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地狱之门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地狱之门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一时间,周围的树枝咔嚓咔嚓作响,很快折断,狼籍一片。

        树叶散落,洋洋洒洒。

        花生跟孔亚枫更是看得目瞪口呆,竟然忘了再去斩杀尸鞘鸟,像是观景一般。

        “师父,这是怎么个情况?”

        花生终于回过味来,回过头看了刘浪一眼。

        刘浪缓缓站起身来,看着半空中的胶战,心中却同样震撼不已。

        如果当时不是尸狗太自大,只想凭借自己影无垢的幻影之形,如果尸狗也招出魂魄来给自己打斗,鹿死谁手还真难定呢。

        可是,此时显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抬头看了那些尸鞘鸟一样,等所有的尸鞘鸟都战死之后,那些魂魄也会消散,用不着在这时再浪费时间了。

        “孔师兄,帮我们带路!”

        孔亚枫终于也回过神来,冲着刘浪点了点头道:“好,跟我来!”

        沿着密林继续向前。

        密林很宽广,而且非常浓密,树与树之间的间隔不过三四米远。

        往前行了一段路,孔亚枫忽然止住脚步,一脸的凝重,低声道:“刘师兄,不对劲,前面好像有埋伏。”

        “埋伏?”

        刘浪皱了皱眉头。

        一只鬼婴慢慢从地底下爬了出来,然后爬到孔亚枫的肩膀上,吱吱低叫着。

        孔亚枫拍了拍鬼婴的脑袋,轻轻点了点头。

        那只鬼婴像是听懂了一般,从孔亚枫的肩膀上跳下来,再次钻进了地下。

        刘浪跟花生相互对视了两眼,同样疑惑不已。

        孔亚枫似乎看出了他们的疑惑,解释道:“刘兄弟,神曜岛上惨死的女人不计其数,胎儿也数不清,我之前带的吱吱只是最强的鬼婴,可是,散布在整个神曜岛上还有数十几鬼婴。”

        “什么?这些鬼婴都听你差遣?”

        刘浪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孔亚枫。

        孔亚枫点了点头,并没有任何自豪的神色,反而有些落寞:“可是,只有吱吱生出了灵识,但却被禹布杀死了。其余的鬼婴只是简单的服从我的命令而已。”

        刘浪自然能理解孔亚枫的意思。

        这种感觉就跟小黑一样,跟亲人差不多了。

        如果小黑真出意外,刘浪知道,自己就算把天掀翻了,就算不顾自己的生死,也绝对不会放过凶手的。

        孔亚枫对那只叫吱吱的鬼婴显然也是这种感情。

        此时,孔亚枫不仅仅是想保护圣女,恐怕还想将禹布碎尸万段了。

        刘浪不再言语,低声问道:“有什么建议?”

        “我先派几只鬼婴前去打探一下。”

        刘浪点头表示同意,转头对花生道:“花生,小心点。”

        “放心吧,师父。”

        ……

        西北之地,昆仑山脉。

        昆仑山绵延数千里,山上除了少数低矮的灌木覆盖之外,长年累月的覆盖着一层白雪。

        在昆仑山脉一处高坡之上,一只羚羊正不停的转动着脑袋,四下打量,寻找觅食之所。

        在山坡之下,离羚羊不远处,三头眼中放着绿光的饿狼,正虎视眈眈的盯着羚羊。

        羚羊并没有觉察到危险的来临,一边觅食,一边蹦蹦跳跳。

        三头饿狼悄悄潜行,离羚羊越来越近。

        其中一头稍大的饿狼在离羚羊只有十几米远的时候,突然间暴起,直朝着羚羊扑了过去。

        羚羊似乎在一瞬间反应了过来,立刻撒开腿朝着坡下的深谷中跑去。

        三头饿狼成夹击之势不断追击。

        眼见离羚羊越来越近,而那只羚羊也将成为饿狼的果腹之食时,三头饿狼突然止住脚步,面露不甘之色。

        那只羚羊浑然不觉,只顾逃窜,一头扎进前面的幽谷之中,眨眼间消失不见。

        霎时间,幽谷之中雷声大作,一声声嘶鸣响了起来。

        三头饿狼惊恐的往后退了退,却是不敢再往前一步。

        十几分钟后,雷声渐消。

        突然,刚才羚羊消失的地方竟然传出一阵风声。

        一具骸骨骤然间跳了出来,在半空中打了一个优美的弧度,扑通一下摔在了三头饿狼的跟前。

        骸骨哗啦哗啦散开,变得支离破碎。

        那具骸骨,赫然是刚才逃进去的羚羊。

        “嗷……”

        那头最大的饿狼仰头长啸一声,扭头就往回跑。

        另外两头紧随其后,很快就消失在了灌木之中。

        而与深谷相对的另一处山坡之上,此时正站着两个人。

        两人一男一女,均是一身道袍。

        男的花白胡须,形容猥琐,却是一个干巴的老道士。

        女道士头戴道冠,一袭青袍,眉如柳叶,眼似皓月,长相干练漂亮,双眸中却又不失深邃洒脱。

        女道士一动不动的站在老道士的身后,看着那具羚羊的骸骨被抛了出来,依旧面不改色。

        “师父,那里,真的是传说中的地狱之门吗?”

        女道士朱唇轻启,宽大的道袍下面掩饰不住下面玲珑的曲线。

        老道士眉头紧蹙,轻轻点了点头:“徒儿,我们已接连卜算七天了,这七天之中,不断的确定它的位置,应该差不了多少吧?”

        “可是……”女道士似乎还有些迟疑。

        老道士一抬手,制止道:“徒儿,这地狱之门早就存在,只是,如此阴阳间的缝隙愈发不稳,才导致地狱之门也愈发活跃,恐怕……”

        “恐怕灾难真的会来临吗?”

        老道士捻着自己的胡须,良久之后,才长长叹了一口气:“以前,我也并不肯定,可如今看来,地狱之门离打开已经不远了。”

        女道士闻言,身体不觉微微一颤:“师父,我们能做些什么?”

        老道士摇了摇头:“什么都做不了。”

        “什么都做不了?”

        “对,唯一能做的只有等。”

        “等?”

        “等!”

        “等他?”

        “对,等他!”

        “可是……”

        “这是天意!每三百三十三年的天道轮回,地狱之门一旦打开,人间再无宁日。可是,我们阻挡不了地狱之门开启,只有他。”

        女道士咬了咬牙,突然跪下,恳求道:“师父,我想回去帮他。”

        “帮?”

        老道士似乎早就料到她的想法,不禁冷笑一声:“用你的卜算之术吗?”

        女道士重重点了点头:“至少可以让他知道谁在害他。”

        老道士摆了摆:“不需要,你的卜算之术不是为了这些小事,而是为了关键时刻不让他死掉!”

        “师父……”

        “暖暖,他很快就会来了。”

        “真的?”

        “真的!”

        提耳道人缓缓转过身,朝着山下走去。

        吴暖暖一呆,回望了那处幽谷一眼,快步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