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尸狗死了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尸狗死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师父!”

        “鬼父!”

        花生跟山精大惊失色,显然也发现了那只手掌的主人。

        这一掌力量之强远非想象,而且又是在毫无防备之下的偷袭。

        普通人挨上一下,肯定会立刻毙命。

        可是,像如今花生的势力,恐怕也得受伤极重。

        刘浪也是心下一沉,暗惊不好。

        但是,想象中的吐血情景并没有出现,甚至刘浪只是感觉身体忽然间像是一块失了水的海绵一般,竟然对水的渴望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更让刘浪难以相信的是,自己丹田之中的鬼气跟真气再次轮转了起来,往复不止,不断的化解着那股力量,不停的吸收着那股力量。

        一个络腮大汉的身影慢慢浮现在刘浪的背后。

        络腮大汉本来以为会一击而中,脸上还挂着得意的笑容。

        可是,转瞬之间,络腮大汉脸上的笑容已经凝固,疯狂的大叫了起来:“你、你究竟是什么妖孽?为何要、要把我的力量吸走?”

        络腮大汉想要将自己的手从刘浪的后背上拿开。

        可是,那只手却像是粘住了一般,牢牢贴在刘浪的后背上,连动都动不了。

        络腮大汉恐惧到了极致,声音都变得尖利了起来,咆哮道:“快、快放开我,我、我不想死!主人,快来救我!”

        咆哮声回荡在空旷的通道之中,产生了阵阵回音。

        花生跟山精本欲上前搭救,见此情景,立刻收住脚步,相互对视了一眼,满脸的古怪。

        刘浪却是难受不已,一会儿如坠入冰窟、浑身战栗,一会儿又像是烈焰灼身、燥热无比。

        体内的鬼气不断的吸收着从后背上传来的阴气,而很快又被真气吞噬。

        但刚刚吞噬没多久,鬼气又补充了上来,再次吞噬着真气。

        二气如此往复,却暗合太极八卦无穷无尽之意。

        刘浪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冰与火之间经受着折磨,而体内有股无法言语的力量得不到释放。

        脑海中更像是有一道道信息不停的钻了进来。

        尸狗,影无垢之一,可召唤死者的魂魄,为已所用。

        最为厉害的尸狗刀,由魂魄凝聚而成,尖利无比。

        络腮大汉,正是尸狗不假。

        这种情景整整持续了大半个小时,刘浪感觉自己的身体一半热一半冷。

        热的那一半像是热气球一般就炸开了。

        而冷的那一半,却像是接近崩塌边缘的冰块,几欲碎裂。

        “啊……!”

        刘浪终于忍耐不住,大吼一声,用力往外一挣。

        砰!

        一声巨响,犹如凭空之中的炸雷。

        络腮大汉尸狗的手掌终于脱离了刘浪的束缚。

        刘浪扑通一声跌倒在地,浑身不停的战栗。

        过了好大一会儿,体内的二气终于慢慢停止了流转,而那种冷热交替的恐怖感觉也在一点点消失。

        刘浪慢慢抬起头来,朝着尸狗的方向看去。

        那里,有一具跟吸了血脂的木乃伊一般,只剩下皮包着骨头,两只眼睛深深的凹陷,脸上的表情满是惊恐。

        花生跟山精更是目瞪口呆,一脸的难以置信。

        花生摸着脑袋,往左看看刘浪,又朝着右看看络腮大汉,眼中尽是不解,低声嘀咕道:“这、这是怎么个情况?刚刚明明是这个长着胡子的家伙想伤害师父,为何最终成了这副德性?”

        山精抿着嘴,黑溜溜的脑袋也跟着不停的转来转去,看了花生一眼,声音沉闷道:“阴阳之体,鬼父是阴阳之体,世间万物起为阴阳,定然是这样的。”

        花生闻言,低头看了山精一眼:“嘿,黑炭,你说什么古里古怪的话?什么阴阳之体?”

        山精将脖子一梗,黑脸上尽是不满:“小老鼠,不懂就别问,反正我鬼父很牛逼,比想象中还要牛逼,哼!”

        “我靠,我说黑炭,信不信我把你点着,拿来烤火?”

        花生见山精敢反驳自己,顿时没来由的生气。

        山精更是不肯退缩,两手一张,指着花生叫道:“有本事试试?”

        “试试就试试!”

        花生一把攥住八骨念珠,朝着山精的脑袋上就要砸。

        “咳咳……”

        正在此时,刘浪剧烈的咳嗽了一声,虚弱的叫道:“你们过来……”

        花生跟山精一愣神,终于记起还有刘浪跟络腮大汉,相互瞪了彼此一眼,立刻跑到刘浪面前。

        “师父,你没事吧?刚才究竟是怎么了?”

        花生扶住刘浪的左胳膊,一脸的关切的问道。

        山精扶着刘浪的右胳膊,指着络腮大汉道:“鬼父,那个瘦子怎么办?他、他好像体内已经空了。”

        “空了?”

        刘浪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络腮大汉,沉声道:“把我扶起来。”

        花生跟山精连忙扶起刘浪。

        刘浪走到络腮大汉面前,俯视着络腮大汉,缓声问道:“你叫尸狗?”

        络腮大汉此时满眼的惊恐,可身体却一动也不动能,犹如濒死的老人一般,艰难的抬起头来,看了刘浪一眼,颤声道:“我、我的主人会替我报仇的?你、你……”

        “呵呵,你是说燕小六还是韩君宝,亦或者是现在的齐连山?”

        络腮大汉闻言一怔,绝望的看了刘浪一眼,“主、主人还是低估了你,没、没想到,你竟然修成了阴阳之体,将、将我体内的阴力全部吸收掉了。咳咳,好啊,看来,主人的顾虑还是对的。”

        不待刘浪再问,络腮大汉一把抓起掉在旁边的大刀,朝着自己的脖子上刺啦划了一下。

        没有鲜血,没有呻吟。

        只有满满的惊恐。

        络腮大汉的身影像是一阵风一般,慢慢飘散,连同那把大刀,也在刘浪的面前消失。

        ……

        风尚礼仪。

        怀里正抱着一个美女把玩的齐连山,猛然得打了一个激灵,眼神中尽是恐惧之色,喃喃自语道:“什么?尸狗竟然死了?被、被那个刘浪杀死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

        齐连山一把抓住身边美女的脖子,用力一捏。

        咔!

        那个美女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竟然脑袋一歪,彻底告别了这个世界。

        齐连山的身影也慢慢变小,样貌也变得瘦小无比,眼中愈发阴毒。

        不大一会儿,已然是猥琐丑陋的韩君宝模样。

        韩君宝看着身边的美女尸体,不觉恨意无限,喃喃自语道:“哼,刘浪,你成长的速度的确让人惊讶,幸亏我把你的三头犬抓来了。我就不信,到时候我以此为要挟,设下天罗地网,量你鬼王再生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