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高老庄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高老庄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不一会儿,里面传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谁啊?”

        孔亚枫一听,连忙说道:“哦,大爷,我是路过的,想问您打听点事。”

        “咳咳。”

        老头咳嗽了一声,打开门,探出一个脑袋。

        老头一看到孔亚枫穿着道袍,本来一脸的警惕,立刻变成了恭敬,将门全部打开,连声说道:“道长,您是云游至此的道长吗?请进请进,快请进!”

        那模样,却是极为客气。

        孔亚枫回头看了刘浪一眼。

        刘浪连忙上前,沉声道:“行,天色也不早了,那就进去坐坐吧。”

        老头姓高,这个村子起了一个喜庆的名字,叫高老庄。

        可是,村里发生的事却并不让人喜庆。

        将刘浪二人让进屋后,还没等孔亚枫再开口,高老头竟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朝着孔亚枫连连叩拜了起来,边磕头边哭道:“道长,求您救救我们村子吧,求求您了。”

        孔亚枫虽然穿着一身道袍,但也只是来到燕京之后才换上的,之前在南洋巫教都被人们视为邪徒,哪里受过这种待遇?

        一时间,孔亚枫有些举足无措,连忙扶住高老头,激动道:“大爷,有什么事您起来慢慢说,别、别这样啊,我受不起。”

        好不容易将高老头拉了起来,孔亚枫似乎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头脑一热,追踪冷羽的事情直接抛在了脑后。

        “大爷,有什么事您告诉我,只要我能办到的,自然也不会推辞。”

        说话间,高老头已是老泪纵横,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道长,你不知道啊,我们高老庄受了诅咒,你没看到吗?村子每家每户都有死人,整整一百多口啊……”

        高老头虽然哭的时间比说话的时间要长,但刘浪还是听明白了。

        自从三个月前,村子里就开始发生怪事。

        高老庄只有一百多户人家,之前倒也是安居乐业,其乐融融,各家各户没什么大事,跟如今的潮流一般,青壮年外出打工,而老少留守在村子里。

        可是,三个月之前,村里突然开始死人,而且,从那天开始,每天都会死一个。

        诡异的是,死人非常有规律,基本都是半夜的时候,而且每户只死一个,绝不偏袒。

        三个月下来,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一个死人,而还有几天,整个村庄的人几乎都会死一遍了。

        说到这里,高老头再次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孔亚枫,哀求道:“我、我们家就我跟一个孙子在家,我、我怕这几天晚上,我、我跟孙子会出事,我、我一把老骨头了,死了倒没什么,可我孙子还小,万一他出事了,我怎么跟我老高家的列祖列宗交待啊。”

        高老头边哭喊着,边扭头看了一眼正在靠墙的床上熟睡的孙子。

        这种事倒是闻所未闻。

        孔亚枫更是好奇不已,连忙问道:“大爷,您先别哭,慢慢说,是不是三个月之前发生过什么事啊?”

        高老头使劲摇着头:“没有,一切都正常,肯定是诅咒,我们也曾一起凑钱去请过道士,可是,根本没有用。道长,您游历至此,肯定见多识广,求您帮帮我们吧。”

        高老头此时完全是病急乱投医,突然间逮着一个穿道袍的人,便抓住不放。

        不过,这种事无论放在谁身上,恐怕都会有这种反应。

        死马当活马医吧,反正总比坐以待毙强。

        刘浪在一旁一直没有吭声,心中却也是好奇不已,见老头情绪终于好了一点儿,这才上前问道:“大爷,我问您点儿事行吗?”

        老头看了刘浪两眼,见刘浪不过是普通的装束,一脸奇怪的看着孔亚枫,“道长,这位先生是谁啊?”

        “哦,他是我朋友,道行可比我高明多了呢。”

        高老头一听,立刻来了精神,“哦哦,原来也是道长啊,有什么事您问。”

        “是这样的,大爷,我想问一下,今天您看没看到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人,带着一个十来岁左右的小女孩路过这里。”

        孔亚枫闻言,不觉眼皮一热,这才记起自己是来追踪冷羽的。

        高老头更是一脸的不解,摇了摇头道:“没看见啊。”

        刘浪不禁有些失望,看了孔亚枫一眼问道:“难道我们跑得比他还快?”

        “不可能啊,可能他走了另一条路吧?”

        如果真是走了另一条路的话,朱涯他们难道还没找到?

        刘浪摸了摸怀里的百里听,依旧没有半点儿动静。

        算了,既然如今碰上了,那自然也没有不管的道理。

        刘浪见高老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轻轻叹了一口气,问道:“大爷,你说每天都会死一个人,那我们村子还有几户没有死人了?”

        “三户,我们家,隔壁老王家,村后的瘸子家。”

        “哦,那每天死人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凌晨,每次都是半夜十二点到一点之间。”

        刘浪跟孔亚枫对视了一眼,愈发感觉这件事情不正常,不由得也正视了起来:“每天这么准时,难道没有什么征兆吗?”

        高老头想了想,面露苦色道:“除了鸡飞狗跳之外,什么都没有,而且死的人除了浑身发青之外,其它都没有任何异常。我们都送医院检查过尸体,医生只是说猝死,其它什么都没说。”

        高老头满脸期待的盯着孔亚枫跟刘浪,颤声问道:“二位大师,我们村子肯定是被诅咒了,求求你们帮帮我们。如果可以,我现在就将村子里来的人叫来,求求你们发发慈悲吧。”

        看着高老头苦苦哀求的模样,刘浪也有些心软了,轻轻点了点头道:“行,没必要将村里人全叫来,这样,你把另外没有死人的两家叫来,今晚全在这里过夜,我们保护你们。”

        高老头闻言,立刻大喜过望,连忙慌慌张张的往外跑,边跑边喊道:“好好好,我现在就把他们叫来,叫他们来。”

        刘浪锁着眉头,看着高老头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孔亚枫,问道:“孔师兄,你在南洋的时候,见过这种怪事吗?”

        孔亚枫摇了摇头:“别说见过了,连听都没听过。”

        气氛不觉有些紧张,刘浪故作轻松的问道:“哦,那孔师兄,不介意说说你那鬼婴的来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