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通巫之道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通巫之道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轰隆隆!”

        岸边突然剧烈的震颤了起来。

        正在费力抓住水怪的孔亚枫见此,顿时瞪大了眼睛,脑海中闪过个一个念头:地震了?

        鬼婴虽然力气不小,但在大水怪面前依旧还太过弱小,加上刘浪跟孔亚枫的力气,依旧无法将水怪拖出水面。

        可是,短暂的震颤之后,无数块脑袋大小的石头雨点般朝着水中砸了过来。

        更加诡异的是,那些石头坠入水中之后,不但没有继续下沉,反正打了一个回旋,猛然间朝着水面冲了上来。

        一时间,数不清的石头堆积到水怪的下面,再次将水怪推了起来。

        刘浪见此,顿时大喜,叫道:“加油!”

        孔亚枫根本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此时见有机会,哪里还会放过,立刻再次鼓起了力气。

        犹如拔河比赛一般,水怪想要潜入到水下,而刘浪他们要把水怪弄到水面上。

        整整僵持了十余分钟,水怪终于力竭,偌大的身体微微一颤,呼的一下飞出了水面。

        火花四溅,乱石飞舞。

        那场面却是极为壮观。

        偌大的水怪的身体在半空中噼里啪啦作响,几乎是瞬间燃烧而起。

        刘浪擦了一把额头,快速跟孔亚枫窜到岸边,看着水怪痛苦的挣扎,却是没有半点儿喜色。

        这水怪燃烧之后,散发出浓烈的阴气。

        刘浪体内的鬼气跟真气像是疯了一样不断的旋转着,将水怪散发出来的阴气吸收着。

        孔亚枫却是震撼于此情此景,张着嘴,目瞪口呆,过了良久,才颤声道:“壮观,太壮观了!刘兄弟,刚才那些石头是怎么回事?”

        刘浪面色异常的凝重,看了孔亚枫一眼道:“这只水怪,应该是来自阴间的,根本不是阳间之物。”

        孔亚枫一愣,古怪的看了刘浪一眼:“怎么会突然这么说?”

        刘浪摇了摇头,看着水怪已渐渐化为了灰烬,漂浮在水面之上,对着孔亚枫微微一笑道:“孔师兄,我们快点儿追,也许还能追上。”

        “对,圣女!”

        孔亚枫面色也是一紧,“走,刘兄弟,我们快点!”

        二人再次潜入地下,果然在湖底的位置看到了一个小洞。

        只是,那个洞口并不大,勉强可以容纳一人通过。

        二人钻进水洞之后,立刻旋起一股急流,快速冲着二人往下跑。

        这种感觉就跟极限漂流一般。

        整整漂了大半个小时,水流渐缓。

        二人挣扎着从水里站起来,发现一条绵延往前的通道,而通道下面一条小河正在缓缓流淌。

        刘浪跟孔亚枫对视了一眼,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孔亚枫惊奇不已,四下打量着,眼神中满是惊奇激动之色。

        “刘、刘兄弟,这、这好像就是当初南洋巫教圣祖入神曜岛时的通巫大道呢。”

        刘浪不解,眉头一皱:“什么意思?”

        “刘兄弟,你不知道,这些年我在南洋巫教里可没少看过书,虽然对巫术的了解比不上露卡西,但对这种南洋巫教的历史却也了解很多。”

        整个洞道很宽敞,周围全是石壁,不像是人工开凿,倒像是天然水流冲刷而成。

        孔亚枫边往前走着,边解释道:“刘兄弟,南洋巫教传说是由华夏传来的,这点儿您知道吧?”

        刘浪点了点头:“略有耳闻。”

        孔亚枫继续说道:“对,南洋巫教的历史其实就追溯到这条通巫之道,这就跟当年的丝绸之路一般。据说当时巫术在华夏国非常盛行,而南洋还属于蛮荒之地,所有人不通教法。”

        二人边走边说,孔亚枫越讲越兴奋,听得刘浪不禁啧啧称奇。

        联想到唐小笛的身份,刘浪隐隐感觉,孔亚枫口中南洋巫教圣祖,就是唐小笛的先辈。

        孔亚枫告诉刘浪,当初南洋圣祖巫术超凡,可又不愿被世人误会,便以巫医的身份行走天下。

        开始时圣祖只是为了行医为善,但后来发现,每次提起巫术,更多的人不但不信任,而更是将他当成了邪恶之徒。

        尤其是后来黑巫教慢慢盛行,巫术也渐渐在世人的脑海中形成了恶劣的印象。

        一提起巫术,根本没有人知道巫术可以治病救人,更何谈巫医之道?

        所有人都将巫术跟巫蛊、蛊虫、养鬼这些东西联系在一起。

        慢慢的,圣祖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便想找个地方隐居起来,浑浑噩噩过完下半辈子。

        可是,没想到,无意中圣祖竟然发现一条隐藏在地下的通道。

        当年圣祖沿着通着一直行走,在重见天日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这里的人们思想虽然愚钝,但却单纯,不但不懂得世俗之事,更不知道什么是巫术。

        于是,圣祖便试探着发展巫医之术,告诉这里的人,巫术不仅是害人,而更是治病救人的东西。

        渐渐的,随着圣祖救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也对圣祖愈加信奉,还有些地方供奉起了圣祖的石像。

        后来,圣祖一想,索性将信奉自己巫医之术的人都拉拢起来,建立了一个南洋巫教。

        可是,圣祖又害怕华夏的那些糟粕思想传到南洋,便悄悄派人将那条道通道封锁了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南洋巫教倒是秉承圣祖的遗愿,本着治病救人的目的。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加上人们对权力控制的渴望,不但发展了一种降头术,而且更是为祸四方。

        相对于圣祖的逆魂术,降头术习练起来要简单很多,而且杀伤力更强。

        于是,更多人便渐渐利欲熏心,一点点将逆魂术抛弃。

        直到现在,逆魂术已成为了南洋巫教的禁术,而且再也无一人能修成。

        听完孔亚枫的解释,刘浪不禁一阵唏嘘:“那冷羽怎么会知道这条通道的呢?”

        孔亚枫摇了摇头,惨淡的一笑:“他肯定预谋已久,禹布一直以为自己降头术厉害,可是,我感觉,他却远远不及冷羽,这次恐怕不用我们出手,禹布也是凶多吉少。”

        “那小笛就更危险了!”

        刘浪心里一紧,急道:“快走。”

        “吱吱!”

        正在此时,鬼婴突然尖叫了两声。

        孔亚枫立刻停下脚步,惊恐的盯着前方,低声道:“刘兄弟,你听,前面好像有打斗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