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来到神曜岛
  •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来到神曜岛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但凡混到教主的位置上,没有一个人是傻瓜。言情首发

        禹布自然也不是傻瓜。

        孔亚枫跟冷羽千算万算,却没想到,终究还是没有算计过禹布这个老江湖。

        孔亚枫又惊又恐,虚弱无比,颤声道:“刘兄弟,如果不是鬼婴救了我,恐怕现在我早就死了。掌门师兄跟圣女被他们抓去了,就连冷羽也被抓走了。”

        刘浪面色沉冷,听着孔亚枫断断续续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

        原来,朱涯跟孔亚枫一路狂奔,终于追上了冷羽。

        可没想到,刚将冷羽制服,禹布却带领南洋巫教一干人,将朱涯跟孔亚枫团团围住。

        禹布的降头术远超想象,在朱涯跟孔亚枫合力之下竟然没有打败对方,反而差儿将孔亚枫杀了。

        待禹布知道朱涯是茅山掌门的时候,却是一声冷笑,让教众将人带了回去。

        刘浪听到朱涯暂时没事,猜测禹布可能想要借助朱涯的身份来对付华夏境内各个道家门派,不禁也暗暗咋舌。

        对禹布此人的心计,刘浪又重新认识了。

        以前一直以为冷羽拿着唐小笛做要挟,胜算极大。

        可如今看来,恐怕这一切都在禹布的掌控之中。

        就连这通巫大道,恐怕禹布也早已了如指掌。

        心中愤恨,刘浪沉声问道:“孔师兄,你能带我去南洋巫教吗?”

        孔亚枫连连点头道:“能,当然能!刘兄弟,一定要救出掌门师兄,否则我罪过就大了。”

        刘浪点了点头,看着孔亚枫一脸悲痛的样子,知道他因为痛失鬼婴,心情不好,张了张嘴,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拍了拍孔亚枫的肩膀。

        孔亚枫沉重的点了点头,当先带路。

        原来,经过了这一番折腾,刘浪所待的地方离南洋已非常近了。

        一直沿着水流往前前行,最终走出来之后,却是神曜岛的岛底。

        南洋巫教教众虽然大都习得水性,但却没本事长久待在水里。

        禹布痛恨孔亚枫耍弄了自己这么些年,直接将他杀死,根本没料到他不但没死,还带着救兵来了。

        正因如此,禹布根本没有在通巫大道的出口处布置防御。

        孔亚枫带着刘浪等人一直到了神曜岛的边缘,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悄悄潜了下来,这才有机会大口喘着气。

        “刘兄弟,这个岛上光教众就有数千人,而且其中不乏厉害的高手。那些人很多都受了禹布的蛊惑,对他忠心耿耿。我们只可智取,不可强攻啊。”

        刘浪没有吭声,却是站起来朝着周围看了看。

        刘浪所待的地方是一处暗礁,而暗礁上面是一片百丈高的悬崖。

        悬崖犹如刀切一般,齐上齐下,就算是顶级武功高手也很难攀爬上去。

        目光所及之处,视线受限,根本看不到岛内的情形。

        刘浪皱了皱眉头,问道:“禹布在哪里?”

        孔亚枫道:“在这座岛的中心是一座山峰,被称为神曜山,而整座神曜山却被禹布挖空,在里面建了很多的房子,更是有一条暗道可以连通到海底。”

        “那片挖空的建筑各式各样,光房间就有上千,犹如一座城市一般,但平时禹布除了修炼的单独洞府之外,大都待在神曜殿。”

        神曜殿,正是禹布之前酒池肉林的地方。

        孔亚枫虽然知道刘浪修为高超,尤其是跟在刘浪身边的小和尚,更是厉害非常。

        可猛虎难斗群狼。

        孔亚枫一脸的担忧:“这座岛的地形极为复杂,恐怕还没找到禹布之前,我们就会被发现了。”

        刘浪看了孔亚枫一眼,忽然问道:“你看见一条小黑狗了吗?”

        “小黑狗?”

        孔亚枫一愣:“什么小黑狗?”

        刘浪这次来一直没有看到小黑的踪迹,心中不禁愈发担心。

        尤其是孔亚枫自始至终从来没有提到过小黑,让刘浪也越来越感觉不安。

        此时既然已经到了南洋巫教的大本营,如果还没有小黑的踪迹,恐怕小黑真出意外了。

        看着孔亚枫一脸错愕的眼神,刘浪沉声道:“小黑狗,在花圈店的时候你难道没看到?”

        被刘浪这么一提醒,孔亚枫一拍脑袋,“对,当时我记得冷羽去抓圣女的时候,是出来过一只小黑狗。那只小黑狗很厉害,可是,后来出现那团黑烟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什么?难道小黑被影无垢抓走了?”

        刘浪心下一沉,重重捶了一下墙壁,低声骂道:“好啊,妈的,该死的韩君宝,老子看在晓琪的份上不想这么快找你麻烦,你竟然敢把小黑抓走!哼,如果小黑有任何三长两短,老子就是拼了命也要将你碎尸万段,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看着刘浪双眼就要喷出火来,孔亚枫不禁浑身一颤抖,低声道:“刘兄弟,那、那条小黑狗对你很重要?”

        “它是我的兄弟!”

        刘浪抬起头来,对着身后的花生说道:“花生,敢不敢跟师父去闯一闯这南洋巫教的老巢?”

        在碰到孔亚枫之前,刘浪已让山精藏了起来。

        至今为止,孔亚枫根本不知道山精的存在。

        花生摸着光溜溜的脑袋,一只手抓着脖子上的八骨念珠,一本正经的说道:“师父,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南洋巫教吗?有何不敢!”

        “呵呵,好,那我们就去闯他一闯,闹他个天翻地覆!”

        刘浪哈哈一声大笑,咆哮道:“二黑,帮我开路!”

        孔亚枫突然看到刘浪如此癫狂的模样,不禁一愣,正想劝说此时从长计议,突然看到那本来陡峭的悬崖竟然咔嚓咔嚓响了起来。

        原本陡峭难上的峭壁,竟然冒出了一块块石头。

        那些石头像是石阶一般,一直延伸到刘浪的脚下。

        孔亚枫看得目瞪口呆,一脸的惊讶,颤声问道:“刘兄弟,你、你这是怎么做的?”

        刘浪微微一笑:“孔师兄,敢不敢跟我一去?”

        孔亚枫显然被刘浪感染了,看着刘浪的眼神不禁也有些迷离,摇了摇头道:“看不清,刘兄弟,你让我完全看不清了。”

        随即将胸脯一挺,高声喝道:“有啥不敢?禹布杀我鬼婴,夺我掌门师兄,如果此番退缩,那我还怎么妄称道门弟子?”

        “好!”

        刘浪大笑一声,当先一步,沿着石阶快步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