半仙,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不禁越想越气,使劲将吴半仙扔回到懒人椅上,破口骂道:“你个老不死的,狗改不了吃.屎!哼,我以为你这次回来,算卦的本事强了,没想到,竟然还是这副德性。”

        吴半仙被刘浪跟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又扔在了懒人椅上,却是不急不燥,不气不恼,依旧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咳咳,我说刘浪啊,你生气有用吗?反正我知道朱师侄死不了!嘿嘿,这一场灾难对他来说,也许是造化,你说你着什么急啊?”

        刘浪闻言,不禁一愣:“什、什么造化?”

        “咳咳,我有点儿口渴了。”

        吴半仙假模假样的咳嗽了一声。

        刘浪哪里会吃这一套,抬起巴掌叫道:“信不信我抽你?”

        吴半仙吓得往后一缩,“靠,我在外面排摊算卦都要钱呢,你、你竟然如此野蛮。”

        吴半仙边说着,恨恨的拿出了六枚铜钱,随手往桌子上一扔,指着铜钱说道:“你看,临卦。”

        刘浪疑惑的低下头,看着那六枚铜钱,一脸迷惑的道:“什么意思?”

        吴半仙梗起脖子,指着刘**道:“你看看,我都算过多少次了,没事没事!哎,你就是一个莽夫,莽夫!”

        吴半仙似乎终于找到了发泄口,边指着刘浪边显摆道:“敦临,吉,无咎。无亨,利贞。”

        这一次,刘浪没有反驳,而是看着铜钱,又看了看吴半仙:“朱涯真的没事?”

        “废话!不但没事,而且还会因祸得福,至于能得到什么福泽,却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听到吴半仙这么说,刘浪也放下心来。

        以前的时候,就算吴半仙求着刘浪相信,刘浪也绝对不会相信他的胡说八道。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

        尤其是刘浪听到吴半仙将南洋的情形算得一清二楚,刘浪便明白了,现在的吴半仙不只是会忽悠的神棍,而是一个有真材实料的神棍。

        虽然他看起来很不让人相信。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个卦是什么意思?”

        刘浪见过很多算命的,可从来不知道其中的旨要,感觉这是一门太过高深的学问,不禁也来了兴趣。

        吴半仙见显摆的机会来了,哪里还会错过?

        “咳咳,你看啊,临卦初九为巳火,九二为卯木,火烧木为凶。可是,再往上,初三为丑土,土掩木灰可逢春,懂吗?春开发芽,万物复苏。”

        刘浪听得半知半解,但还是点了点头,随手将铜钱划拉了一下,弄乱之后,没好气的说道:“行了,你厉害!哼,回头等暖暖回来,我倒要看看你能嚣张到哪儿去!”

        在刘浪的心里,吴暖暖既然受了提耳道人的指点,卜算之术肯定非吴半仙所能比的。

        吴半仙这次没有反驳,反而嘿嘿一笑:“长江后浪推前浪,有什么大不了的。”

        “咦?”

        刘浪闻言,不禁一怔,“没想到,你个老神棍还有谦虚的时候?”

        刘浪说完,正想回去休息一下,养足精神再去蓝湖那里,看看朱涯的情况,可突然眉头一皱,猛得抬起头来,盯着花圈店的屋顶之上。

        话音落下,刘浪手中已拿出了仙人斩,虚空一指,喝道:“滚出来,再不出来老子现在就杀了你!”

        吴半仙被刘浪吓了一跳,也缓缓抬起头来,可却什么都没看到,不禁晃着脑袋道:“咋了,一惊一乍的?”

        哗啦!

        正在此时,屋顶上竟然掉落下一块泥土。

        在泥土下落的瞬间,一道鬼魅的身影也浮现了出来。

        刘浪一看,顿时吃了一惊:“鬼秀才,你不在蓝湖好好待着,怎么回来了?”

        鬼秀才面露悲愤,瞪着双眼,怒声道:“刘兄弟,那、那头大章鱼被人杀了!”

        “什么?石居?”

        刘浪一愣:“怎么回事?”

        鬼秀才义愤填膺,断断续续的叫道:“一个叫血蝠的家伙,不但杀了大章鱼,还调戏玉妖,刘兄弟,你、你不明坐视不理啊。”

        刘浪皱着眉头:“有人能轻易在玉妖的眼皮子底下杀死石居?他究竟是什么人?”

        鬼秀才颤声道:“哼,我知道是什么人!不过,好像是黑妃手下的三大妖将之一,说煞妖幻镜根本没有消失,而是被刻意隐藏了起来。”

        边说着,鬼秀才上前抓住刘浪,“刘兄弟,快,快去帮石居报仇,杀了那个血蝠。”

        刘浪闻言,一把将鬼秀才的手打开,沉声道:“鬼秀才,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你先把煞妖幻镜的事情告诉我。”

        鬼秀才怔怔的盯着刘浪,一五一十将血蝠的话转告给了他。

        刘浪听后,本来还想休息一下,可倦意全无,转头看着吴半仙问道:“你能算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

        吴半仙愣愣的看着鬼秀才,似乎在琢磨着刘浪怎么会跟一只百年老鬼混在一起,听到刘浪的话后,也是一愣,随即摇了摇头:“不能。”

        “什么?为什么不能?”

        “我只能算人事,算不了鬼事,更算不了妖事。”

        “我靠,你倒有点儿自知之明!”

        刘浪骂了一句,略一思索,拿出手机,给左云池打了过去。

        “左阁主,煞妖幻镜有新的情况了。”

        左云池问道:“刘兄弟,什么新的情况?”

        “有只地下的血妖传来讯息,说煞妖幻镜根本没有消失,而是被刻意隐藏了起来。”

        “什么?刻意隐藏?”

        左云池大吃一惊:“你在哪儿?我现在去找你,一起去煞妖幻镜消失的地方看看。”

        “我在花圈店。”

        刘浪挂了电话,眉头紧紧皱起,自言自语道:“血蝠?血妖,这名字……难道是吐血的蝙蝠吗?”

        眼中杀气迸发:“敢杀我的人,简直是自己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