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潜伏的道士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潜伏的道士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听到吴半仙的话,不但是刘浪,就连朱涯都大吃一惊。

        还没有等刘浪开口,朱涯抢先问道:“师叔,这个人是我们茅山的人?我、我怎么不知道?”

        吴半仙拿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捋着自己的山羊胡须,晃着脑袋说道:“这件事啊,嘿嘿,还是让亚枫自己来说吧。”

        刘浪看着吴半仙人模狗样,不由得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景,莫名心头一暖。

        “哼,吴半仙,看在你没死的份上,老子今天先放了这只鬼婴,量它也跑不掉!”

        刘浪口气不松,朝着花生摆了摆手。

        花生极不情愿的松开手,使劲瞪了孔亚枫一眼。

        孔亚枫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和尚竟然如此厉害,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朝着那只鬼婴一招手。

        鬼婴早就吓坏了,看到孔亚枫,终于也缓过劲来,吱吱叫了两声,直接钻到孔亚枫的道袍下面藏了起来。

        孔亚枫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先向吴半仙施了一礼,又对着朱涯拜了拜,口口声声喊道:“亚枫见过掌门。”

        接着,又对着刘浪谦声道:“刘兄弟,亚枫失礼了。”

        孔亚枫自己挨了打,竟然还向自己道歉。

        刘浪心中本来还有些怒极,此时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摆了摆手道:“有话说、有屁放!别在这里文绉绉的,像个汉子成吗?”

        孔亚枫尴尬的笑了笑,“这一次亚枫的确唐突了,没想到,千算万算,还是失算了一招。”

        看着一片狼籍的花圈店,孔亚枫脸上闪过一丝愧疚,又道起谦来:“刘兄弟,实在不好意思,我明明看着冷羽抢起了圣女,却没有出手帮忙,而且……”

        “哼,而且,唐小笛的母亲还死了呢。”

        刘浪隐隐中已猜出了一丝端倪。

        对于如今的刘浪来说,已看惯了生死,尤其对尚化眉,刘浪心中虽然有些于心不忍,但悲痛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将唐小笛救回来。

        看着孔亚枫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刘浪不禁又有些气恼,冷声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孔亚枫脸皮抽搐了两下,尴尬的看了看吴半仙,再次拱手道:“师叔,我看刘兄弟对我还是成见很深,要不,您告诉他吧。”

        “哎哟,真是麻烦。”

        吴半仙倒是大大咧咧的将拂尘一摆,吧嗒了两下嘴道:“是这样的,其实,在二十多年前,我们就对南洋巫教心存着戒心。只是,我们毕竟是华夏的门派,对南洋巫教的情况根本不清楚,所以,当年我就跟师兄商量了一下,派一个年幼的弟子加入了南洋巫教。”

        说到这里,刘浪也听出了一点儿端倪,上下打量着孔亚枫,一脸的难以置信。

        “吴半仙,你是说当年你们把孔亚枫派去了南洋巫教。”

        “对,当时我才七岁,南洋巫教对我也没有什么戒心,收我之后也教我巫术,所以,我一身修为都出自南洋巫术。”

        孔亚枫老实的交待道。

        吴半仙捻着自己的胡须,一副一切全在掌握之中的模样:“亚枫每年都会跟茅山联系,这一次我们着急着赶来燕京,就是收到了亚枫的通知,可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刘浪闻言,不禁深吸了一口气,这才上下仔细打量着孔亚枫。

        孔亚枫虽然一身道袍,但那身道袍上面的折痕却很多,而且条理都非常新,显然是不经常穿。

        看起来孔亚枫的年纪跟朱涯也大不了几岁。

        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么一个人物,竟然打小就隐忍在南洋巫教之中。

        且不说其它,单凭这份毅力与忠诚,就是其它人所不能比的。

        既然如此,那孔亚枫炼了一只鬼婴倒也不足为奇。

        孔亚枫的这只鬼婴明显很厉害,可碰到花生这个妖孽,却完全不够混的了。

        刘浪听明白了孔亚枫的来历,脸色也稍微缓和了一点儿,点头道:“哦,那孔师兄,你干嘛不说清楚?刚才如果不是吴半仙及时出现,恐怕花生直接就把你们杀死了。”

        花生握着拳头,“就是!”

        孔亚枫一脸为难道:“刘兄弟,我也是大意了。其实,我这次是南洋巫教的教主禹布秘密派来的,就是要监视冷羽,寻找圣女。没想到,终究还是棋差一招,让冷羽抢了先。”

        刘浪闻言不禁一愣:“果然是冷羽将小笛抓走了?”

        孔亚枫点了点头,面露为难之色:“刘兄弟,我怕冷羽发现我的行踪,所以才没有直接露面,而是暗中找到欧阳老板,让他转告给你。”

        孔亚枫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道袍,似乎在安慰下面的那只鬼婴,然后环顾了一圈花圈店,咬了咬牙道:“我本以为冷羽野心虽大,也不可能知道圣女的事情,没想到,他竟然隐藏的那么深。他用鬼符虫做的这一切,正是为了圣女。”

        “嗯?怎么讲?”

        孔亚枫解释道:“露卡西找到圣女之后,我并不确定,所以一直暗中监视,直到发现她用圣女的血解了纸傀引的毒后,我才终于确定。可我没想到,那冷羽似乎也发现了唐小笛就是圣女。”

        刘浪闻言,不禁皱起了眉头:“那冷羽想得到圣女要干什么?”

        孔亚枫惨淡的一笑:“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拿着圣女要挟禹布,借以实现自己的野心喽。”

        “什么?你的意思是,冷羽极有可能会拿着小笛去交换南洋巫教的位置?”

        孔亚枫沉重的点了点头,“不错,我本来想找到圣女,将他偷偷藏起来,没想到、没想到……哎!”

        看着孔亚枫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朱涯终于开口了。

        朱涯一脸不解的问道:“孔师兄,你们说的圣女,难道就是传说中可以颠覆南洋巫教的那个圣女?”

        朱涯显然对这一切还不清楚。

        可是,此时没人有心情跟朱涯解释。

        刘浪更是一团乱麻,略一沉吟,问道:“孔师兄,难道你也对付不了冷羽?”

        孔亚枫摇了摇头:“不是,我没敢露面,只是因为有人帮助冷羽,而那个人,根本不是我所能抗衡的。”

        “谁?”

        刘浪三人齐声问道。

        孔亚枫目光中闪过一丝惊恐:“来无影去无踪,如真似幻,轻如薄烟……”

        “什么?影无垢?”

        刘浪大吃一惊。